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计划 > 言情小说 > 大发排列3 >章节目录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上路
    看着护国公被吊起来,南安郡王他们都抱胸看好戏。

    不讲道理不对,尤其是不讲道理的时候还不挑人,那更是错上加错了。

    和东乡侯不讲道理,还有飞虎军被灭之仇,护国公真是活腻歪了。

    南安郡王看着楚舜他们道,“你们觉得东乡侯会不会要了护国公的命?”

    楚舜摇头。

    北宁侯世子叹息,“大齐不杀俘虏。”

    两军相交,不可避免的会俘虏敌军,也会被敌军俘虏。

    若是能杀护国公,东乡侯就不会在战场上砍掉护国公一只胳膊了。

    不过南梁要想赎回护国公,不大出血是不可能的。

    虽然飞虎军打了胜仗,但也知道了十六年前飞虎军被灭的真相。

    真相是残忍的,悲痛的。

    谁也没有心情庆功。

    何况奋战了两天一夜,兵困马乏,大家都需要休息。

    剩下的事交给王爷去办,东乡侯一觉睡到第二天傍晚才醒。

    再说南梁,护国公被活捉,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包括施大将军和谢景宸在内。

    董承琅和施大少爷被抓了做人质,虽然是护国公的阴谋,但没有抓到证据,在将士们心中,施大将军欠了护国公很大的人情。

    这个气的人咬牙的人情,施大将军再愤怒也得还。

    何况军中还有护国公世子在。

    护国公世子要求大齐放了他爹护国公。

    第一天,大齐以东乡侯还在睡觉为由拒绝了。

    第二天,东乡侯和飞虎军要在当年飞虎军覆灭的地方祭拜,没有空见南梁使臣。

    第三天,东乡侯得空见了,开口赎人价格十万两黄金。

    这个价值高的惊人。

    没有南梁皇帝同意,没有人敢做主拿来赎护国公。

    南梁使臣讨价还价,让东乡侯不要做自绝后路的事,差点没被打出大齐军营。

    十万两黄金,一两商量余地的都没有。

    这只是护国公的价格,南梁被活捉的二百来名其他将士,大齐都不收钱了,白送。

    东乡侯开价了,除非南梁拿钱了,否则绝不会放人。

    连护国公都被活捉了,南梁也不敢再攻城。

    一转眼,过去五天了。

    这五天,护国公就被吊在那里,每天被放下来一回,让军医给他上药。

    除了那一碗不能不喝的药外,护国公滴水未进。

    太阳暴了三天,护国公已经睁不开眼了。

    好在后面两天,天上云多,到了第五天,天上大朵的乌云,狂风呼啸,沙子乱飞,吹的人都睁不开眼睛。

    大雨倾盆。

    护国公抬起头,疯狂的想喝水。

    只是没两下,头顶上就多了一把伞。

    南安郡王给他撑着伞,笑容和煦道,“不用谢我。”

    如果眼神能杀人,南安郡王绝对会被千刀万剐。

    和护国公一起被吊着的还有谢景川。

    这几天,东乡侯就没有着手审问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谢景川不缺水喝,被大雨淋着。

    护国公想喝水,淋不着雨。

    世上大概没有比这更折磨人的了吧,尤其护国公等下雨等了足足两天。

    一把关爱的雨伞绝了他所有的希望。

    看着南安郡王坐在栏杆上给护国公打伞,军中将士们嘴角狂抽。

    这一幕看着那么的欠揍,又那么的叫人喜欢。

    他护国公不是说没人逼飞虎军喝南梁的水吗?

    这雨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也是从大齐的天上掉下来的!

    想喝?

    做梦去吧!

    南安郡王忍不了一会儿就厌恶了给人打伞的活了,这么关心护国公,他还真那么一点点怕被人打成和护国公是一党的。

    把伞给护国公摆好,还给护国公戴上斗笠。

    别说雨了,就是下冰雹,护国公也挨不到。

    挨鞭子抽,又被吊了五天,护国公已经没多少毅力了。

    南安郡王的雨伞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南梁使臣知道护国公被吊着,命悬一线。

    护国公世子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救护国公。

    不就是十万两黄金吗?

    朝廷不出,护国公府也出的起!

    南梁使臣带着护国公世子的承诺又来了大齐军营。

    彼时天刚放晴,顶着护国公头顶的斗笠和伞都被撤下了。

    南梁使臣觉得护国公要被渴死了,要喂大齐喂护国公喝水。

    楚舜看着他道,“你们护国公不喝大齐的水。”

    南梁使臣知道护国公说了什么话惹怒了大齐人。

    只是不喝大齐的水而已,他们带了水来。

    嗯。

    很好。

    准备的很充分。

    不过不好意思,大齐军营里不允许有南梁的水。

    南梁使臣,“……。”

    真的。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就那么目瞪口呆的眼睁睁的看着手中水囊被大齐将士拿走扔出军营。

    敢说一句大齐不讲理吗?

