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网址 > 言情小说 > 大发排列3注册 >章节目录第一千零六章 送信
    抓了人后,宫女也曾说过她才是公主这样的话……

    刺客已经彻底懵了。

    他们没见过荆山公主,主子肯定见过啊。

    主子说是,那铁定是了。

    北漠郕王也没反应过来刺客把荆山公主都带到南梁了,为何还问“她是不是荆山公主”这样的话。

    宫女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

    她没想到绑架公主的会是郕王,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而且他都误会她才是公主?

    不过这样也好,她是真的,刺客就不会找公主,公主就安全了。

    为了让郕王更相信她是公主,宫女学着荆山公主怒骂郕王,更叫郕王和刺客对她深信不疑。

    不过只骂了会儿,就被刺客带下去了。

    虽然她穿戴华贵,但距离公主的打扮还差太远,别院里的丫鬟伺候她沐浴,又换了套新的裙裳。

    换完,就被带去见南梁太子了。

    南梁太子以前没见过荆山公主,北漠郕王说她是公主,南梁太子自然深信不疑。

    再然后——

    荆山公主就被带进宫了。

    虽然她是被抓来南梁的,但南梁太子对外宣称,她是来探望漠妃的。

    漠妃,正是南梁皇帝的宠妃,北漠郕王之女,也就是荆山公主的表姑母。

    南梁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借兵十万给北漠郕王救北漠王的。

    借兵承诺的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不提,北漠王明面上可是欠了漠妃一个天大的人情。

    尤其在世人眼中,北漠郕王为了救北漠王去大齐和谈,结果把命都搭上了。

    北漠怎么感激北漠郕王和漠妃都不够。

    北漠王不便离开北漠,荆山公主这个北漠王的女儿感激漠妃,亲自来道谢也算是合情合理。

    再说漠妃,得知荆山公主安然被抓到南梁的消息后,就在宫里等她。

    等了不耐烦了,荆山公主才到。

    看到荆山公主,漠妃眉头打了个死结。

    虽然她是荆山公主的表姑母,其实比荆山公主年长不了几岁,北漠郕王对一个公主不甚上心,不认得她,漠妃认得啊。

    这哪是荆山公主?

    这分明是荆山公主身边的小宫女!

    漠妃没差点气晕过去,专程派人去抓北漠王最宠爱的女儿来南梁做人质,就给她抓了个宫女回来滥竽充数?!

    他们派去的到底是人还是一群饭桶?!

    漠妃气的胸口痛。

    想问问到底怎么出的差池,可送人来的是公公,根本解不了她的疑惑。

    而且就算问又如何,荆山公主来南梁探望她的消息已经被放出去了。

    最后闹出来只是个宫女,还不得笑掉人的大牙!

    不管怎么出错的,漠妃也只能将错就错了,拉着宫女的手,亲昵道,“姑母是北漠儿女,帮北漠是应当应分的,哪里用得着你千里迢迢来南梁向姑母道谢?”

    “北漠一切安好吧?”

    四下宫女太监都在,宫女乖巧的福身见礼道,“劳姑母担心,北漠一切都好。”

    想起北漠,漠妃泪眼婆娑,虽然她现在是南梁宠妃,但北漠毕竟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说不想念是不可能的。

    即便北漠郕王人就在南梁,可她还有母妃,还有兄弟姐妹。

    拉着宫女坐下说北漠的事,然后把宫女太监都打发走。

    等人一走,漠妃就变了脸色,袖子一甩走人了。

    北漠郕王不便进宫,漠妃写了封信让心腹宫女送去太子别院给北漠郕王。

    北漠郕王看了信才知道刺客带回来的荆山公主是假的事。

    刺客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不是峰回路转了吗,怎么又转回来了?!

    跪在地上,刺客把荆山公主被人救了的事一五一十禀告北漠郕王知道。

    北漠郕王那叫一个气啊。

    他想到了算命道士的话,做事容易功亏一篑。

    夺北漠的事,差点成功,最后失败了。

    骗北漠钱粮的事,都到手了,还是失败了。

    派人去抓荆山公主,人都抓到南梁,还被人给救走了。

    明明距离成功就只有一步之遥,可就是失败了。

    这种痛苦比从头到尾就没有成功过更叫他抓心挠肝!

    他不是已经在想办法改命了吗,为什么还这样?!

    “去给我那道士来!”北漠郕王咬牙道。

    护卫赶紧去找人。

    北漠郕王看着手里的信,脑壳一阵阵抽疼。

    没一件事叫人省心的!

    现在谁都知道北漠公主来南梁了,连漠妃都将错就错了,还能怎么办,这事只能暂时烂肚子里了。

    北漠公主来南梁探望漠妃的事,南梁皇上知道后,是龙颜大悦,当即让漠妃准备宴会给荆山公主接风洗尘。

    北漠在南梁也安插了人,荆山公主来南梁的事,一得到消息,就立刻给北漠传信。

    六天后。

    施大少爷的护卫快马加鞭到了北漠。

    只是人到了北漠,却是不认得北漠大皇子,更别提把画交给北漠大皇子了。

    耽搁了两天后,护卫急了。

    护卫还赶着回边关呢。

    就这么等,天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护卫便用了最直接的方式,直接走到了北漠皇宫前,求见北漠大皇子。

    这要是寻常,侍卫哪会给护卫传话,要是随随便便来个人都给传话,皇家威严何在?

    可偏偏现在情况特殊,北漠王最疼爱的公主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来人或许知道公主的下落。

    侍卫让护卫等着,他差人去禀告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也不敢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知道荆山公主下落的机会,让人领护卫进宫。

    见到北漠大皇子后,护卫看着他道,“你当真是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眉头紧锁,“莫非还有人敢冒充本皇子不成?”

    护卫道,“不敢,只是我是受人之托,一定要把东西交到北漠大皇子手中不可。”

    受人之托?

    莫非真的是皇妹?

    “快把东西给我,”北漠大皇子急道。

    护卫想在北漠皇宫,大庭广众之下应该没人敢冒充北漠大皇子,便把带了一路的画呈给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迫不及待的把锦盒打开,见是画,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再把画打开,眉头更皱紧了。

    画虽然不怎么好看,却绝非出自他皇妹之手。

    他看着护卫道,“是谁让你给本皇子送的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