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网址 > 有龙有田有点闲 >章节目录187章 各人的思绪
    两位南天要人全然无视摆到面前的茶杯,不发一言,用那仿佛要戳穿对方般的锐利视线互相瞪视着。从圆桌处弥散出来的浓浓火药味,让附近侍女禁不住发出无言的哀鸣,而胆敢上去劝说者一个也没有。

    所幸,在场的不只有隐者侯和愚者侯,还有一位就算两公也无法忽略的要人。

    “你打算瞪到什么时候?快点说正事。”

    龙姬安杰利娜就像催促般的放下茶杯,微嗔的视线在两公身上扫过。

    在活过三百年光阴、经历数场兽潮灾厄的勇猛龙姬面前,所谓“宫庭要人”也不过是跟笑话类似的存在。两名诸侯家主就像被祖母训斥的小鬼般缩起肩膀,随即不约而同吐出口长气。

    “嗯咳,请原谅我的失礼。”隐者侯咳嗽一声,朝对面低头致上欢迎辞。“感谢您接受邀请来到敝邦,连吉亚公。”

    “可以的话,真不想踏进你这家伙的地盘。”相比起隐者侯来,愚者侯的脸色则相当苦涩。“听夏尔菲小子说要换会盟地方,我就猜到是八成是这里。想趁这机会把问题都一口气解决掉吗?企图也太明显了。”

    “请不要这么说。”隐者侯端起茶杯,目光却落在对面。“姑且不论你我的政见如何,但站在同为南天繁荣而努力的立场,我对您可是格外钦佩的。”

    “这算是胜者余裕吗?毕竟就结果来看,我可是彻底失败了呢。”愚者侯的嘴角拉出嘲讽的弧线。

    因帝国中央的预判失误,四十年前那场混沌兽潮,给南天诸领带来难以言喻的伤害,像瓦林兹氏那般濒临灭族、甚至已然殒落的领邦不在少数。好不容易从创伤中回复过来的南天诸侯,于是纷纷探寻着对抗下次兽潮的策略,而愚者侯与隐者侯则是其中的代表。

    简单来说,愚者侯的方针,即是将南天诸领统合到一个高效组织体中,集中诸领力量来铸造斩断兽潮灾厄的利刃。这项构想与龙姬安杰利娜期望的吻合,在其协助下,建立了以黑钢领为首的繁荣殖民圈。

    至于隐者侯的方针,则并不追求统一的组织体,而制定着手帮助诸领发展的方针,进而从整体上提升南天的实力。绿穗领当初便是得到隐者侯不遗余力的帮助,进而驶进发展快车道的。

    虽然很难说得上两条路线孰优孰劣,但现在既然有绿穗领击败黑钢领的结果,那谁对谁错也就一目了然。至少愚者侯是这样认为的。

    “您要是把那些算到我头上,我会很惶恐的。”隐者侯摇摇头,脸上浮现出谨慎的神情。“炮舰改造姑且不论,对那甚至与安杰利娜大人角力的铁鸟,司登家是根本不知情的。”这样说着的隐者侯甚至还敬畏地看了龙姬一眼。

    “……也对。就算对造船名门来说,也确实是超规格的事物。“就像接受伯爵说辞般,愚者侯的嘴角也拉出苦笑。

    同为南天双壁,连吉亚家和司登家对彼此可谓了若指掌,就算有偏差不可能大到能颠覆局势的地步。倒是有如神来之笔般急速崛起的夏尔菲家,对两公来说才是迄今为止都难以全面把握的事物。

    “帝都的使者在今早到了辉帆领。”

    如此苦笑着对视片刻,隐者侯突然没来由地说了句话。

    听到这句话的愚者侯,眼光瞬间转为锐利。两人都是在宫庭里摸爬滚打数十年的老油条,帝室这时候派来使者的动机以及其隐藏的意图,在两人眼里都再清楚不过。

    “看来没有时间再耽搁了。细节姑且不论,大方针是以绿穗领为桥梁,黑钢领与辉帆领携手,尽快建立起南天独自的贸易圈,没问题吧?”愚者侯以快刀斩乱麻的气势提出来。

    “我没有意见。”隐者侯也认真点了点头。“但是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

    “司登家和连吉亚家姑且不论,夏尔菲家现在可是相当不安定的状态。”隐者侯略略一提,愚者侯马上露出了然神情。

    “啊啊,没错,那小子该早点娶老婆了。”

    以绿穗领为桥梁,黑钢领与辉帆领携手合作,今后南天诸领势必以此三领为核心来统合。考虑到所有革新技术都出自绿穗领的事实,夏尔菲家的重要性甚至还超过另外两家。明明是如此重要的家系,其人丁却格外稀薄,假设其唯一的直系血裔李察有任何意外,那南天融合的宏图将瞬间从根基崩坏。

    考虑到夏尔菲家前代家主的罹难有连吉亚家的手脚,愚者侯说出这样的话实在相当的讽刺。不过既然身份已是诸侯家主,事关家族益哪怕仇人也能把酒言欢,没有这样的觉悟可是作不来的。

    再说了,夏尔菲家的眷族之长是龙姬安杰利娜的曾孙女,如果认真追究下去根本是一笔无解的糊涂帐。是故所有当事人都选择了“向前看”的态度。

    “我也是这个意思。”放下茶杯的隐者侯点点头,神情却有些微妙。

    李察早些迎娶新娘,生下子女解除夏尔菲家、南天宏图的后顾之忧是当然之急。就稳定家系来说,李察哪怕娶上三五名新娘都不会有人反对,然而其中何者为先就成了问题。

    先嫁入者是正室,后嫁入者是侧室。当然正室无论地位或发言权都遥遥超过侧室。从绿穗领将来的辉煌前景来看,窥视着夏尔菲家正室地位的诸侯恐怕数不胜数,但站在两位家主的立场,自然不容许别家来占这样的便宜。

    “正室当然是克洛耶,这个没什么好讨论的。”

    始终以无趣神情倾听着两公交谈的安杰利娜,这时候骤然插嘴进来。

    这位在混沌兽潮中失去全部至爱亲朋的勇猛龙姬,自打确认克洛耶是她的曾孙女以来,原本凛冽气势已大幅柔和下来,那语气也完全和溺爱孙女的曾祖母相差无几。

    “话不能这么说,安杰利娜殿下。”隐者侯皱眉望过去。“小女仰慕李察公子已是公开的事情,而且论认识的早晚还超过您曾孙女。请多少考虑下这点。”

    “那你的意思是要让克洛耶当侧室?”老妇人的视线横扫过去。“虽然帝国历史上确实有龙姬嫁入诸侯家的先例,不过敢放到侧室的可一次都没有。你确认夏尔菲小子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个嘛,毕竟更大胆的事情他都做过了……”隐者侯意有所指的说着,而安杰利娜的眼里忍不住腾出怒火。就在气氛快要变得糟糕的时候,被挤到旁观席的愚者侯开口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