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发排列3 >章节目录第一百七十九章
    看着眼前刨城的工具,林可旺就知道这位十四贝勒不简单。

    大腿粗的木头做立柱,上面也是大腿粗细的木头做梁。上面至少覆盖了六层铁板,十几个大汉用杠子抬才能抬走。

    最厉害的就是,这东西上顶是个一面的斜坡。很像是关中的半坡房,如果李枭在这里一定会想起乔家大院的房子。

    这玩意往城墙上一靠,再也不怕上面往下扔东西。就算是扔万人敌,也只能沿着斜坡滚落到地上。

    看看天上的月亮,细细的一小条,跟没有基本没区别。这位小贝勒爷还真是会算,这种天气里面不偷袭,简直就对不起自己。

    女真人的军阵里面竖起一面打鼓,吃饱喝足的汉人奴隶准备就绪。

    “咚!”“咚!”“咚!”鼓声开始有节奏的敲响,数千汉人奴隶,就扛着这样的掩体踩着鼓点儿向锦州城进发。

    一声声鼓点儿,好像敲在了袁崇焕的心里面。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跟鼓点一致。

    “投石机放火球。”对面黑压压的看不清楚,袁崇焕立刻命令投石机往外扔着火的木头。

    “嗡!”点燃的木块,被投石机扔了出去。

    这东西刚刚落地弹跳了两下,袁崇焕甚至还来不及看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就要人拿着冻硬的棉被捂在上面,刚刚有的一点光亮立刻就消失不见。

    “放烟花!”袁崇焕有些急了,鞑子兵这是要夜战。以前,不管是鞑子兵还是大明的军队,都没有夜战的习惯。

    “咚咚咚!”三颗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响,城下被烟花的亮光照了个通透。

    看清楚城下的情形,袁崇焕感觉头皮发麻。

    无数人正抬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向锦州城墙进发。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是干嘛的,但绝对不是啥好货。

    “放烟花,火铳手瞄准那些人射击。”袁崇焕立刻发出命令。

    一箱箱烟花被搬上了城墙,一支又一支的烟花窜上了半空。绚烂的烟花炸起,映照得城墙下面一片透亮。

    几乎所有的火枪手都被集中到了北城,与此同时东城西城和南城的上空,都炸响了烟花。

    背上插着靠旗的士卒来禀报,只有北城遭到了进攻。袁崇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算是稍稍放下一点儿。

    “其他地方往城下扔点燃的稻草,不要再放烟花了。”袁崇焕知道,这个夜晚还很长。一支烟花炸响之后,只能提供一息的光亮。锦州的库存,恐怕还经不起消耗。

    “啪!”“啪!”“啪!”……!

    城墙上开始向下打排枪,抬着厚重架子的汉人奴隶,简直就是活靶子。

    子弹打进肉里的声音连城了窜儿,也听不出个个数来。反正每一朵血花飚起,就代表着一条生命的结束。

    那些汉人的奴隶哪里见过这个,手里的架子一扔就往回跑。城墙上还是在不断的放枪,逃跑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栽倒在地上。

    “大人,那些都是汉人。”多尔衮还小,所以也就没有了那道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著名命令。那些汉人的奴隶,还得以保留汉人的发式。

    “他们帮女真人做事,就算是汉人也要杀。我不知道那些架子是干嘛的,可如果真要靠上来,肯定咱们要倒霉。要么他们死,要么你的弟兄们,甚至是你死。

    你教我怎么选!”袁崇焕指着城下那些尸体,又指着城头上那些士卒。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祖大寿!

    知道他家的辽东人,对被掠走的辽东人有感情。说不定底下的那些尸体里面,就有他们的朋友邻居,甚至是亲人。

    “末将……!”祖大寿不说话了。

    身边那些不忍心杀戮的士兵,也不说话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是战场,走上战场就是兵。就算是穿着老百姓的衣服,他们也是兵。射击!”袁崇焕瞪着眼睛吼,士兵们赶忙装弹继续射击。

    在明亮的烟花照耀下,不断有逃跑的人扑倒在地上。城墙上的这些火铳,都是李枭卖给祖大寿他们的。子弹当然也是缺德的达姆弹!

    这年月被达姆弹击中,基本上算是废了。

    有胳膊腿被击中的人不断的惨嚎,还有人用汉话大声的咒骂。

    士兵们不管这些,装弹,射击,射击之后再装弹,然后再射击。

    袁大人说得对,这里是战场。出现在战场上的人,就像是进了屠宰场的猪。在自己死和别人死之间,士兵们很容易做出选择。

    那些汉人奴隶潮水一样往后面退,一直退出到了子弹射不到的地方。才算是回过了魂儿,有朋友亲人被射杀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贝勒爷!这……!”林可旺看着那些不敢回女真人军阵的汉人奴隶,有些为难的问道。

    “不中用的东西,留着也没用。杀!”多尔衮只是对战场上瞥了一眼,嘴里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话。

    “贝勒爷,那可是还有一千多活人。”林可旺震惊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贝勒爷如此冷血。好像那些就不是一千多人,而是一千多只鸡,一千多只兔子。

    “你这个总管当的不错啊,现在连我的家都要当了?”多尔衮冷冷的看了林可旺一眼,吓得林可旺立刻跪倒在地上。

    “滚起来,办差!”

