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注册 > 修真小说 > 凌天剑神 >章节目录第1193章 争夺席位
    在逍遥侯的开路下,灵月岛和巫门的青年一辈基本没用遇到什么阻扰,便登上山巅区域。

    灵山的山巅区域,一共分为四重。

    相对应的,就是王者、神侯、天骄、人杰四个天才等级。

    想要争夺王者席位,那就必先成为神侯。

    那就意味着,如果没有称号在身的话,那就必须得一层层闯上去,从人杰雅座开始,向着灵山的最巅峰迈进。

    不过,在上届大会上已经取得对应称号的青年天才,便可以直接前往对应的区域,而无需再一层一层地闯荡。

    “凌尘师弟,我在上面等着你。”

    逍遥侯看了凌尘一眼,随后便施展轻功,飘然犹如一头鲲鸟般,消失在了视线当中。

    “我们也去了。”

    顾无情和冷千殇向着凌尘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也是身形一动,跟上了逍遥侯。

    “实力更强的人,才能登上更高的位置,还真是实力为尊啊。”

    凌尘摇了摇头,这片人杰区域,人无疑格外得多,在这里,将要评判出三十六个人杰的名额,至于剩下的,也不是说直接就淘汰了,而依旧是会定出个三六九等来。

    “是这个小子?”

    荒火城的区域,那魏人杰看到凌尘的所在,眼瞳也是忍不住缩了一下,两眼中浮现出一抹忌惮之意。

    凌尘在妖龙地府当中,击败归命侯的那一战还依旧历历在目,这家伙,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招惹得起的了。

    “所有人听着,待会那凌尘出场的话,你们都不要出头,避免和他进行交手。”魏人杰对着一干荒火城的核心弟子吩咐道。

    “魏师兄,这是为何?”

    人群中,那发出疑问的却不是别人,正是那唐家的唐无忌,显然他对于魏人杰的这番话很不理解。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叫你别出手就别出手,否则吃了亏后果自负。”

    魏人杰冷冰冰地道。

    他当然不会说,自己的一条手臂是被凌尘斩断的,大师兄归命侯也是凌尘的手下败将,既然什么都不能说,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魏师兄。”

    唐无忌有些不甘心地点了点头,表面上恭恭敬敬,心中却已将魏人杰骂开了,一个废人还这么嚣张,要不是忌惮对方的实力,他早就一拳把魏人杰打飞了。

    “奇怪,魏人杰为何对这凌尘如此忌惮?”

    唐无忌心中还是有些狐疑,难道说,这魏人杰在凌尘的手里吃过亏不成?

    不可能啊。

    要知道魏人杰的实力,在人杰这个层次中算是顶尖的了,就算是现在少了一条手臂,但保住人杰的称号还是没问题的。

    “不管了,反正我不会对这凌尘出手,到时候要动手,也是凌千机的事情。”唐无忌冷冷笑道,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凌千机的身上。

    此时的后者,也是正在一脸冷笑地盯着凌尘,显然已是将凌尘作为最大的目标。

    人杰席位的争夺,无疑相当惨烈。

    凌尘认识的好几个年轻一代的天才,比如鬼天愁,孔文举,都在争夺战中先后败北,丧失了继续争夺人杰席位的资格。

    虽说只是输一场的话,不至于彻底丧失希望,但是被评定为人杰的概率就小多,不会再作为优先考虑的对象。

    所以对在场的青年天才而言,每一战,都要深思熟虑,不能随随便便出战。

    而在这片区域内,已经有五名青年才俊坐上了人杰的位置。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并不代表他们的位置就是稳固的,可以高枕无忧。

    “凌尘师兄,我们也去试试了!”

    陈庆之和秦伊人都看得有些手痒,人杰席位有限,若是不早点下手,越到后面,席位越少,难度就越大。

    “去吧!”

    凌尘点了点头,这两人经过他的调教,现在已经具备了争夺人杰席位的实力,特别是陈庆之,夺得一个人杰的称号,应该相当稳了。

    陈庆之的对手,是一名云泥寺的核心弟子,带着一串佛珠,手持禅杖,实力不弱,已经连续击败了好几名前来和他争夺席位的青年天才。

    “哪里来的无名之辈,报上名来!”

    这名云泥寺的紫袍僧人,眼中迸射出一抹凌厉的寒光,瞪着陈庆之,厉声喝道。

    “巫门,陈庆之!”

    陈庆之向着那紫袍僧人抱拳应道。

    “没听说过。”

    紫袍僧人摇了摇头,眼中也是浮现出了一抹轻蔑之意,“我不和无名小卒一战,你且退下,换你们师门更强的人上来。”

    “呵呵,对付你,就我足矣!”

    陈庆之手中长枪一横,锐利的枪意迸发而出,他的手中的黑色长枪,早已化为一道惊人的寒芒,陡然向着那紫袍僧人暴射而去!

    “找死!”

    紫袍僧人勃然大怒,金灿灿的真气从体内爆发出来,只见得他口吐梵语,一道道佛光咒印从他的那一根禅杖上闪烁而出,陡然一杖向着陈庆之砸了过去。

    一尊极具威严的佛影,在紫袍僧人的背后凝聚出来,散发出浩瀚庄严的宝相气息。

    “这小子真是不知趣啊,竟然胆敢挑战金光僧,他难道不知道,金光僧已经连续两届获得人杰的称号,实力强横,而且素来稳定,想要从他的手里夺走人杰的席位,哪有那么容易?”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新人嘛,往往都喜欢挑战权威,等他碰了一鼻子灰,自然就知道错了。”

    “也是,整个巫门都是第一次参加九流大会吧,也难怪。”

    不少青年俊杰已经关注到了这一战,顿时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

    “大日雷音!”

    金光僧大喝一声,他张口吐出一道梵音,梵音之中,夹杂着极为狂暴的雷霆,骇然劈向了那陈庆之。

    “苍龙出海!”

    陈庆之不退不避,手中的黑色长枪横扫而出,枪尖之处,一颗狰狞的龙头乍现而出,陡然张开巨口,将按一道梵音给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

    “什么?”

    金光僧见状,也是大吃了一惊,所幸他反应也不慢,立刻就催动真气布置防御,在周身凝聚出了一口金钟防护。

    “给我裂!”

    陈庆之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厉色,他手中的长枪骤然化为螺旋,钻击在了那一口金钟之上,直接是将金钟给钻破了开来。

    噗嗤!

    黑色枪芒轰在了金光僧的身体上,在其身上留下一个血洞,鲜血迸射,将其生生地击飞了出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