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 > 玄幻小说 > 劈天斩神 >章节目录第二千八百零五章 还没死光呢
大嘴驴和游将军二位,都是七级战皇的境界,见只有一条赤焰兽现身,倒也显得非常淡定。
几年前还听说过赤焰兽的血脉未能觉醒,基本到不了战皇级别的修为。
即使眼前的赤焰兽被激活了血脉,短短几年间,能步入七级战皇的行列,已经可以称之为奇迹。
却也让大嘴驴和游将军坚信,仅仅依仗着血脉之力的激活,强行冲击修为的瓶颈,无非是面子上好看一些罢了。
自己则是停留在七级战皇的层次,已经数十年之久,不敢说同级别最强,至少能将赤焰兽拿下。
游将军飞掠的过程中,凝聚出一道银色光芒,就像是大海中的波浪一样,一层层的往前推进。
呼呼~~
大嘴驴比较简单,张开大嘴往前一吹,便是惊涛骇浪汹涌澎湃。
两位七级战皇联手,对付一条晋级时间有限的赤焰兽,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联手对敌的二位,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不明智,焰赤的实力远远不是刚才表现出的那么糟糕。
嘭!
大嘴驴和游将军的两股能量,尚未和焰赤的火之烈焰接触,空中就响起了一连串的闷响声。
焰赤身体周围红光一片,所形成的能量涟漪气势滔天,硬是迫开了强势涌来的能量涟漪。
“呃……”大嘴驴张开的大嘴还没合上,就有大量的烟火渗透而入。
带着浓烈的烟火味,还有炽热的能量,一股脑的冲进了大嘴驴的嘴里。
“上当了。”游将军没有大嘴驴那么狼狈,却也吃了亏上了当。
本来以为焰赤的实力不如自己,游将军的银浪并没有完全施展开来。
只不过帮助大嘴驴解围而已,用不着跟玩命似的,和对方纠缠。
若是让大嘴驴跟焰赤正面作战,自己呆在一旁趁机偷袭,拿下焰赤可能不难。
可游将军没有想到的是,焰赤的火之烈焰能量越来越强,不仅化解了大嘴驴的攻势,更是一举吞噬了银浪。
银浪具有冰冻寒冷的功效,按理说是对付火焰之类的最佳手段。
可惜的是,游将军催动的银浪强度,远不如焰赤的火之烈焰,被吞噬也在情理之中。
一个不注意,游将军就丧失了期待中的主动权,并给自己带来了一定的伤害。
“咳咳……”干咳两声,游将军一脸郁闷。
要不是看见大嘴驴还在努力的大吐特吐,非得把自己嘴里的烟尘给吐出来,恐怕游将军还要多几分难受。
“孽障!”大嘴驴怒气上冲,脱口骂道。
堂堂七级战皇,竟然躲在暗处偷袭,大嘴驴对焰赤的恶劣行径非常不屑。
“孽障你个头哇,瞧你那张大嘴,都够装一大桶粪了,滚——”
焰赤一边叫骂着,一边猛地加大了火焰的强度。
蹭的一声,大嘴驴浑身上下火光熊熊,皮毛烧焦的味道立即散发出去。
“呜嗷……”
大嘴驴哀嚎一声,连忙催动体内能量,要将身上的火焰扑灭。
嘴再大也不能改变驴的身份,毛虽然不算太多太密,却足以在燃烧时将火焰引到皮肤上。
厚实的驴皮,一般兵器难以戳穿斩破,唯独惧怕火之烈焰。
剧痛之下的大嘴驴,没法以自己的能量迅速灭火,情急之下将身体往地上一躺,四蹄并拢,直往山脚滚去。
“对,就这样滚,那个啥……抱紧一点更好看,哈哈……”
即便是以一敌二,焰赤也不忘记找乐趣,看着滚滚而下的大嘴驴,不由得大呼畅快。
砰~~
便在这时,一道银浪打在焰赤的身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游将军趁着焰赤得意之际,悄然催动银浪得手,并不断地加强进攻。
一招得手信心大增,游将军的身体如同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着银浪上下起伏。
看是危险至极,实则胸有成竹,游将军通过银浪席卷焰赤,并在银浪触及焰赤之时,连续的输入能量威压。
“就这点实力,太差了,再来……”
出乎游将军预料,焰赤的身躯没有因为银浪的冲击而受伤,甚至焰赤还十分享受这样的待遇,嘴里不停地帮游将军助威。
“少逞口舌之能,哼!”游将军冷哼一声,将自己的身体周围形成一道类似于坚冰的城墙。
催动着冰墙,随着银浪继续往前,将焰赤紧紧地包围起来。
自己打架,居然还要对手助威,这种目中无人的狂妄者,要是不能受到惩罚的话,游将军实在难以接受。
砰砰~~
数道蕴含着冰墙的银浪,毫无阻碍的撞击在焰赤的身上,游将军的脸上稍稍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是,还没等笑容绽放,游将军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得目瞪口呆。