    论不讲理,没有哪句比护国公的那句更无理了。

    东乡侯从营帐内走出来,见南梁使臣在,他道,“把南梁其他俘虏带过来。”

    除了护国公,其他俘虏还是被善待的。

    二百多名南梁将士被带来,这些天,他们有吃的有喝的,身上有伤的也都被包扎了,和以前被俘虏一样。

    大齐善待被俘虏的南梁将士,就是希望在战场上大齐将士被俘虏的时候,南梁也一样善待他们。

    护国公被吊在那里,已经快神志不清了。

    东乡侯走过去,护国公艰难吐字,“水,给我水……。”

    东乡侯笑了。

    他看着护国公道,“我大齐军营里没有你南梁的水。”

    “口渴也得忍着,忍到南梁送十万两黄金来赎你回去再喝个痛快。”

    东乡侯语气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折。

    南安郡王甚至是苏崇都担心东乡侯下一句是怒吼,是要杀人。

    他们就没见东乡侯用这种语气说过话,尤其是亲眼见东乡侯在战场上要护国公命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决心的飞虎军。

    当时的疯狂历历在目。

    南梁使臣道,“军营里没有那么多黄金,我们南梁可以写欠条。”

    东乡侯斜了南梁使臣一眼,“你会相信自己的敌人吗?”

    南梁使臣哑然,“可不给护国公喝水,不出两天,他就会被活活渴死了。”

    两天,这还是往极限说的,能不能撑到今天傍晚都悬。

    护国公被俘的消息估计还没有传到皇上耳中,就算知道了,十万两黄金也送不来啊。

    东乡侯这是给南梁希望又把希望活活掐灭。

    “飞虎军被灭的过程是龌龊了些,我们南梁承认,但战场之上,兵不厌诈,我们都相信东乡侯不是输不起的人,”南梁使臣道。

    为了救回护国公,南梁使臣说话要中肯的多,虽然听在大齐将士耳中依然难听刺耳。

    东乡侯看着南梁使臣,眼底的寒芒含而不露,却更叫人害怕了。

    护国公只想要喝水。

    南梁使臣道,“东乡侯要怎么样才肯给护国公喝水?”

    “聒噪,”东乡侯嫌弃道。

    “把他们绑了。”

    东乡侯话音一落,将士们就把南梁使臣绑了。

    嘴里塞着破布条子,和那群俘虏待在一起,就蹲在地上。

    南梁使臣急的心都颤抖成筛子了,要说话,只是发出的只是唔唔声。

    两国相交不斩来使啊。

    东乡侯看着他们道,“放心,我不会杀你们。”

    “至于护国公,我大齐军营里的水只会给大齐人喝。”

    “他想要喝可以,只要他有胆量承认自己是大齐人。”

    丢下这一句,东乡侯迈步回军中大帐了。

    没有人仔细思考过东乡侯捆了南梁使臣是何用意,还有说的话,只当是顺着护国公的无理之言说出来故意气护国公的。

    这一吊又是半天。

    护国公已经神志不清了,他要喝水,将士们就拿东乡侯的话堵他。

    堵了三四次后,护国公爆发了,他认了自己是大齐人。

    这一句,着实把那激将的将士给激懵了。

    南梁护国公真的认了。

    真的要给他水喝吗?

    将士飞快的去禀告东乡侯。

    东乡侯翻着书道,“给他水喝。”

    “再给他几个馒头。”

    语气平缓,将士都怀疑眼前的东乡侯是不是假冒的。

    将士出去后,叫人把护国公放下来,给他端来水和饭菜。

    护国公狼吞虎咽。

    饿了几天,吃的太快,差点没被噎死。

    捶胸口的力气都没有,噎了半天才缓过劲来。

    三个大馒头一口气吃光。

    他前脚吃完,后脚东乡侯就走了过来,道,“看来是吃饱了。”

    “可以上路了。”

    所有人都望着东乡侯,不敢置信。

    林叔忍不住道,“侯爷。”

    “照我的吩咐办,”东乡侯道。

    “是。”

    护国公被捆起来跪在地上。

    南梁使臣在奋力挣扎,东乡侯抬了抬手,使臣嘴里塞的布条被抽走。

    南梁使臣道,“你们不能杀护国公!”

    东乡侯看着他,“护国公?”

    “他刚刚承认自己是大齐人的话,几位使臣难道没听见吗?”

    “我堂堂东乡侯,飞虎大将军杀一个大齐人用得着你们南梁使臣同意吗?”

    “杀了人,自有我大齐皇上处置。”

    说完,东乡侯朝那边看了一眼,“杀!”

    将士手起刀落。

    刀身折射的光芒一闪。

    南梁使臣下意识的闭了眼睛,等再睁开眼睛,护国公的头颅滚了下来。

    南梁使臣,“……!!!”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