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官网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偷乐
    赵诩一脸错愕。

    那云淡风轻的语气,他都恍惚以为自己听岔了。

    “开……玩笑的?”他的嗓音飘的厉害。

    南安郡王几个看着他,不知道是哪里给了他一种他们是在开玩笑的错觉。

    南安郡王最先反应过来,道,“快,快把北漠大皇子的护卫拦回来。”

    “等看我们揍了人再走,不然北漠大皇子还以为我们没揍他呢。”

    “……。”

    赵诩觉得这一句更像是在开玩笑的。

    然而——

    北漠大皇子的护卫已经出了赵家了,还被拦了回来。

    他还以为赵诩是有书信拖他带个荆山公主。

    刚出书房,他就想起来了,准备问一句的,但想了一想,这不是怂恿赵大少爷和公主往来吗?

    现在被叫回去,护卫觉得很正常。

    毕竟来一趟也不容易,带封书信也不枉费日夜兼程赶来。

    只是他一脚迈进书房,就见楚舜把赵诩从椅子上拎起来,看着他,“看清楚了,我们揍他了。”

    “你觉得揍的差不多了就喊停。”

    护卫,“……。”

    他刚要说话,南安郡王的拳头已经冲着赵诩去了。

    一拳头下去,赵诩疼的眼冒金星。

    护卫惊呆了。

    要说的话也卡在了喉咙里。

    就在书房里,南安郡王他们把赵诩暴揍了一顿。

    护卫想起赵诩揍他和自家主子的时候,那点同情之心霎时烟消云散。

    揍他一个护卫也就算了,揍他们大皇子不可饶恕。

    北漠大皇子挨了多少揍,护卫不是很清楚,毕竟那时候自己都顾不上了,但见淤青,绝对不轻。

    把自己那份也加上后,护卫觉得差不多了,道,“可以了。”

    南安郡王他们罢了手道,“先还第一次揍大舅子的那份,第二份等他事成了,我们再帮忙揍回来。”

    护卫,“……。”

    揍赵诩的感觉不错。

    但现在赵诩毕竟还不是南梁皇帝。

    等他登基了再揍,那感觉肯定更不错。

    楚舜把赵诩扶起来。

    赵诩看着他。

    楚舜笑道,“大家都是兄弟,言谢就太见外了。”

    赵诩,“……。”

    真的。

    一口老血差点就喷出来了。

    他们到底是他的兄弟还是北漠大皇子的兄弟?

    北宁侯世子道,“护卫还急着回北漠复命,赵兄就没什么书信要带给荆山公主的?”

    赵诩嘴角抽抽,“胳膊脱臼了,写不了了。”

    “这就脱臼了?”

    “赵兄你回了南梁比在东乡侯府的时候可脆弱多了。”

    “……。”

    赵诩不想说话了。

    在东乡侯府,他也没被他们四个一起揍啊。

    训练的时候和东乡侯府小厮过招,打不过还能避开。

    书房就这么点大,北漠大皇子的护卫又看着,他说什么也不该揍北漠大皇子,能躲能还手吗?

    定国公府大少爷抓住他抚着的胳膊,手一动一动。

    啪嗒一声。

    赵诩疼的惨叫不绝。

    不过叫声惨了点,但效果不错,脱臼的胳膊恢复了。

    赵诩动了动,额头一颤一颤的。

    要和兄弟割袍断义的念头一阵阵的往上爬,压制不住了。

    果然他们说的一点不错,在一块待久了,每天都会有和兄弟断绝往来的念头。

    定国公府大少爷扶他坐到椅子上,把笔递给他,赵诩接了之后,他们四个就坐在那里该喝茶喝茶,该吃果子吃果子了。

    那悠闲懒散的态度好像刚刚揍人的压根就不是他们似的。

    半盏茶后,赵诩就把信写好了,装在信封里交给护卫。

    护卫还能说什么呢?

    南安郡王他们帮忙求娶公主的诚心可不掺一点虚假。

    真诚到令人发指了!

