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历史小说 > 逆天铁骑 >章节目录第400章 劝降
    看着黑压压的清军涌上鱼梁道,前面三十辆盾车拥挤在四丈宽的鱼梁道路面上,后面跟着鸟铳手、轻型佛郎机炮手、虎蹲炮手、弓箭手,身披三重厚甲的死士手持铁盾钢刀,再后面是随时准备跳进城头的骑兵,城头的守军都已经感觉窒息得快无法呼吸了,每个人的心都快要跳出胸腔了。原本以三千弱旅加上五千民壮守城,完全凭借城墙之利。如今大清的鱼梁道已经完工,失去了城墙之利,这些乌合之众又要如何同清军对抗?

    李宏看着涌上鱼梁道的清军,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鄙夷和不屑,他早已胸有成竹,这批精锐清兵足足有一千多人,都将会成为牺牲品。之前守了二十多日,虽然守军杀敌已经达到七千多人,可是杀死的几乎都是不值钱的包衣阿哈和蒙八旗兵,杀死的满八旗和汉八旗精锐清兵还不到千人。而这次踏上鱼梁道的一千六百人,除去推车的六百阿哈,其余一千人都是满八旗汉八旗精锐!

    “曾千户,你那可以动手了!”李宏喊来了曾涛。

    “诺!”曾涛退下。

    清军盾车沿着斜坡缓缓往前推进,李宏把所有的火炮全部集中起来,对着盾车阵猛烈轰击。炮弹不断的撞上了精良的包铁盾车,一发,两发,三发,终于一辆盾车像粗制滥造的玩具般四分五裂,后面的阿哈也被炮弹扫翻了一片。接着又是第二辆盾车被摧毁,木板横飞,包衣阿哈惨叫着倒下一片。

    守军火炮对清军的盾车阵起到了一定的迟滞效果,迫使清军盾车不得不停顿下来,后面的乌真超哈兵架起小炮,对准城头猛烈轰击。

    炮弹打在覆盖了厚厚冰层的城墙上,弹跳起来,又被后面的沙袋吸收了能量,当然也造成守军的伤亡,只是伤亡不大。

    随着盾车阵的推进,城头守军的火力变得更加凶猛,弓箭、弩箭、鸟铳、霰弹、火箭下雨一样打了过来,火油罐也被人丢了出来,落在盾车前方,腾起熊熊烈火。

    城头不时有人抛出爪钩,铁链拴住的爪钩勾出了盾车,城头守军以绞车拉动,把盾车护板拉开,后面露出的阿哈立即成为火力集中的打击目标,箭矢弹丸扫来,阿哈被打翻了一大片。

    清军也在用鸟铳、虎蹲炮、佛郎机、弓箭反击,此时双方处于同样高度的平面上,失去了城墙高度优势的守军在对射中并不占优,遭到清军远程火力攻击,伤亡极大。

    多尔衮看着盾车一点点的向城头推进上去,再有三十步,盾车就能顶上城墙,到了那时候,跟在盾车后面那些身披重甲的满八旗精锐肉搏兵就能跳进女墙后面,像杀鸡宰羊一样屠杀守军了。

    “主子爷,我军胜利在望了!”尚可喜上前,脸上带着谄谀的笑容道。

    “嗯,智顺王果然对得起你这封号!”多尔衮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个时候,多尔衮突然见到前面的鱼梁道骤然之间陷入了一片纷纷飞扬的冰凌雪花之中,大地就像发生地震一样猛然一震,随后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传来。

    鱼梁道轰然塌陷,从中间断成两截,前半部分全部陷入地里,后面的也像是突然失去支撑物一样轰然倒塌,就像是发生雪崩一样,白色的冰花和雪花漫天飞扬,哗啦啦的从高坡上面滑落下来,鱼梁道上拥挤的盾车、火炮、重甲步兵、重骑兵纷纷碰撞在一起,又从高处跌落下来,沉重的盾车滑落下来,压在清兵身上。无论是重甲步兵、重骑兵、乌真超哈兵还是无甲的阿哈,被盾车碾压上去,效果都一样,都是被压成了人形肉饼。

    破碎的盾车护板砸了下来,砸在重甲步兵脑袋上,铁制头盔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凹了下去,脑浆像豆腐脑一样喷出。雪崩的鱼梁道上的重骑兵也纷纷掉落在地面,人落地,战马压在人身上,身上的厚甲也保不住这些满八旗兵的性命。还有的马匹落地未死,吃痛跳了起来,在人群和马群中践踏,又踩死无数人。

    “完了!一千多精锐,就这样完了!”多尔衮痛苦的闭上眼睛。这其中还有两百多名最精锐的白甲兵,不死也是残了。

    原来,在清军修建鱼梁道的时候,李宏针锋相对,从城内挖掘出一条地道,挖到鱼梁道下方,地道里面以木桩支撑柱顶部,使得地道能够承受得住鱼梁道的重量。等到清军攻城大军踏上鱼梁道的时候,李宏命令曾涛带人去地道内放火,烧断了木桩,薄薄的地道顶部支撑不住鱼梁道的重量,便轰然倒塌,冰雪制成的鱼梁道好像雪崩一样塌了,葬送了一千多清兵。

    这个原理,就和穴攻的攻城愿意一样,所谓的穴攻,就是挖掘地道到城墙下面,再挖掘一条横的地道,同城墙平行,地道顶部以木桩支撑住之后,再进行扩大,最后烧掉木桩,那么地道就在城墙的重量作用下轰然倒塌。

    清军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修建的鱼梁道攻城之计失败了,前面那座不高的城池,不知道又要耗费多长时间,牺牲多少人才能攻破。即便是再用阿哈去当炮灰消耗守军守城武器和兵力,多尔衮也觉得承受不起,阿哈死几个倒还无所谓,可是时间他耗不起。

    “贝勒爷,若是我军长时间耗在归化,让察哈尔人、土默特人和喀尔喀人再度联手起来,仗又要难打了。”满珠习礼上前道。

    “额驸,你有何妙计可以破城?”多尔衮问道。

    “贝勒爷,还是派人劝降吧,毕竟这是蒙古人的城池,城内主将也是蒙古人,只要我们好言相劝,小王料定,城内的人必然会放下武器向我军投降。”

    “好!本贝勒这就令人进城劝降!”多尔衮点了点头。

    多尔衮之前一直没有想过劝降的办法,因为他觉得一座小小的归化城,城不高,护城壕沟又不深,还有乌真超哈营的大炮,拿下这样一座小城是轻轻松松的事情。谁知道被硬生生的堵了二十多日!

    如今是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多尔衮终于想到,劝降或许是好办法。只要保证,城内的蒙古人和汉人投降了,保留他们的官职,只要他们打开城门,向清军归降,从此效忠大清,之前杀害八旗勇士的罪行既往不咎。

    半个时辰后,一队清军打着白旗,向城墙走了过去,还有几名大嗓门的清兵向城头大声喊话:“城头的人别开铳射箭!我们是来进城同城内主官和谈的!”

    “长官,建奴派人来和谈了,我们打不打?”曾涛问道。

    “不要打,我们听听他们想要说什么!放下吊篮,让他们进城吧。”李宏道。

    城头守军放下吊篮,让多尔衮派遣的使者进入城内。

    多尔衮派来的使者是一名蒙古人,李宏把使者请入自己的府内。

    “小人名叫布日固德,我们贝勒爷久闻苏布德将军大名,对将军的忠勇赞叹不已,多尔衮贝勒爷特此令小人前来同将军和谈。”那使者开门见山道。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