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玄幻小说 > 食人魔的美食盒 >章节目录第六百七十九章 权力的游戏
    “很抱歉,你姑姑的尸体……我们没能抢夺回来……在一次营救幸存者的战斗中米歇尔带领的队伍陷入重围。她为了掩护其他人撤退独自断后,等我带着援军赶到那里,找到她时,已经就只剩下这幅铠甲了。”

    阿曼达的描述并不详细,但是只要是见到此时黑山那地狱一般的恐怖街景,就不难想象身陷重围的米歇尔当时会有怎样的遭遇。也许阿曼达并不是只找到了这幅残破的盔甲,而是米歇尔除了这幅盔甲之外,其他的部分已经令人不忍直视了。

    听闻噩耗,小食人魔像是塑像一般矗立在原地,似乎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接受姑妈的死讯。

    他体内流淌着食人魔与人类的血液,而内心深处一直是以食人魔自居的戈隆,对于人类那部分的血脉认同感并不高,尤其是随着他对自己父亲的了解逐步加深,知道他的装疯卖傻和对自己的食人魔妻儿无比厌憎之后,戈隆对于自身人类血脉的抗拒也随之而增加。但是米歇尔姑妈,却是休文家族首个被小食人魔内心真正承认的“血亲家人”。

    在小食人魔心中,只有“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为了保护家人他可以不择手段,不惜一切。而拯救家人也是他至今以来的唯一行动目的。而现在,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自己的姑妈变成了一副空洞残破的盔甲……这就像全盘否定小食人魔存在的意义一样,让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阿曼达轻轻叹了口气,他来到小食人魔的身前,再次将这个容貌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小侄子拥入怀中,特殊的经历让这位帝都第一美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异样的母性气息,此时刚好可以抚慰面前的男孩。

    失态仅仅只是一瞬间,小食人魔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心,他轻轻推开了阿曼达,目光淡然地扫过身边的所有人,又用眼角瞥了下天空中那张巨大的神颜,只是与之前那种讥讽中隐含畏惧的目光不同,此刻的小食人魔眼神中似乎多了些其他东西。

    “小戈隆,乔巴的兄弟,你告诉乔巴和大家下一步该怎么办?”独眼食人魔乔巴是和戈隆一起长大的兄弟,也是这里脑筋转的最慢的家伙,他也不去理会戈隆此刻的心情,如同没心没肺一般拽着戈隆的胳膊张口就问道。在他简单的思维模式下,既然自己这位兄弟已经回来了,那他就再也不用去听别人的话,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欺负他们了。

    戈隆看了看乔巴,紧绷的眉头终于舒缓开来,他嘴角突然向上一撇,露出一个令人心悸的笑容,说道:“那些人不是都想来这里完成神谕,屠杀我们这些‘异教徒’、‘渎神者’,好积累神恩吗,那么好,就让我们送他们去天国吧,让那群疯子早一点见到天上那位大脸‘神明’,一个都不要落下。”

    此刻曼陀罗堡内聚集的人,几乎是整个黑山除狂信者外剩余所有的幸存者了,其中黑手部族的食人魔和被戈隆调教完成的黑手军团自然为戈隆马首是瞻。

    黑城商会的人情况比较特殊,他们已然知道眼前的少年就是商会那位神秘无比的创始人兼从不露脸的最高统帅,但在这里的黑城商会人员却偏偏都是胖子卡梅隆的亲信,商会内部一直与大老板卡桑德拉做对的那群人。

    虽然他们的死胖子老板现在并不在这里,而且生死未卜,但是这些人本能地对戈隆有种敬畏与敌视,再看到站在戈隆身后,安静沉稳地仿佛路人一般的大老板卡桑德拉,他们心中的戒惧与提防更是提高一级,深恐自己这样的背叛者会被清洗报复。当他们听到戈隆准备要和城堡外的狂信徒大军死磕到底时,就开始偷偷后退,视图躲在人群之后。

    除了黑城商会的人,此刻曼陀罗堡内的另一大势力就是帝都黑山的贵族与军人幸存者集团了。之前灾变爆发时,被天空中那位“真神”蛊惑,黑山的居民经过一番自相残杀之后,却突然被告知自己已经变成真神口中的“渎神者”,成为要被清洗的对象。那些虔诚的宗教信徒因为信仰大崩溃,不是疯了就是自杀了,剩下的不愿坐以待毙的幸存者就开始四下里聚拢汇聚,凝聚战力为求自保。

