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 > 四重分裂 >章节目录第四百三十三章:雨、雨、雨
    在无罪之界的施法体系里,无论是操控元素的法师、沟通自然之力的萨满、借助神力的牧师还是执掌暗影之力与负能量的术士等等,都具备能够联合施法的条件,从最简单的勾勒出一个基本法术模型然后大家一起灌注魔力,到颇为复杂、分工明确的多属性复合魔法,具体形式多种多样。

    所以我们能够很简单的看出,无论是何种力量的施法者,拥有‘魔力’都是一切的大前提,这个概念或许放在现实世界中会有些抽象,但在无罪大陆却是实打实的常识,用最浅显易懂的方式来解释,‘魔力’就是一种和‘体力’十分相似的玩意儿,与后者唯一的差别就是它并非必需品,普通人就算没有多少魔力积累也不会走不了路、吃不了饭、干不了活。

    而两者之间的共同点就太多了,比如都可以用来打架、都可以通过锻炼来积累、都有着极高的上限等等。

    而且它们都无法被‘直接使用’。

    举例说明的话,就是你可以拎起一个十斤重的哑铃去砸人,但是你无法用能够拎起十斤重哑铃的力量去砸人,因为‘力量’(字面意义)并非攻击手段。

    魔力也是一个道理,它可以驱使元素之类的玩意儿去完成攻击、防御、辅助、治疗等各种操作,但本身却没有任何杀伤力。

    比较不负责任的说,一个战士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用长剑去砍人,与一个法师凭借自己的魔力用火球去轰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伴随着力量与技巧的提高,长剑平砍可能会化作剑刃风暴,伴随着魔力与技巧的提高,元素火球可能会火雨流星,但本质上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充其量只是把拿十斤重的哑铃糊人熊脸,变成拿二十斤重的哑铃、十五六把飞刀、强硫酸、石灰粉、铅球、开山刀、洗衣机、咸鱼、洲际导弹去砸别人熊脸而已。

    方式不同、各有千秋,但本质一样、殊途同归。

    而联合施法则是魔力的其中一种使用方式,只要操作得当的话,杀伤力绝对不亚于骑士团那1+1远大于2的集群冲锋。

    但施法者......尤其是低阶施法者的联合施法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有一个进行宏观调控的‘中枢’,这个中枢通常是由一个在魔力、精神力、控制力都有着统治级实力的人来担任,比如主力为中低阶法师的联合施法,担任中枢的人门槛实力至少也要高阶,否则绝对无法在稳定维持法术形态这一前提下做好魔力协调工作。

    众所周知,联合施法只有一堆人同时施展或配合出一个法术才算划算,而不是一堆人在同一时间同时使用相同的魔法。

    而中枢的主要作用就是协调与制衡魔力供给。

    至于主力都是高阶职业者以上的联合施法反而比较简单,因为大家的底子都足够扎实,所以很多情况下就算没有中枢也能够很快找到节奏,当然,如果是联合禁咒这种参团门槛都得是魔导师的联合施法,一个或几个贤者级打底的中枢也是少不了的。

    这跟特别业余的乐队必须得有指挥,还挺专业的乐队偶尔可以不用指挥,聚集了各种鬼畜大佬的乐队也必须得有指挥是一个道理。

    而联合部队的法师团,就属于那种特别业余......而且还找不到指挥的。

    整个米莎郡境内连一个高阶法师都没有!

    那几个从圣域赶来的大主教阶位倒是够,但问题在于神术太过于特殊,跟元素、自然之力以及其它乱七八糟的能量完全是俩概念,所以还真就帮不上忙。

    结果就在墨檀把状况了解明白,唉声叹气地准备放弃联合施法这个性价比极高的手段后,被羽莺抢拉来开会的卢娜却给了大家一个惊喜!

    她表示如果毛病仅仅只是施法者之间的协调问题,那自己或许能稍微帮上点儿忙......

