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修真小说 > 客栈武林 >章节目录第100章 机会?
    天色放亮,近乎一夜未睡的李渔,顶着通红的眼睛,神情亢奋的率领着手下的东厂番子们离开了禅堂寺。

    尽管东厂厂公交代他的任务是给锦衣卫找点麻烦,然后由东厂的人及时出现在公主朱瑾萱面前,进而给朱瑾萱留下深刻的印象,从而重新竖立起东厂的招牌。

    但此时的李渔却早已将江棕的命令抛到了脑后。

    他已经与公主见了面,接受了公主直接下达给他的命令,甚至还能因此面见皇帝。

    只要有了皇帝的青睐,那江棕的位置他甚至都能取而代之,又何必在乎江棕是否会对他擅自行动感到不满呢。

    看着李渔志得意满的离开了,一直在禅堂寺外守着,生怕朱瑾萱会出现什么危险,所以一直提心吊胆的路霄,对此是有些嫉妒的。

    虽然护卫朱瑾萱安全的功劳也不小,但这个功劳却是要与锦衣卫中不少同僚分享的。

    而李渔押送秘宝回京,功劳却是他一人独享,而且,他还能因此面见皇帝,这如何能不让路霄心中嫉妒。

    同样嫉妒的还有守在山下的那几个六扇门中的捕快。

    按理说,六扇门专职江湖之事,禅堂寺这件事中,朝廷最适合出面的衙门应该就是六扇门,但总捕头郭举却认为这件事十分荒唐,应该又是由某些捕风捉影的无聊之人杜撰出来的虚假消息,所以并未给予多大的重视。

    只是最后拗不过刚刚上任的上司,所以走了个形式,派出了一个小捕头加四个捕快的小队,让他们跟一跟,看一看就好,不要过分参与其中。

    原本被派来的叶弼等人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江湖之上每个月都有足够令人震惊的消息传出,但最后的结果却大都是不了了之,哪怕是抵达了窑镇,看到了诸多大派的弟子前来,叶弼等人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现在,看到李渔公然打着东厂的旗号,小心翼翼的护送着一辆马车下山,叶弼等人才终于有些懊悔起来。

    东厂固然声势不小,但在处理江湖事上,六扇门有着天然的优势,哪怕最后和东厂闹起来,朝廷那些言官们也会站在他们这一边,狂喷东厂越界,哪怕是皇帝也不能责怪六扇门什么。

    可是,现在六扇门确实是没有参与其中,那东厂的底气就足了,而且既然传闻是真的,那想来东厂护送的的确是皇宫之中流落在外的宝物,东厂身为皇帝内臣,插手这件事更是责无旁贷。

    “王芝,你骑术最精,现在就立刻出发,返回京城,把事情通知总捕头。”

    不过,眼睁睁的看着这样大的功劳溜走,叶弼却实在是心有不甘,脑袋急速转动后,便立刻做出了决定。

    “那些江湖大派昨夜并未真正离开,想来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东厂虽然人手众多,但他们肯定没有应付这些江湖高手的经验,为了防止皇宫秘宝再度被盗,我们六扇门应该适时的帮帮他们。”

    “帮他们?”几个捕快不解的看向叶弼,不明白叶弼是不是吃错药了。

    “蠢货,肉吃不到就算了,连汤也不想喝吗?”

    看着几个脑子明显没有转过弯来的手下,叶弼心中恼火不已,不明白他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摊上的都是脑袋不灵光的手下。

    “是,属下们明白了。”

    能够从全国如此多的捕快中被挑选出来,王芝等四人倒也不至于蠢到连话都听不明白的地步,眼睛一亮的同时,纷纷行动起来。

    王芝匆匆离去,叶弼则领着剩下的三个手下,追上了东厂的队伍,向李渔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李渔倒是没有独吞这份功劳的想法,毕竟,他的功劳有一多半是在朱瑾萱那封密信上的,任谁也无法夺走,有了叶弼这几个对江湖人十分熟悉的六扇门捕快,对他完成这次的任务的确是有不少的帮助。

    而且,虽然贾滕等东厂档头对六扇门前来分润他们功劳的做法有些不齿,但对李渔这个并不属于东厂的人来说,他却是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

    因为有了六扇门的加入,东厂就无法将功劳独享,在之后为了保证得到足够的功劳,必然要对他更加的客气,他也能够趁机从东厂得到更多的好处。

    与此同时,他还能够因此和神秘的六扇门攀上交情,可谓是一石二鸟。

    所以,稍稍思考之后,便同意了叶弼加入的请求。

    不过,李渔没想到的是,叶弼等人的加入,彻底的打消了那些一直监视着东厂队伍的江湖大派们心中最后一丝怀疑。

    “天机阁的消息看来的确是值那个价钱的。”

    区洗茗是铸剑山庄此次带队前来禅堂寺夺宝的首领,之前他也曾怀疑过天机阁的消息是否值得用两柄工布剑去交换。

    但现在,看到东厂竟然愿意为了这些宝物接纳六扇门的人共同保护,他心中的怀疑便彻底消失了。

    此时的他,唯一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够从东厂与六扇门的严密保护下,偷出秘宝,而且还必须保证身份不能泄露。

    只有这样,铸剑山庄那两柄工布剑才不至于打了水漂。

    而与区洗茗有着同样想法的人,明显不在少数。

    只可惜,此时的他们却不敢再像之前那样联合起来,共同制订出一个分赃协定了。

    事关朝廷与皇室,多一个人就是多一分风险,哪怕见面时再怎么称兄道弟,关系亲厚,可谁又敢保证,转过头不会被对方在后背捅上几刀,或是捅别人几刀呢?

    对于这些能够存在上百年,甚至更久时间的大门派来说,可从来没有什么“害人之心不可有”的说法。

    这天下,朝廷与那些地主士绅们已经将利益夺走了大半,剩下的分散在江湖中,总数就只有那么多,自然是分配的门派数量越少,能够分配到的好处就越多了。

    这个道理哪怕是小孩子都知道。

    只要有机会,这些经历过无数风雨洗礼的江湖门派们,肯定会十分乐意消灭掉几个“同行”的。

    所以,对于区洗茗这些人来说,这一次无疑就是最好的机会。

    从朝廷手中夺得好处,同时,将“锅”甩给其他大门派的机会!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