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 > 重生之家族财阀 >章节目录515、协助调查
    正当他对第一个问题感到疑惑的时候,第二天上午便是接到了宋怡婷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宋怡婷是带着哭腔向他倾诉的的。

    “方国,我爸给我打电话了,说是检察院的要找我了解情况。”宋怡婷断断续续地抽泣道。

    “是你妈妈的情况吗?”袁方国想都没有想,直接脱口而出。

    “嗯,是我妈妈的情况,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些害怕,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宋怡婷好不容易被抚平的情绪再一次变得无比的低落起来。

    “检察院那边要你什么时候去?”袁方国赶紧问道。

    “他们让我下午两点钟赶到市检察院。”宋怡婷仿佛一只折翼了的小鸟一样,相当的无助,在她看来,袁方国似乎是她最大的依靠了。

    “行,你在家等我一会儿,我处理完手中的事情这就过来。”

    一个小时后,袁方国一脸行色匆匆地赶回到了家里面,只见宋怡婷正坐在沙发上小声地哭泣着,她的脚下扔了不少的纸团。

    “方国。”宋怡婷见到袁方国之后,眼睛里瞬间闪现出希望之色,整个人立马一改以往的颓废。

    “没事,我找朋友打听过了,这是例行的调查,主要是你母亲跟你父亲离婚了,要不然的话,他们就会找你父亲,不会找你的。”袁方国拍了拍宋怡婷的肩膀,安慰着她。

    “嗯……”宋怡婷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我还是有些害怕,我担心我妈妈在里面吃苦受罪,我下午能不能顺便见见她?”

    袁方国摇摇头,一脸认真道,“在法院没有判决前,基本上是不会允许你们见面的,有什么情况可以通过律师。”

    “可是我想她了。”宋怡婷眼睛哭的无比的红肿。

    “没事,检察院找你,说明很快就要结案了,到时候就知道了。”袁方国再次拍了拍宋怡婷的肩膀。

    此时此刻。宋怡婷很想把脑袋依靠在袁方国的肩膀上,但是她知道自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只得紧紧地克制住自己内心的这种冲动来。

    好不容易把宋怡婷给安慰好,袁方国一看时间,差不多都要十二点了。

    住的地方离市检察院有四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袁方国赶紧进厨房忙活起来。

    他中午做的是平日里宋怡婷喜欢吃的那些饭菜。

    然而宋怡婷中午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简单地吃了几筷子便是草草结束。

    吃过饭,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袁方国带着宋怡婷直奔市检察院。

    在市检察院门口,一见着门口那高悬的国徽,宋怡婷的心中不由得又多了几分惧色,以至于在走路的时候都有些站立不稳起来。

    多亏了袁方国赶紧上前赶紧一把搀扶着她,这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怡婷,放松,没事的,别害怕。”袁方国道。

    宋怡婷看了身边的袁方国一眼,忽然间内心深处感觉到一阵暖流涌动,先前还无比麻木的手脚被这股暖流一流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顿时好了不少。

    “嗯。”她冲着袁方国轻轻地点了点头。

    而袁方国则是对着宋怡婷微微一笑。

    下午两点钟,宋怡婷被带进了一个办公室,紧接着房门紧闭,而袁方国则被请到了楼下待着,不允许上楼。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只见她一脸脸色惨白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样?”袁方国赶紧上前问道。

    “到了车上说。”宋怡婷说完之后,紧闭着嘴唇,唯恐在这检察院办公大楼里面多说一句话。

    袁方国赶紧牵起了她那冰冷的手,一步一步地迈着结实的脚步朝着停车场走去。

    两人一上了车,宋怡婷便是不顾一切地扑进了袁方国的怀里面,随即嚎啕大哭起来。

    袁方国又是安慰又是递纸巾,好一会儿,宋怡婷这才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涕,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

    “他们说我妈妈涉案金额有160多万元,但是我妈妈说那些钱都花完了,他们说如果不退赃,我妈妈至少要被判五年以上,可是我哪里有这么多的钱退赃。”

    宋怡婷说完便是又开始抽泣了起来。

    袁方国一听,赶紧又拍了拍宋怡婷的肩膀,“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明天来解决。”

    宋怡婷一听,不由得一脸惊讶,“不,这钱我来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我来。”袁方国笑了笑道,“记住,钱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那算我欠你的。”宋怡婷心里面一阵暖洋洋道。

    “欠不欠的到时候再说吧,后天你就把这笔钱打到检察院的账户里面,记住,别说这笔钱是我给你的。”袁方国不忘叮嘱道。

    宋怡婷也不管那么多了,径直地点了点头,一脸感激地看着袁方国。

    因为袁方国及时帮助宋怡婷把钱的问题给解决了,因此宋怡婷的心情也恢复的很快,等她把母亲受贿的赃款全部上交之后,心情变得是大不同起来。

    宋怡婷为母亲把赃款交了上去没多久,她便是接到了父亲宋年友的电话,宋年友告诉宋怡婷,自己这里还有十多万,到时候都给她。

    “不了,爸爸,我已经把钱都交上去了。”宋怡婷道。

    宋年友吃了一惊,他知道前妻贪污受贿的赃款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培养宋怡婷和给她的母亲治病而花费的,想要真正把赃款全部拿出来,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没想到女儿竟然是把这笔钱给凑齐了,而且是在极短的时间内。

    “那些钱你从那里弄的?”宋年友赶紧追问道。

    “爸,你就不要问了,这钱我已经解决了。”宋怡婷道。

    “好吧,我希望你不要让我担心。”对话那头的宋年友不由得长叹一口气,他不希望女儿凑的这笔钱来历不明。

    “爸,你放心,这笔钱绝对干干净净。”宋怡婷边说边闻到了一股糊味,随即尖叫道,“哎呀,不跟你说了,我炖的汤都要糊了。”

    说罢,宋怡婷便是扔下电话,像是一阵风似的跑进了厨房里面。

    电话那头的宋年友愣了愣,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来,难不成女儿恋爱了?

    他忽然间有了一种想要去看看女儿的想法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