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网址 > 我家爹娘超凶的 >章节目录第六十三章 夜袭
    顾家其他人都习以为常,连顾老四的小儿子都知道鸡腿是要给二伯吃的。

    以顾家如今的富贵,倒也时常吃肉的。

    顾老头每次在开饭之前,都要说一遍顾家以前多穷,现在的好日子是顾熙带来的。

    不仅让顾家兄弟听顾熙的吩咐,顾老头还会叮嘱孙子往后孝顺顾熙。

    顾嘉瑶听过一遍顾老头的洗脑后,差点吃不下饭去。

    不过她面前的碗中盖着肉菜,她却是眼巴巴看着老太太把鸡翅膀,兔子头分给堂姐妹。

    她不想吃大肥肉!

    麻辣兔头多美味!

    老太太爱屋及乌,只要是顾熙喜欢的,她就不会亏待了。

    蒋氏当日不得顾熙喜爱,老太太当时可是没少针对原主蒋氏。

    老太太耿直得可爱。?“长幼有序,孔融六岁让梨。”

    顾熙不想拽文,对顾老头和老太太只有摆出孤傲的派头。

    老太太等人一脸痴迷,连对顾熙一家受宠颇有异议的大嫂都不例外。

    “好吃的当分给年长之人。”

    顾熙把顾嘉瑶的饭碗同顾小花换了,严肃说道:“以后你也要记得谦让妹妹,恭敬姐姐。”

    麻辣兔头,我来了,顾嘉瑶捧着饭碗,连连点头:“爹,我记下了,以后好肉给姐妹吃。”

    从物资丰富的现代穿越而来,顾嘉瑶又一直在蒋家。

    蒋氏护她紧,她不馋肉,尤其是时下都当作好东西的大肥肉和鸡腿。

    顾熙把自己那份鸡腿送了出去,挑选一些兔骨头多的地方吃。

    顾老头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比吃了人参果都开心。

    一直以来,顾熙对他们不冷不热的,说不上熟络。?顾老头在外把顾熙挂在嘴边上,吹嘘谪仙一般的顾熙如何孝顺,终究底气不足。

    可如今,顾熙连鸡腿都舍得给他们吃,还教他们孔融让梨……

    顾老头抹了眼角起,啃着鸡腿,脸上的笑就没断过。

    顾老大媳妇看不过眼儿,嘟囔:“以前安儿没少给爹娘让肉吃也没见爹娘这么……”

    “吃肉还堵不住你的嘴?!”

    老太太正感动着,猛然听到这话,就要撂下筷子骂媳妇了。

    她抬眼正好看到气质高华的顾熙望过来,老太太勉强端出庄重淑雅的做派。

    忍着,不能在顾熙面前丢脸。

    老太太亲自夹了一块肉给顾安,“安儿慢点吃,祖母疼你。”

    顾安:“……”

    这口肉,他吃下去还不得噎死?

    宁可被祖母骂几句也好过吃肉。

    老太太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老大媳妇的脚丫子,面上和蔼道:“熙儿,往日我很疼安哥儿几个,有好吃的都给他们留着,从不偏心。”

    老大媳妇疼得皱眉,却不敢跳起来,认真说道:“是的,是的,娘可疼安哥儿了。”

    从不对顾安他们偏心,老太太的心都偏到顾熙身上去了。

    顾嘉瑶啃着兔头,看着一出好戏,这顿饭吃得特别尽兴。

    当得知顾熙打算住在老宅后,老太太中气十足再次指挥几个儿媳妇儿子。

    顾老头穿着绣万字寿纹的长衫,特意插上顾熙以前送的簪子,手中拿着新得的手杖出门去了。

    乡间总有一些上了年岁的人吃完饭后遛弯。?顾熙追了出去,陪在顾老头身边。

    毕竟他也是退休的老人,能体会顾老头炫耀子女的心思。

    当日他也曾希望女儿陪伴。

    可女儿是宁可在床上刷手机也不会陪他去遛弯的。

    顾熙陪着顾老头在村中走了一圈,顾老头嘴上说让顾熙回去,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收获了一堆同村人的羡慕和恭贺。

    顾老头更显得意气风发,好似年轻了几岁,拄着手杖脚下生风,身体硬朗。

    顾熙同每一个同村人都打了招呼,即便身在乡间,顾熙身上依然有着旁人望尘莫及的高华丰姿。

    被顾熙称作叔叔大爷的人美滋滋的,仿佛得同顾熙说上一句话就能多活几年似得。

    等到顾熙父子回转老宅,乡人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以前顾熙几乎不回老宅,他们都认为顾熙是嫌弃爹娘兄弟。

    顾老头吹得再厉害,他们也都不信。

    今日他们可是眼看着顾熙扶着顾老头,还很很有耐心同他们交谈。

    “顾家祖坟埋在哪?咱们打听清楚,往后也把棺材埋过去,沾点福气也好啊。”

    “顾家生养出顾熙不是祖坟冒青烟,而是青烟滚滚,祖宗都笑开了花。”

    夜晚,繁星点点,明月皎皎。

    顾熙用亲自端去的一盆洗脚水刺激得顾老头泣不成声。

    顾熙安抚没用,说得越多老头子哭得越凶,他只能扔下木盆回了自己的屋子。

    顾嘉瑶刚洗完脚儿,滚上了床塌,顾熙习惯般拖掉鞋袜,借着妻女用过的水洗脚。

    隔壁屋里还传来顾老头的呜咽声

    顾嘉瑶问道:“您头没疼?”?顾熙擦干净脚上水,趿拉着鞋出门倒水后,放好木盆,正准备进门见到石泽呆呆看着自己。

    “快去睡觉,明儿早起我教你舞剑。”

    “……”

    石泽借着月光看着流入沟渠中的洗脚水,“师丈。”

    “等你娶了媳妇就明白倒洗脚水的好处了。”

    顾熙怪笑几声,转身进了门。

    石泽眸子微沉,面容多了一抹冷意。

    他才不会给任何女人倒洗脚水!

    也不想知道这好处!

    屋中,顾熙听到石泽离开的脚步声后,“我估摸着他被吓到了。”

    蒋氏散开发髻,轻笑:“他留在我们身边,总能看明白一些的,何况在石泽面前,倒是不用再端着要命的人设了。”

    “娘也感觉到了?”

    顾嘉瑶翻身而起,“我以为你们还没觉察到不同。”

    顾熙坐下来,轻声说道:“魏晋时的名士潇洒大气,怪癖多,但是他们的性情率直,对父母多是孝顺的。如此,我更有信心保命了。”

    其余屋子也不平静,顾老大闭上眼眸,着实不愿意再听媳妇磨叽老太太偏心。

    这已经是事实了,从他记事起就一直这样,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又不愿分家,二弟在老宅待不长,你忍忍就过去了,娘也不是一味的指使你干活儿。”

    “弟妹都能做活,怎么就你……”

    突然他们闻到一股香气,身体歪在床塌上。

    与此同时,石泽睁开眼眸,一抹嗜血的红光渐渐占据眼白

    有人来送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