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注册 > 大发排列3网址 > 我的契约老婆 >章节目录第338章 遭遇
韩子焉当然懂他的意思,这不就是他将自己抓来的目的吗?她的嘴唇都要咬出血来了,但是双手被绑,房门紧锁,她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警方的身上了,希望他们快点来救自己,可是她也知道不会这么快,难道自己清白之躯,就要被这个流氓玷污了吗?

王大哥瞧着韩子焉就好像是屠夫在瞧着自己的猎物,他此刻的兴奋简直就难以形容,久违的心跳的感觉又再次来临,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有没有?若不是他强自压抑,可能手都要抖起来了。

他的本名叫做王成刚,也确实是首都人,但是却并非他自己暗示的什么红二代,他的父母都是首钢的普通工人,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的子弟。

但是这个人很聪明,口才也好,也喜欢交朋友,所以在当时的职工大院里,也算是个知名人物。

后来偶然的一次跟新认识的外地的朋友们喝酒聚餐,他顺口说自己是某位高级领导的儿子,那位领导也姓王,也真的有一个叫做王成刚的儿子,所以他尽管只是开了一个玩笑,那些外地的朋友们却都信以为真,后来他说了自己是开玩笑,他们都不信。

后来那些外地朋友中还真的有人带着他们当地的领带来找他,求他帮着办一个批文。他虽然不是这些外地人认为的那个牛逼人物,但是他是首都长大的,又认识很多朋友,一来二去的,还真的给办成了,从此以后,他这个虚假的身份就传了开来。

一开始他还极力的否认,说自己就是喝点酒吹牛逼开玩笑,但是后来他渐渐的发现这个身份能够给他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利益。

比如来找他办事的人都不会空着手啊,送烟送酒请吃饭那都是最基本的,最令他心动的是那一袋袋的现金。

还有他偶尔放假出去玩,那些地方的领导都将他奉为了座上宾,而且谁也不会质疑他的身份。陪吃陪玩最后还要礼送出境,礼物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地方上工作的人都希望能够在首都认识一个有力人物,而王成刚正是这样值得结识的朋友。

他本来也是做工人的,后来发现自己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过上非常非常富足的生活,那干嘛还要朝九晚五累死累活的上班呢?辞职以后他就坐起了专职的王成刚,并且为了使自己这个身份显得真实可靠,还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

他胆大心细,头脑灵活,很快就找到了其中的窍门,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编制一张人情大网而已。将所有自己结交认识的朋友全都放在这张大网里,利用他们的资源来坐实自己的身份。比如今天找张处长给王局长办了一件事,明天就找王局长给李市长办一件事。

这样一来,所有的关系都被他盘活了,所以他在首都还真的是有办事情的能力的,要不然闻虎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他。闻虎来首都见到跟王成刚来往的都是实打实的有职位的实权人物,这可是哪个骗子也拉拢不来的,所以也不由的他不相信啊。

王成刚就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这叫什么,这就叫长袖善舞。这几年混的越来越好,各种上层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他甚至自己都有点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他一直未婚,倒也不是他有什么毛病,也不是喜欢什么男的,而是他真的不敢结婚。因为你结婚肯定是要举办婚礼的吧,那不是一切都露陷了么?再说也真的没有合适的女人可以做他的老婆,除非也是一个跟他一样聪明的骗子。

还有一个就是他有一个很独特的性癖好,那就是性虐待,这个其实在临床上被定义为一种病症,说是变态也好,说是疾病也罢,总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但是这种人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这种冲动,他们只能通过这个来获得*上的满足,而这种人,往往又是欲望很强烈的。

他从床底下拉出一只大皮箱,这是他的宝贝。上面还带有六位的密码锁,因为里面的东西是不大能见人的。他打开箱子,将里面的东西一一取出,放在床上,有皮鞭,有皮衣,还有内侧带着尖刺的项圈,各种各样的绳索,甚至刀子,钩子,看起来就跟血腥恐怖的刑具一般。

韩子焉吓的脸都白了,原来这个王大哥是个虐待狂,想到他接下来就要用这些东西来折磨自己,真是有一种马上就要踏入地狱的感觉。

却见王成刚慢慢的脱下自己的衣服,脱得一丝不挂的,他的身体很结实健壮,只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痕,却不知道都是怎么形成的。他将一件很奇怪的皮衣穿在身上,竟然很诡异露出一个试穿新买的美丽衣服的女人一般的笑容。

他瞧了一眼韩子焉道:“子焉,你应该是个聪明人吧?但我还是要跟你说明白一点,你要是乖乖的听我的话呢,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你要是不听话呢,我也会想办法让你听话的,那样大家可就都难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韩子焉咬着嘴唇道:“你杀了我吧!”王成刚眼里露出一丝阴狠的光芒,这就是不听话啊,他干笑了一声道:“子焉,我想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现在你就算想要死也不可能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而且保证你欲死不能。”

