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修真小说 > 凌天剑神 >章节目录第1550章 青衣身影
    望着那迅速逼近的刑万里等人,柳惜灵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沉,旋即她看向了身侧的红叶,“这样下去咱们谁也走不了,咱们分头行动,我去引来他们。”

    “主母不可。”

    红叶吃了一惊,连忙摇了摇头,凌尘是让她带柳惜灵离开的,她怎么能让柳惜灵去引来敌人,那不是羊入虎口吗?

    “没时间了。”

    柳惜灵不等红叶答应,她已是动身掠了出去,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闪动而出。

    “嗯?那是柳惜灵!快追,拿下她!”

    看到柳惜灵现身,刑万里的眼中也是陡然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还好这女人尚未跑远,不然的话,今天他们刑家就要丢人丢大发了。

    在定亲之日被新娘子给逃了,这一旦传出去,怎么说都是奇耻大辱。

    刑万里、刑九渊和柳天雄三人,皆是全速向着柳惜灵逼迫而去,至于受伤的红叶,他们根本没有关注。

    见得成功将刑万里等人给吸引过来,柳惜灵也是暗松了一口气,不过巨大的压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让她也是不由加快速度,全力行进!

    但是刑万里三人穷追不舍,他们很快便追上了柳惜灵,呈现出合围之势,将柳惜灵给包围在了起来!

    “别挣扎了,今天你插翅难逃!”

    刑万里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戏谑之意,如今包围之势已成,柳惜灵不可能逃得掉了。

    “灵儿,速速回来,之前的事情,老夫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柳天雄也是目光闪烁地道,“随我回刑家去,完成今日的典礼。”

    “没错,只要你乖乖回来,我刑家不会追究你的过错,你依旧是我们刑家的好媳妇。”

    那刑九渊也是阴测测地道。

    “一丘之貉。”

    柳惜灵美眸中浮现出一抹冷意,“我是不会和你们回去的。”

    听得这话,那刑万里的眼中却陡然浮现出了一抹森冷之意,“哼,回不回去,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话音刚落,刑万里便已是动身向着柳惜灵暴掠而去,他可没打算和柳惜灵商量,二话不说,手掌已是向着柳惜灵悍然抓去,从那手掌间爆发出来的磅礴波动,显然是打算强行将柳惜灵给镇压,擒拿!

    柳惜灵美眸微微一缩,旋即她便双手结印,她的手掌间,突然浮现出了一道符印,旋即她陡然将符印捏碎,下一刻,空间仿佛骤然扭曲了起来,柳惜灵的身体被一层诡异的黑光所包裹,然后突然失去了踪影!

    “什么?”

    看到这一幕,那刑九渊和柳天雄都是面色一变,视线当中,柳惜灵的身影竟是凭空消失,仿佛就在这眨眼之间,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然而那刑万里的眼瞳却陡然一缩,他的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空间,然后突然如同疯狗一般冲了出去,一掌悍然隔空打在了空间的某个空荡荡的位置!

    嘭!

    但让人吃惊的是,这刑万里看似胡乱打出的一掌,竟是落在了实处,那空荡荡的空间区域当中,赫然有着一道倩影倒射而出,口吐鲜血,正是刚刚仿佛凭空消失般的柳惜灵。

    “呵呵,如此雕虫小技,也想骗过本座?”

    刑万里嘴角掀起了一抹略显讥讽的弧度,柳惜灵这般手段虽然有些诡异,能骗得了刑九渊和柳天雄的眼睛,但在他的面前终究还是显得拙劣了点,终究还是被他所看破。

    “乖乖就范吧!”

    刑万里懒得再和柳惜灵浪费时间了,既然后者不愿意就范,那么他就只能动粗了,直接将柳惜灵给禁锢住,带回去再说!

    说罢,他的手掌一翻,手中也是蓦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绳索,二话不说,随着真气注入绳索当中,这一条黑色绳索也是蓦然脱手而出,如同一条黑蛇一般席卷而出,将柳惜灵的身体给捆绑住。

    “过来!”

    刑万里眼神一厉,便是猛地将绳索一拉,这条绳索,乃是一件堪堪达到了圣品层次的宝物,别说柳惜灵了,就算是比柳惜灵还要强上数倍的强者,也休想挣脱这绳索的束缚。

    然而就在他将柳惜灵的身体给扯了过来,要将后者给擒拿的时候,突然间,一道极为凌厉的气息,却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令得刑万里面色一变,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扭曲的青色剑光已是洞射而至,竟是准确无误地命中了他捆绑住柳惜灵的那一道黑色绳索。

    噗嗤!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悬念,那一道黑色绳索便被青色剑光给割断了开来,而他整个人也是陡然控制不住力道,身体倒退出去。

    “什么?”

    刑万里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他这一道绳索,哪怕是和他同级别的强者,都能牢牢地捆绑住,而今居然被一击给这般轻易地割裂了?这怎么可能?

    “什么人?”

    刑九渊和柳天雄也是面色一变,他们的目光陡然一转,忽然同时望向了那半空中的另外一个方向,那里赫然有着一座颇为险峻的山峰,而在那一座山峰顶端,俨然是矗立着一名身材十分挺拔的青衣身影。

    人影腰间佩剑,气质神秘,脸上更是带着一张厉鬼一般的面具,遮住了面貌,更显神秘的气质。

    但如果凌尘在这里,恐怕第一时间便能够认出来,眼前此人,正是跟他有过数次巧合相遇的青衣客!

    “刚才是这人出的手?”

    望着那矗立在山峰顶端的青衣身影,刑万里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浓浓的忌惮之意,能够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发出剑气将他的绳索给割裂的人,实力该达到了何等恐怖的境地?

    难道说,此人是一名高阶圣者?

    这怎么可能。

    高阶圣者可不是大白菜,整个九州大地,高阶圣者的数量只怕能用手指数得过头,眼前这人怎么可能会是其中之一。

    唰!

    就在刑万里注视着青衣身影的时候,后者的身影却忽然消失,令得他眼瞳猛然一缩,背后冷汗直流,就在他心中惊骇的时候,那一道青衣身影,却是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柳惜灵的身侧,而他居然毫无察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