    然后就在隔天带着两队平民工匠、二十多个主修土元素学派的魔法师外加七八个跟大地之灵比较合得来的萨满到零号接敌区那边修了三座塔。

    即共鸣塔一号、二号和李狗......咳,三号。

    在三组名为【魔能调节器】的水晶核心激活后,这些共鸣塔之间会出现一个古怪的‘场’,并在在输入指定阈值后以一种巧妙的形式对区域内汇集的魔力进行协调,具体原理有点复杂反正墨檀等人都没听懂,总之就是营造出一种高阶施法者联合施法的氛围,利用外力帮助这些各方面水准都十分有限的初、中阶法师找手感。

    顺便一提,这玩意儿最开始只是卢娜做出来帮自己调节坩埚水温的,但是放在战场上还真就效果拔群!

    刚刚那场上百名施法者凭借共鸣塔联合施展的【暴雨术】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而按照原本的计划,其中两座共鸣塔将于短暂的特大暴雨结束后重启,在一号塔周围的持咒者继续维持云层时建立一个独立连接,并以最快速度展开下一个法术,结果没想到三号塔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故障,尽管那十几层简易聚魔阵依然在稳定工作,但至关重要的魔能调节器却发生了损毁。

    幸运的是,作为三号共鸣塔调试员的贝利亚还没来得及强行将自己‘过载’,就收到了自己导师从塔下扔上来的备用调节器,尽管她那头已经变成大波浪的金长直是救不回来了,但总算还是在没有付出太大代价的情况下重新与二号塔之间完成了‘共鸣’。

    时间还来得及!

    ......

    游戏时间AM12:14

    噗通!

    一个年轻的萨满踉跄着坐倒在平台上,身上那厚重的暗黄色光晕瞬间便溃散在空气中,与此同时,峡口处的一根地缚图腾忽然分崩离析,变成了一堆支离破碎的木屑,再也无法起到丝毫限制作用。

    近百只脱离了掣肘的突变者高声咆哮着向前挤去,却在前面层层叠叠的同伴中举步维艰,似乎无法在短时间内脱离这片‘泥沼’。

    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情况再没有改变的话,其他依然在勉力支撑的萨满祭司也无法坚持太久了!

    “还没好吗......”

    提里奥?风怒呲着牙花子艰难地嘟囔着,一边在心底拼命赞颂着自己那些并不在这个世界的先祖以及大地之灵,一边单手拔开塞子给自己灌下了第四瓶法力药水,收效甚微。

    看着自己的魔力值从7%懒洋洋地跳到了21%,并在下一秒飞快地滑落到18%,风怒有些忐忑地第三次回头看向那三座到处都透着贫穷的‘法师塔’,然后惊喜地发现其中两座在暴雨后挺住运转的塔尖忽然绽放出一抹亮光!

    刹那间,在场所有萨满祭司同时失去了对图腾的控制,少数极为虔诚的中老年人甚至惊恐地发现自己忽然感应不到大地之灵了!

    因为大地已经毫无征兆地沸腾了起来!

    一百八十余位中低阶法师联手施展的【泥沼术】彻底倾覆了这片大地,轻而易举地将那片刚刚收到过暴雨洗礼的泥土搅成了一滩乱七八糟、毫无规律的洼地!

    许多刚刚摆脱了地缚图腾的突变者们还没来得及撒欢就直接陷进了这片人工沼泽中,无论怎样挣扎都难以迈出半步。

    【他们做到了!】

    风怒压抑着心中地狂喜,随手从腰间掏出了自己那把优秀品质的石锤,高高地举过头顶,大声咆哮:“雷电之灵,倾听我的呼唤,予以这些亵渎之物无情的制裁吧!”

    “雷电之灵,倾听我的呼唤......”

    宛若回声般的怒吼从四面八方响起,包括之前那个因为魔力耗尽而倒下的年轻人在内,峡口两侧所有的萨满祭司全都高举着武器或双手,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些深陷泥沼的怪物!

    下一刻,远处利用法师之眼持续关注着山口附近的贝利亚惊呼着坐倒在地,颇为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着:“亮瞎了啊啊啊!!”

    黑云之下,雷如雨落,数百道缭绕着亮紫色火花的电光轰然砸下,直接将那片深陷着千余只怪物的泥沼区变成了一片雷电丛林,将自然的伟力疯狂倾泻在那些突变者身上,并扩散到它们身上每一处被浸湿的地方,甚至还有数十道雷光顺着周围那层薄薄的水汽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极具侵略性地向那些近在咫尺的不死者弹射过去!

    轰!!