    “嗻!”林可旺爬了两下,才算是爬起来。

    “放箭!”林可旺凄厉的声音响彻夜空,女真人的军阵里面一片嗡鸣的弓弦之声。

    “我艹,狗日的!”汉人奴隶们惊叫起来,可随着惊叫就是一片惨叫。

    弓箭杀人的速度可要比火枪慢多了,好多人身上插了不下十枝箭矢才算是咽气儿。

    更多的人都是身上插着羽箭,四处的奔跑。有些人跑着跑着,一头就栽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还有些人即便栽倒了,也奋力的向黑暗的地方爬。可该死的烟火,不断的在天空中爆炸。那些哪里是烟花,绚烂的烟花现在就是催命符。

    当弓箭不能笼罩的时候,骑兵就上场了。女真人都是好骑手,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这些人手里玩弄着刀花,接着马速在奔跑的人后颈来那么一下。好大一颗人头就飞起来,人头飞起来的时候,人的身子因为惯性还能跑两步。

    一脑袋栽倒在地上的时候,鲜血好像涌泉一样喷射出来。

    “熄灭烟花,熄灭烟花!”祖大寿急切的下达命令,这些汉人可都是辽东汉人。他不忍心看着他们像猪狗一样被人屠戮!

    可烟花这东西都是连串儿的,一点就是多少响。火捻子都在烟花里面盘着,现在就算是想停都停不下来。祖大寿一生气,飞起一脚把桶烟花踢得飞了出去。

    烟花打着璇子飞下了城墙,这下好了烟花脱离了控制,更加不会停止下来。

    战场一瞬间就寂静下来,城墙和女真人的军阵之间,躺着不知道多少受伤没死的汉人奴隶。

    惨叫声好像唱歌一样在旷野中回荡,里面充满了各种令人心悸的凄惨。祖大寿无奈的闭上眼睛,他感觉这声音像是鬼在哭。又或者是黑白无常在叫魂儿!

    多尔衮摘下手套,看了看化作一团漆黑的战场。没有明显的火光,证明那些架子还算是完好。

    明军已经没有了火炮,就算那些架子摆在那里,投石机也很难准确命中。看起来,明军的炮弹也不是那么充足。只是试验着用石弹投了几次,就放弃掉。

    “没想到汉人还鼓捣出这东西。”刚刚的烟花让多尔衮显得很无奈。他设想,最多是投掷一些火把之类的东西出来。冻得硬硬的棉被就能对付那东西。却没想到,汉人还鼓捣出能在天上炸响的玩意。

    “林可旺!”

    “奴才在!”林可旺立刻巴巴的走过来,对着多尔衮打了一个签。

    “立刻再组织人,去抬那些架子。”多尔衮随意的用马鞭一指战场。

    “咕嘟!”林可旺咽下好大一口唾沫。这位贝勒爷这是准备拿人命往里面填啊!

    身为官场老油子,打仗是他外行。但揣摩人心他是一把好手,少年多尔衮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多尔衮这是准备拿人命往里面填,他在赌。

    他在赌对面的烟花数量有限,赌注就是三万多条汉人奴隶的生命。

    汉人奴隶死光之前,烟花用尽或者天亮了,多尔衮就输了。

    不管怎么样,这三万多汉人奴隶,今天晚上算是凶多吉少。

    “嗻!”多尔衮的话不容违背,虽然他已经升任大总管。但在女真人的眼里,他就是女真人的一条狗。一条狗而已,杀了也就杀了。多的是人想接替他这个大总管的位置!

    没办法,硬着头皮林可旺又走近了奴隶营。

    “查查有没有父子兄弟在一起的,父子在一起的就把老子拎出来。兄弟在一起的,就把哥哥拎出来。”经验无比丰富的林可旺,总是能将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或许,这也是他能够当上这个汉人大总管的原因。

    “狗汉奸,你又要干嘛。”一个被抓出来的汉子奋力挣扎,旁边的人正努力把抱着他大腿的少年郎拉开。

    喝止了要把汉子劈成两半的女真人,林可旺无奈的走过来。

    “的罪了,我也不想这样。可这年头都不容易,我也想活命。既然想活命,那说不得就拿你们的填我的命。

    一会儿去干九死一生的买卖,你去我就不杀你儿子。你不去,我就让他们把你儿子扔到狼圈里面去。你没有选择,就像我也没有选择一样。”

    “我要是不去呢?”汉子瞪着血红的眼睛问。

    “那就把你们父子俩都扔进去……!”林可旺对着汉子摊了摊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