他随即又叹了口气道:“我真的不想这么做,这可是你逼我的。”说着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摆在床头柜上,打开了录像的功能。又拿出一瓶药水来,一边打开一边对韩子焉道:“这个叫做神仙水,人喝了以后就会变的像是神仙一样的快乐,呵呵呵。”

又笑了笑道:“子焉啊,你喝了这个以后就会感到浑身奇痒,五脏六腑都会觉得痒的受不了,你会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还会拼命的要想将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不但如此,你还会全身痉挛,屎尿失禁,想想你一个大美女在自己的屎尿中打滚的样子,像不像是个神仙啊?”

打开瓶子在鼻端闻了闻,笑道:“这可是好东西啊,我是托人从国外买回来的,只有这么一小瓶,还真的不舍得给你喝呢。哦,对了,我还会把这些都录制下来。一会儿等你从神仙变成凡人了,在好好的回味一下。当然了,我还会发给更多人欣赏的,包括你公司的所有人。”

说着伸手捏住了韩子焉的下巴,韩子焉脸色刷白的轻声道:“好吧,你想怎么做,我都听你的。”她现在别无选择,权衡利弊,也只有屈从他的淫威了。

王成刚大喜,赶忙将手里的药瓶收了起来,将手机也关掉。搓着两手兴奋的道:“太好了,太好了,听话就好了。”

竟然凑过来将韩子焉手上的绳子也解开了,韩子焉倒有点发愣,揉着有点发麻的手腕琢磨着该不该跟他拼命呢?

王成刚道:“子焉啊,我解开你你可要乖乖的,千万不要做傻事啊,我既然敢解开你,就不怕你乱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这是他的口头语。

韩子焉觉得他没有必要跟自己撒谎,咬着牙点点头。王成刚见她如此乖觉顺从很高兴,从皮箱里又取出了一套皮质的内衣,递给韩子焉让她换上。见韩子焉犹豫,他竟然还很绅士的走开两步说我保证不偷看,你自己换吧。

韩子焉见到他背对自己,还真的没有偷看的意思,而且见他的双肩耸动不已,似乎迫不及待的样子,真是感到莫名其妙的诡异。如果他想要虐待自己,还至于这么绅士么?但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脱去衣服,将那套皮衣换上了,因为她真的是被王成刚刚才的话吓到了。

她就算不怕死,也怕自己真的成为王成刚说的那个样子,而且还被那么多的人看到?那她变成鬼了也不会安宁的。其实都不用这么恐怖,就算是让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被那么多人看到,那她也不用活了。

她换好皮衣后见王成刚竟然还是乖乖的背对她,心里更加奇怪,轻轻的说我换好了。王成刚这才慢慢的回过头来,见到韩子焉果然已经换好了,她的肌肤本来就很白,在黑色皮衣的映衬下,更是像雪一样晶莹。

王成刚忍不住吸了一下鼻子,因为鼻血已经忍不住的留下来了。他胡乱的擦了一把,像一头狼一般扑了过去,韩子焉尖叫一声,却见王成刚竟然噗通一下跪在了自己的脚下,轻轻的抱住了她的小腿,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她的光脚,嘴里还发出小奶狗一样的叫声。

韩子焉又是厌恶,又是害怕,又是好奇,无法表达这种复杂的情绪,忍不住狠狠的踢了他一脚。王成刚怪叫一声,忽然仰面躺在地上,像一个婴儿般手舞足蹈起来,他脸上则是兴奋至极的表情,甚至兴奋的连口水也都流了出来,跟刚才的鼻血掺杂在一起,说不出的可怖。

韩子焉目瞪口呆的瞧着他,不知道他是不是疯了?就算是疯子,也不会有这样疯狂的举动吧?难道说自己这一脚有这么大的威力,一下就将他给踢傻了?

却见王成刚忽然又跳了起来,将床上的那根带着细小尖刺的皮鞭双手递给韩子焉,声音颤抖的道:“子焉,我的女神,我的女皇,我的主人,求求你打我吧,狠狠的打我!”这么奇怪的要求韩子焉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有没有?而且瞧王成刚的神情,他是很认真的啊。

这个要求韩子焉绝对能够满足他,拿起皮鞭狠狠的抡起来,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背上,王成刚的后背立刻出现了一条血红色的印记,他大声的尖叫着,却是快乐和痛苦混合在一起的怪异声调,但显然快乐要远远的大于痛苦。

他用抖不成声的声音道:“继续打啊,子焉,打我啊,求求你不要停,快一点!”说着还将自己的屁股撅了起来,示意韩子焉打上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