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网址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黑锅
    只让谢景宸带走一颗解药,苏锦就打算为大齐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坑一笔抚恤金回来。

    觊觎她的东西,不给个惨痛教训怎么行?

    不过她本意是要五万两。

    毕竟那颗带走的解药解了护国公的毒,又拿大齐将士的命做威胁,要个五万两差不多了。

    就是人家真不给,她难到真的能坐视那些被俘虏的大齐将士性命于不顾吗?

    只是南梁派来和谈的将军比较蠢,一张嘴就暴露了护国公没解毒的事。

    然后——

    东乡侯就坐地起价了。

    若只是救别人,南梁护国公肯定会讨价还价,就算最坏的结果是谈崩,死的也不是他。

    他护国公自己还是大齐砧板上的肉,他敢还价吗?

    揪出了奸细,还顺带坑了南梁一把,这一仗赢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

    本来东乡侯还能再挑拨一下,让那来和谈的将军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他想了想没说,护国公身边多些这样的将士对大齐是好事。

    护国公毒解了,但气更大了。

    丢失城池,被人趁火打劫,还折损了崇国公好不容易培养的棋子,损失惨重。

    不过更让他头疼的还在后面——

    就在他痊愈的第二天,京都快马加鞭送来一封圣旨,痛斥施大将军,将他官贬两级。

    宣旨公公高举圣旨进军营的时候,施大将军做梦也没想到这道圣旨是给他的。

    自打护国公进军营后,他出的那些主意,护国公一个也没采纳。

    丢失城池也不是他的过错,怎么罚也罚不到他头上来。

    可偏偏这道圣旨是给他的,把他骂的狗血喷头,直接把施大将军给骂懵了。

    施大将军征战沙场多年,打了败仗,他一直在反省,可这不代表他就要替护国公背黑锅。

    他跪在地上,拒不接旨。

    宣旨公公一脸不虞,“施大将军,还不接旨?”

    施大将军冷冷一笑,“丢失城池,非我之过,皇上受人蒙蔽,下了这道圣旨,我岂能接旨?!”

    施大将军声音带着威压,掷地有声。

    城池是怎么丢失的,军中将士都知道。

    就这么把过错摁在他脑门上,他要真接了这道圣旨,那他就真成软柿子,任由护国公拿捏了!

    施大将军以为让他背黑锅的是护国公。

    护国公也没想到事情是这样,但现在皇上下旨贬施大将军,对他来说是好事一桩,他没有理由不接着?

    再者皇上因为丢失城池愤怒之下贬施大将军两级,真要收回了圣旨,知道弄错了,只会更生气。

    他护国公虽然借着施大将军接连打败仗压了他一头,但施大将军在军中的威望也不能小觑了,皇上为了平息他的愤怒,就算不贬他两级,至少一级是铁定跑不掉的。

    护国公望着施大将军道,“施大将军是要抗旨不遵吗?”

    施大将军拳头攒紧,直接站了起来。

    这份圣旨,他说什么也不会接!

    营帐内。

    谢景宸和董承琅还在养伤。

    他们已经两天没出营帐了。

    营帐外,有脚步声传来,急切、深浅不一带了几分凌乱。

    帐帘被掀开,施大少爷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董承琅见了道,“出什么事了,表哥这么生气?”

    他还不知道皇上派人来宣旨的事。

    施大少爷压抑着怒气把这事说出来。

    董承琅心虚的都不敢看施大少爷的眼睛。

    他看了谢景宸一眼,见谢景宸皱着眉头,和施大少爷脸上同款的愤怒,但唯独没有心虚。

    董承琅觉得自己真不是谢景宸的对手。

    他怎么就能装的跟没事人一样呢?

    但见自家表哥那冲天的怒火,再想到自家舅舅,董承琅觉得他要想帮的事至少有八成希望了,他道,“那舅舅接旨了吗?”

    施大少爷没有说话,额头暴起的青筋就是最好的证明。

    施大将军接旨,是谢景宸意料之中的事。

    南梁皇上心胸狭隘,下错圣旨,必然颜面大失。

    施大将军远在边关,皇上拿他没辄,可别忘了施大将军夫人和施家小辈还在京都,在南梁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为了大局,这口黑锅施大将军不背也得背。

    要是忙了一通,施大将军不接这道圣旨,宣旨公公原样带回,那他这一番折腾也没多大意思了。

    施大将军本就一肚子火气了,这道屈辱的圣旨会让他一直处于愤怒的边缘。

    人在愤怒的情况下,更容易做错事。

    护国公又一直在找他的麻烦……

    想来应该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回大齐了。

    施大少爷是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董承琅劝他别气坏了身子,“护国公觊觎舅舅手中兵权,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施大少爷拳头攒紧。

    谢景宸觉得现在不是拉拢施大少爷的好时机,他道,“大将军气头上,别做什么傻事才好。”

    施大少爷是知道自家亲爹的脾气的,他赶紧起身走了。

    董承琅望着谢景宸道,“你劝表哥做什么,我舅舅和护国公打起来才好呢。”

    谢景宸,“……。”

    谢景宸嘴角抽了又抽。

    也不知道施大将军上辈子倒了什么霉,摊上这么个亲外甥。

    董承琅想了想,从床上爬起来,拿了纸笔给谢景宸。

    谢景宸看着他道,“这是做什么?”

    “写信啊,”董承琅道。

    他小声道,“你的计策太妙了,我觉得还可以再用一回。”

    谢景宸一头雾水。

    听董承琅一说,谢景宸彻底服了。

    人家不只是坑自己的舅舅,狠起来连自己都坑。

    董承琅给谢景宸端来笔墨纸砚,是要谢景宸写信诬陷他自己的。

    让谢景宸在信上写本来大齐给了一瓶子解药,是他长宁侯世子董承琅故意只带回来一颗,目的是离间护国公和他的心腹手下,狭隘心肠害南梁损失十万两。

    董承琅要坑自己,谢景宸有理由拦着吗?

    肯定没有啊。

    这边谢景宸写密信,那边护国公在和宣旨公公密谈。

    事情闹大了,宣旨公公自然知道施大将军是无辜的。

    护国公和他说的就是这事。

    他希望宣旨公公将错就错,这事就不要禀告皇上了。

    宣旨公公笑道,“施大将军既然接了旨,就等于是认下了这罪名,我又何必没事找事?”

    “只是接连丢失城池,皇上怒气很大,国公爷不要让皇上和太子殿下失望才是。”

    “太子殿下大喜在即,夺回城池正好给太子殿下贺喜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