    由于帝国一直排斥各种宗教教派,就连被立为国教的“圣光之理”教都被排挤出帝都,在黑山城中连个像样的祈祷教堂都没有,正因如此,黑山城中没有任何信仰的人还真有不少,再加上帝国以武立国,黑山城更是久经战火洗礼,城内的贵族家宅建筑大多具备战争要塞的功能,所以面对全大陆汹涌而来的狂信徒们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然而由于孤立无援,更因为没有统一指挥调度,这场巷战并没有持续太久,黑山城内一个个据点被狂信者军团摧枯拉朽般推平,里面藏匿的“罪民”被玩着花样地屠杀殆尽。

    眼看黑山的“净化仪式”就要完成,然而拥有新生代食人魔与黑手军团护卫的曼陀罗堡,在褪去“刀塔大陆第一美人”这层华丽无用地称号,爆发出惊人指挥才能的阿曼达伯爵调度运筹之下,却成为了黑山城中最后的末日孤堡。

    美丽的伯爵大人褪去昔日风靡帝都地时尚衣裙,丢掉性感的丝袜高跟,穿上冰冷厚重地战甲,拿起血污斑斑地细长刺剑,指挥军团运筹帷幄,充分发挥黑手食人魔一族的逆天战力,并以此为尖刀屡屡破开绝境扭转危局,倾尽全力凝聚有限兵力及战场资源,在近乎无穷无尽地攻势下勉力支持到了今天。然而面对数量不断递增,更是有大陆顶尖传说级强者助战的狂信者军团,今日的战斗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若是没有小食人魔带着大名鼎鼎的大陆二号强者沙漠王横空杀出,曼陀罗堡的失陷就只是时间问题。

    尽管如此,与拥有美少女外形的稚嫩少年相比,这里的幸存者们还是更加愿意相信带领他们支撑到此刻的阿曼达伯爵,当看到戈隆似乎有“喧宾夺主”的架势,那些一辈子生活在尔虞我诈之中的帝都贵族们顿时条件反射一般脑补出了全套的“曼陀罗堡权力游戏”,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思量起该如何站队了。

    戈隆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事实上,他的眼中本来就只有自己的食人魔族胞和被自己承认的家人,其他的,哪怕是黑手军团他都不怎么当成是自己人,更不要说那些用猜忌与敌意的目光偷偷摸摸盯着自己看的陌生人了,在小食人魔心目中,他们与外面那些狂信者们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所有人……准备战斗。”

    “等等,你无权命令我们,我们承认的领袖就只有阿曼……”义愤填膺跳出的贵族年轻人连话都没有说完,一柄细刺剑就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阿曼达伯爵脸上带着遗憾无奈的表情,缓缓从对方的心脏处抽回细刺剑,轻声叹气道:“都到这种时候了,你们就不能稍微消停一会吗。这孩子可是我最亲爱也是最信任的侄子,我可是他的人,有他在,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就连戈隆都有些意外,自己这个妖艳神秘的大伯竟然会在这种时候无条件支持自己。他的想法自己根本就猜不透,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在自己心情最糟糕的时候只要没人给自己添乱就好。

    阿曼达决绝的支持方式让那些准备投机站队,获取利益与主动的人顿失方寸,其中几人用眼神隐秘的交流了一会,又偷偷打量了一下阿曼达,终于还是决定按兵不动。

    戈隆冷哼一声,这就是人类,即便是下一刻就将面临灭顶之灾,也不会忘记争权夺利,无时无刻不想自己踩在他人头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人类并非只有这一种。

    “还有心思想打这场仗的人就跟着我走,不想打的我也不勉强,想躲在这里也可以,想出去加入那群狂信者的我也不会阻拦,只要不来招惹我就行。”

    最终跟着小食人魔离开的还是所有的黑手食人魔,以及大部分黑手军团和少数几个人类,无一例外都是比较熟悉小食人魔的人。绝大多数的黑山贵族与军队战士都留在原地,当小食人魔那群人的身影连头都不回的消失在走廊拐角之后,一个苍老的贵族冷哼一声呵斥道:“果然污血杂种和那群食人怪物全都靠不住,那个小杂种一出现就将我们的大好形势全都破坏殆尽。和外面那群狂信者死拼,他根本就是疯了,那可是来自全大陆的狂信徒,就算站着让我们杀一年也杀不完,何况他们中还至少拥有五人以上的圣域级强者,我们拿什么和他们硬拼。别以为我们猜不到那小杂种的诡计,他肯定是想利用我们去送死来拖延时间,自己好带着那群食人怪物逃出黑山。”

    老贵族的想法显然代表着这里大多数人的顾虑,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想法早已根深蒂固地植入他们脑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