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计划 > 剑胆琴心长歌行 >章节目录第三十九章 老王的霸道
    来自国舅爷府上的幽蛇杨巳,毫不畏惧地再度往前踏出一步,朝着擂台之上的裴旻与黛芙妮娜二人大声质问道:“难道长安司,要不守太祖皇帝订下的规矩么?”
    与此同时,另外三位国舅爷的义子也跟着同时往前踏出了一步,三人合力,声势极为惊人,随着杨巳一起,朝着擂台上喝问道:“难道长安司,要不守太祖皇帝订下规矩么?”
    这一下,就别说场内这些看热闹的人了,就连尚在场外的人看到这一幕,已经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在长安,在世所瞩目的武道会上,竟然有武人胆敢公然挑战长安镇武司的权威。
    一百五十年来,这种事发生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而当年那些曾经做出过如此壮举的人,绝大多数都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就连记得他们的人都已经不存在了,但长安镇武司,却依然在,甚至有可能屹立数千年不倒。
    但总之,每个人的心中,都隐约感觉到,正有一股全新的势力,正式在长安崛起了!
    这一边,本来该上擂参赛的白依依眼见情况不妙,赶紧从人群中走出,一路走到场中,然后朝着杨巳等三人大声呵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长安司不守规矩?不守规矩的,难道不是你们国舅府吗?”
    杨巳猛地一转头,看向了义愤填膺地白依依,旋即冷笑道:“好呀,连长安司武督大人的女儿都跳出来了,真是好大的威风!哼,其中的是非曲直,人心自有判断,我只问你三个问题,你们长安司,是否要枉顾这次比试的结果,强行替输家出头?我们这些外人,是否就不能赢你们长安司提前定好的人选?你们,是否要强行干扰武道会的规矩!”
    白依依本想出来靠着自己的身份镇住场子,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却没想到,被杨巳这么一顿激烈地抢白,她气的脸色涨红,偏生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是将拳头越捏越紧,银牙紧咬。
    她乃是长安镇武司的大小姐,武督大人的亲女儿,地位显赫,不输寻常郡主,平日里出来,谁对她不是众星捧月,什么时候见过杨巳这么无赖的,心中激愤之下,便想动手。
    杨巳本就是故意这么做的,尤其是在看出了白依依的内心想法后,他嘴角微勾,暗道小爷我就站在这,让你狠狠地打上几拳又如何,届时我便可以依照规矩,强行赶你出局,那我狂龙大哥的武魁之位,还不是十拿九稳了?
    就在这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候,远处的点将台上,老王伸出手,把刚才偷偷吃油渣饼的时候,滴在手上的油在上身黑色武服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处抹了抹,然后紧跟着一跃,便好似腾云驾雾一般来到了场中。
    只是单单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毫无一个上三品武人的风范,倒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市井无赖,浑身脏兮兮的,邋里邋遢,这一身黑白武服穿在他的身上,怎么看怎么奇怪。
    “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
    一连喊了三声,却连看他的人都不多。
    在场的人,真正清楚他修为的没几个,所以没多少人对他有太多的敬意,相比于裴旻与黛芙妮娜这二位长安司武侯,他成名的时间太早,而且之后便一直待在长安司,深居简出,再加上天生这么一副懒汉的模样,又不喜欢打理自己,谁会去特意记住他,哪怕他曾经在长安司的门口,当着一帮番邦武人的面,表演了一手“孔雀开屏”。
    正因为如此,整个场面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有要止住乱象的样子,但直到他轻轻往上一提手,在场的年轻武人们瞬间便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脖子,于是,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老王的眼神一扫过去懒洋洋的样子,转而变得前所未有的霸气,左右睥睨,仿佛他就为此方小天地之主,武道至尊,很多人感觉连自己的呼吸都变得不畅快了,尤其是被他刻意针对的几个人,除了狂龙,其余三人都有些面色发紧。
    他开口,语气很平淡,却瞬间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都给老子闭嘴,听明白了吗?”
    杨巳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以及心中对于过于强大的敌人而感到的本能的不适,朝着老王大吼道:“难道你们长安司做事,就这么霸道吗?不容许别人说一句不是?”
    老王回过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反手就是一掌隔空抽出,下一刻就见杨巳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给打得倒飞出去,人在空中甚至还翻了几个圈才落下,足可见这一掌的力道之大。
    “不是长安司,是老子做事,就这么霸道!”