    而直到这时,那声迟到的,仿佛由无数声轰鸣合而为一的爆响才低沉地从云层后响起。

    【闪电箭】、【爆雷震击】、【闪电链】、【怒雷图腾】、【连锁闪电】、【交叉闪电】、【轰雷】、【雷霆风暴】......

    无数叫得出或叫不出名字的雷霆之力从天而降,对云层下的一切进行着无差别轰炸,最后甚至在半空中合而为一化作道道直径超过两米的雷柱不断轰落,眨眼间便将大量突变者化作再起不能的焦炭,与泥沼融为一体。

    尽管跟联合施法没有半毛钱关系,完全只是不管不顾地将自己最顺手的法术不断砸出去而已,但这些萨满祭司依然发挥出了1+1大于2的力量,用自己残存不多的魔力制造了一场风暴,一场以毁灭为主题的风暴。

    截止至游戏时间AM12:17,米莎郡联合部队‘萨满祭祀独立团’及‘联合施法团’将总计一万一千二百只突变者拦截至霍迪尔山道峡口处整整十分钟,歼敌一千五百余只,战损零。

    回荡在整个山道的鼓声已经停歇,连同之前一本线的战果在内,两封接踵而至的捷报已经让战士们热血沸腾,士气上升到了顶点。

    “大家辛苦了!”

    一道窈窕的身影轻盈地顺着岩壁攀到了提里奥?风怒旁边的平台上,身后背着一架巨弩的绿斗篷少女随手撕开一张扩音卷轴,脆生生的大声道:“请立刻撤回第一接敌区休息,剩下的工作将由我们接手!”

    与此同时,近百道迅捷的身影也紧跟着出现在峡口两侧,他们每人都带着一架近两米长的折叠巨弩,手持长弓或匕首,仿佛事先演练过无数遍一般精确地分布在最北边的两层平台上,并在抵达指定位置后气喘吁吁地将背后的巨弩杵在地上,摸出各种小零件飞速组装了起来,手法娴熟得仿佛一个个工程学老手。

    因为他们确实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了,无论是与萨满独立团的交接,还是临场组装【尖啸者β】,都已经熟练到没法再熟练了。

    游戏时间AM12:19,米莎郡联合部队‘尖啸游击团’入场。

    “辛苦了,小罗。”

    与萝宾焊合作过好几次任务的提里奥?风怒冲前者笑了笑,一边小心翼翼地顺着平台外沿的梯子往下爬,一边关切地问道:“那个啥,我媳妇她......”

    担任游击团第一大队长的萝宾焊刚给了面前那台巨弩一记【斜?45°肘击修理法】(PS:并非技能),令其卡住的底座重新变得圆润,闻言顿时哈哈一笑:“葡萄姐在第二接敌区磨刀呢,她请缨加入第一战斗序列的要求被驳回了,心情似乎有点儿不太好的样子,风怒叔你快走几步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在下次出击前安抚她几句。”

    “呼,被驳回了就好,那婆娘也是的,刚20级一身蓝绿混装就想进第一战斗序列,这不是疯了么,嗯,还有......”

    提里奥?风怒干咳了一声,撇着嘴哼道:“我俩明明是两口子,为啥小罗你叫她就是葡萄姐,到我这儿就成叔了。”

    “啊哒!”

    萝宾焊猛地甩出一记鞭腿踹正了巨弩的某条轴承,然后歪着脑袋瞥了风怒一眼:“那我以后改口叫葡萄阿姨,就说是你让我这么叫的。”

    然后风怒就一个哆嗦从梯子上掉下去了,并在呼唤狂风之灵让自己摔轻点儿之前先大声喊了一嗓子:“别介!”

    再然后就啪叽一声砸地上了。

    “哈哈,愚蠢的妻管严啊,竟然想跟我斗!”

    萝宾焊一脚踩在重弩的底座上,轻快地吹了声口哨,然后看了一眼系统时间,心里默念了五个数之后摘下了腰间的小手弩,指向空中射出了里面唯一一支弩箭。

    蓬~!

    一朵灿烂的红烟爆散开来。

    下一瞬,依然在泥沼中艰难行进的突变者迎来了今天第三场雨......

    继暴雨、雷雨后的——箭雨!

    (【尖啸者γ?圣银矢】+【多重射击】)*94

     

    第四百三十三章: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