    自己的兄弟啊,说揍就揍,一点都不含糊。

    亏得大皇子还羡慕赵大少爷有这么一群好兄弟,起了结交之意,这要结交了,只怕迟早会被他们揍一顿。

    护卫不敢再待下去了,接过信后,就告辞了。

    确定护卫走远了,南安郡王他们齐齐望着赵诩。

    赵诩摸着嘴角道,“你们下手也太狠了。”

    南安郡王看着他道,“谁让你没事揍自己大舅子的,不下狠手,怎么能消除他心中的芥蒂?”

    “这一顿揍挨了,你和荆山公主的亲事就板上钉钉了。”

    不让北漠大皇子知道他们不是开玩笑的,这桩亲事还不知道会不会起变数。

    毕竟是两国联姻,荆山公主又是北漠王最疼爱的公主。

    万一北漠王舍不得女儿远嫁反悔了呢?

    毕竟他们不是南梁正儿八经的使臣,也没有过文书下聘礼,人家真要反悔,谁也奈何不了他们。

    他们四个狠起来可是连自己兄弟都揍的。

    北漠大皇子要是敢耍他们,那他这辈子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这一顿揍,就等于是绝了北漠悔亲的念头。

    他们又尝了一把揍未来皇帝的滋味。

    一举两得。

    “好了,你也别不舒服了,”楚舜安慰他道。

    “北漠大皇子已经不错了,你要揍的是苏兄,别说挨两顿揍了,他能活活玩掉你半条命。”

    “……。”

    想到苏崇——

    赵诩就想到了自家表哥。

    他怎么也比表哥好一点儿。

    同样娶公主,表哥那几座大山压着这辈子都别想移开了。

    荆山公主远嫁南梁,北漠山高水远,北漠王和北漠大皇子就是想把他怎么样都办不到。

    有了对比,赵诩心里好受多了。

    定国公府大少爷拍赵诩的肩膀道,“我估摸着你再扛一个月,北漠就该找南梁要说法了。”

    定国公府大少爷用力不大,可赵诩的肩膀才挨过揍,正好拍在伤口上,疼的他倒吸气啊。

    没有这样揍了人,还拍伤口的。

    不过挨一顿揍,换个心安也好。

    虽然揍的惨,但南安郡王他们都没有用内力,受的都是皮外伤,疼是疼了点,但涂上药,养几天就好了。

    南安郡王把随身带的祛淤青的药膏扔给赵诩。

    这时候,门吱嘎一声被推开。

    董承琅走了进来,一瞥眼见到南安郡王几个,直接愣住了。

    再一瞥眼,见到赵诩鼻青脸肿的模样。

    他快步上前道,“这是怎么了?”

    “没事,”赵诩道。

    “你怎么过来了?”

    董承琅摸了下鼻子道,“丫鬟听到屋子里有打斗声,怕出事,又不敢进来,岳父大人让我来看看。”

    南安郡王过来,一手拍在他肩膀上。

    董承琅望着他,南安郡王勾着他脖子道,“走,走,老早就想和你聊聊了。”

    说着,就把他拉出去了。

    董承琅回头看赵诩,出了门,南安郡王就道,“你们南梁人是不是都特别喜欢揍大舅子?”

    董承琅望着他,“怎么这么说?”

    “你刚刚偷着乐,我看见了,”南安郡王道。

    “……。”

    “我哪偷着乐了?”董承琅否认道。

    “没有的事!”

    “……。”

    “我跟你说,下回偷笑,光遮住嘴是不够的,还有眼睛,都快笑出来了。”

    “……。”

    董承琅心虚了,望着南安郡王道,“有那么明显吗?”

    南安郡王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赵诩揍了大舅子,自己也是大舅子。

    才因为娶别人妹妹挨揍,自己妹妹要嫁的人还偷着乐。

    不揍他董承琅一顿,他都不知道大舅子是不好惹的。

    “放心吧,你明天要娶妻了,赵兄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你鼻青脸肿的拜堂的,”南安郡王安慰他道。

    “不过过几天就说不准了。”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