    眼看杨巳倒在地上,已经闭上眼晕了过去,就见那身高九尺的壮汉金牛突然怒吼一声,正要上前找回场子,原本一直待在擂台上的黛芙妮娜突然闪身落在了他的面前。
    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金发少女从空中跃过来的同时,双手抱着他的脑袋,落地就是一个绝不属于中原人擅用招式的背摔,将其好像倒栽葱一样地砸在了地上,连头带肩膀,小半截身子都给没了进去。
    整个演武场,都跟着一起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场内场外,一阵惊呼。
    四周的男人们全看得直咂舌,他们中的绝大数人,都没想到过,这个看起来有些呆呆的番邦少女,竟然会生猛到这个地步,轻而易举地便将那壮了她不知道多少倍的汉子砸进了地里,这要是轮到自己,可不得把命都交代了?
    想一想,他们中不少人私下可没少调侃这位穿着一向火辣的金发少女,很多人更是在酒后笑称以后地位高了,可要将其抓来,好生把玩一番。
    不怪他们这么想,因为他们看不起女人,更不愿意承认对方是靠着实力加入了自己挤都挤不进去的长安镇武司,只有靠贬低她,他们才能找回往日的,属于男人的自信。
    可看到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只觉得胯下酸软,差点没直接跪下去。
    然而,这并不算完,因为金牛在施展出“铁壁”之后,防御力太过惊人,这一下背摔竟然没能摔晕他,反而是在地上一阵挣扎,泛着一层薄薄金光的双手撑着地面,一发力,便想把自己给拔出来。
    黛芙妮娜的小鼻子轻轻地皱了皱,显然是对自己没能一招解决掉对方感到很不满意,于是她迈步走上前,提起自己那貌不惊人的小拳头,便又是一拳砸了下去。
    “咚!”
    仿佛是打铁一样,底下的金牛闷哼了一声,浑身金光摇曳,还想要再动弹,紧接着便又是一拳打下去,这下整个地面都在随之震动,地上的砂砾甚至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
    两拳之后,金光破碎,地下的人彻底老实了。
    至于月兔,她一直就待在原地,无论是杨巳被老王一巴掌抽晕,还是金牛被黛芙妮娜三下给打烂了一身金光,她都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动也不动。
    她虽然不算什么聪明人,但最起码还算是个明白人,人贵自知,她无比清楚,以她的水平,对付一般的五品武人尚可,但是能够出面代表长安司主持这一届武道会的,哪个修为不是四品往上?
    她若敢动,那下场肯定是最惨的,因为她可没有金牛那样堪称变态的防御力和恢复力,十二义子之中,她绝对算不上强的。
    老王扫视了已经落针可闻的场内一圈,然后朝着一脸满不在乎邪笑的狂龙高声道:“丙子,第二场,杨辰胜,不过武道会讲究点到为止,不可下杀手,下次注意,我长安司受陛下信任,主持这一届武道会,有评判胜负,处理武道会各项事宜之权,杨巳,杨丑二人,恶意干扰比赛进行,并且挑衅长安司武侯,对这二人略施惩戒,无可厚非,若有异议者,之后可自行去往长安司报备。”
    这话一出,不少人在心中腹诽不已。
    这时候谁敢去?
    杨辰他们倒是敢这么做,但也不需要去长安司,其他人就更别说了,他们能有什么异议?
    也就是在这一刻,这些所谓的武道天才们,才终于真切地认识到了,何谓长安司,何谓“镇武”二字。
    霸道,强势,无敌,这就是老王与黛芙妮娜二人所代表的长安司给他们留下的最直接的印象,可以想象,这在之后,这恐怕会成为很多人一生难忘的经历。
    “比武继续!”
    老王喊出这一声之后,又同时朝着几人传音。
    对于白依依这个打小就在他跟前长起来的孩子,他的语气十分严肃,就如同一个在训斥后人的长辈。
    “你是咱们长安司的武侯吗?这些事,轮得到你出面吗?如果不是我出来,你是不是还想出手?真是不知所谓,就你这样子还想加入长安司?做事一点脑子没有,真是给长安司丢脸!”
    对于黛芙妮娜,他的语气就要显得无奈多了,可依旧带着一丝严厉在其中。
    “下次出手,记得动静不要闹这么大,但是下手可以再狠一点,比如我那一巴掌,看出门道没有?”
    对于一向懂规矩,又守规矩的裴旻,他则完全像是两个同辈的朋友在交流一样。
    “看来国舅爷府上也知道了我们长安司的想法,这估计只是他们的第一轮试探罢了,不过武道会是阳谋,咱们也没太多的办法,你看谁能赢得过这杨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