嘙嘙嘙……
很清脆的响声,轻轻地敲打在游将军的心上,却宛如铁锤重击。
焰赤的身体表面,忽然腾起阵阵烟雾,是冰墙遭到火之烈焰的焚烧,产生出来的蒸汽。
白色的烟雾并没有延续太久,不过是转眼之间,游将军赫然发现,自己的银浪和冰墙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游将军是七级战皇,又掌握着寒冰之类的特殊手段,本准备给焰赤迎头痛击的。
却不料,伤人不成反害己,游将军体内的能量运行,竟然出现了紊乱的迹象。
这一发现让游将军暗自心惊,不再对焰赤存有半点轻视,当下调整心绪,继续和焰赤周旋。
滚到山脚下的大嘴驴,总算扑灭了身上的火焰,只是满身的焦糊味和剧烈的疼痛,让他悲愤欲绝。
强行压制着暴走的冲动,把发泄的对象指定为焰赤,大嘴驴猛地一个翻身,借着一股冲劲飞一般的冲到山坡之上,和游将军一起对付焰赤。
“嗯,这还差不多。”焰赤像是一位教官,正在检查弟子们的学业一样,点点头说道。
纵然觉得自己实力够强,在面对两位七级战皇的时候,焰赤也不会掉以轻心。
放弃之前的戏耍心情,将自己的真实实力发挥出来,力求达到逸尘所说的,不给大嘴驴和游将军对其他人实施进攻的机会。
吼吼~~
就在焰赤一人缠住大嘴驴和游将军之际,一座人造山坡忽然间飞离了原地。
从缺口处涌出大量的牛组成员,有甲牛精兵,也有角牛兵士,一对对尖锐锋利的牛角,闪着森森寒光,径直的冲向大嘴驴和游将军的属下。
牛吼声声响彻入云,震得整个地面都尘烟飞起,大嘴驴的属下们刚准备稳住阵营,遭到牛吼功的侵扰后,显得稍有慌乱。
“冲!”老甲牛和角牛同时对属下们发出指令,目标直指不远处的大嘴驴属下。
要的就是对方的慌乱,失去了首领的兵士们,虽不至于乱成一团,却也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组织好有效的防御阵型。
“大嘴驴,不好了,有敌袭!”大嘴驴的属下一见,第一反应就是向首领汇报。
等看清楚了对方的情况之后,一个个的赶紧联起手来,希望能将对方的攻势化解。
大嘴驴属下的数量,也有差不多两千左右,和甲牛精兵以及角牛相比,并没有处于劣势。
不过,一边是准备充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行冲击,带着必胜的信心,显然在气势上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而大嘴驴这一边,尽管兵力不弱于对方,甚至整体实力还要强上一些,毕竟其中的六级战皇数量,要明显超过对方。
若是正常状态下交锋,不敢说一定处于上风,最起码大嘴驴的属下能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遭到偷袭又没有首领指挥,大嘴驴的属下们仓促应对,根本无法阻止甲牛精兵和角牛一族的强势出击。
噗呲~~
哗~~
嘭~!
牛角尖锐,刺入大嘴驴属下身体时迅捷有力。
有的甚至将一对牛角当成趁手的兵器,特别是角牛的巨大牛角,像是明晃晃的巨铲,随着脑袋的左右摇摆,被触及到的大嘴驴属下,至少会有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产生。
更有甚者,当对方避开牛角并要实施反击之时,甲牛精兵们干脆以自己的硕大身躯,直接撞击在对方的身上。
尽管大嘴驴的属下个个身强力壮,却仍然比甲牛一族稍逊,加上有甲壳护身,甲牛精兵硬是把对方撞飞出去。
“快,让你的属下支援……”大嘴驴被焰赤堵住了退路,没法对属下们进行实战调度,就只好把目光投向旁边的游将军。
说起来大嘴驴和游将军的兵力差不多,可人家游将军的属下,绝大多数达到或者即将达到六级战皇的境界,远比大嘴驴的属下要强。
更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就算甲牛精兵联手角牛冲击,把大嘴驴的属下冲得人仰马翻,游将军的那批属下竟然连动弹都没动弹一下。
按照一般情况,大家都是战友,应该齐心协力才对,只要没有被敌人的气焰吓到,就不能眼见着战友遭受攻击而无动于衷。
偏偏游将军的属下,就不属于一般情况,似乎激烈的战斗跟他们无关,一个个的依然保持着原来的阵型,冷冷的观看着大嘴驴属下们的狼狈慌张。
“急啥,你的属下还没死光呢。”游将军的回应,让大嘴驴差点没被气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