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计划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九百四十六章 恩师
    连苏锦一个外人都替林府担心了,何况是林大少爷本人。

    快马加鞭回府,三步并两步去见林夫人。

    他还没问出了什么事,林夫人先问道,“没提让谢公子娶你妹妹的事吧?”

    林大少爷,“……。”

    “娘急着找我回来就是为这事?”林大少爷嘴角抽搐道。

    林夫人不答反问,“娘问你话呢。”

    “还没提,”林大少爷道。

    “没提就好……。”

    林大少爷糊涂了。

    催着他去,又把他催回来,娘到底想做什么?

    见林夫人松了口气,林大少爷道,“娘对谢公子不满意?”

    林夫人叹息,“不是不满意,是我林家高攀不上。”

    林大少爷一头雾水。

    林夫人看向锦盒里道,“这谢公子出手阔绰,家世远非我林家能比的。”

    林大少爷把锦盒打开,就看到里面的文房四宝。

    起初没觉得有什么,仔细看,他道,“这是……端砚?”

    林夫人点头。

    她知道林大少爷在同州府把客房让给苏锦住的事。

    只是让了间客房而已,居然送这么贵重的谢礼。

    随随便便出手就是端砚,便是京都世家大族也没有这么出手阔绰的啊。

    要是林家没有被贬,林夫人或许怀疑苏锦送这么贵重的谢礼是有所图谋,可林家被贬三年了,就算没被贬,就冲这出手,京都什么官高攀不上?

    林夫人是想女儿嫁的好,但她也不想女儿嫁给一个嫁出去,林家就给不了庇佑的高门大户。

    这样的人家,想必亲事也没那么简单,真要开口了,林夫人怕儿子遭一顿奚落。

    还好,发现的及时,什么都没说。

    林大少爷道,“这么贵重的谢礼,我给他还回去。”

    林夫人看了眼天色道,“今儿晚了,明天再送去吧。”

    林大少爷的贴身小厮看着锦盒道,“随便出手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穿戴却很普通,实在是奇怪。”

    想到自己瞪了杏儿好几眼,林大少爷的小厮有点心虚了。

    别给大少爷惹祸才好啊。

    老爷无辜被人冤枉,要是大少爷能多结交些权贵,老爷或许能有官复原职的一天。

    客栈内。

    苏锦在用晚饭,车夫进来道,“世子妃,我去打听了,孙知府恶名昭彰,百姓敢怒不敢言,林大人为人周正,在肃州风评很好。”

    虽然那小摊贩骂皇上,杏儿不高兴。

    但听着皇上好像真的挺昏庸的。

    好官不用,用些欺压百姓的贪官,不怪百姓欺负他远在京都骂他。

    杏儿望着苏锦道,“咱们要把那孙知府砍了吗?”

    杏儿还记得苏锦随身带了块玉佩,那玉佩砍个知府不在话下。

    苏锦道,“可这样就暴露身份了。”

    “那怎么办?”杏儿犯难道。

    这时候,门被敲响,杏儿随口答了一句,“谁啊?”

    “是啊,”周管事道。

    杏儿赶紧去开门,周管事望着苏锦道,“沈管事让我准备的东西,我都准备齐了。”

    小厮抬了两口大箱子进来。

    一箱子云锦、蜀锦。

    一箱子古玩字画,还有补品和玉如意。

    苏锦拿起来看了看,东西都不错。

    “辛苦周管事了,”苏锦道。

    周管事笑道,“我只是帮忙跑腿而已,这些东西周家铺子上就有,不费事。”

    买东西,苏锦是给了钱的。

    只是这钱周管事收了,收的心惊胆战。

    虽然他一再的装不知道,也改变不了眼前就是镇北王世子妃的事实啊。

    可没有周老爷发话,他也不敢三千两银子就这么不收了。

    苏锦又吩咐了周管家几句,周管家退出去。

    周家生意遍布大齐,周管家在肃州不缺地方住,但为了苏锦的安全考虑,陪她住在客栈的,就住在隔壁。

    苏锦吃了晚饭后,看了会儿书,就上床歇息了。

    第二天,正是原本孙知府千金嫁给卫家大少爷的日子。

    但昨天孙府的人大闹卫家,卫大少爷如今还身陷囹圄,这喜事是铁定办不成的。

    但喜事办不成,不妨事苏锦给卫家送贺礼。

    苏锦让周管家找两个面生的小厮,赶着马车直接到卫家门前停下——

    镇北王世子妃听闻小师弟大喜,特派他们送来两箱贺礼。

    当时卫府门前有人路过,停下来看热闹。

    听着小厮说话,一个个目瞪口呆。

    镇北王世子妃就是当朝锦宁公主。

    卫大少爷是她的小师弟……

    那卫太医不就是她的恩师吗?

    卫家小厮听懵了,道,“我家老爷不是不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吗?”

    送贺礼的小厮道,“我家世子妃是厚道人,无辜把卫太医卷进来,见卫太医人不错,也就认了这个师父。”

    “难道卫家还不肯要我们世子妃做徒弟吗?”

    卫家小厮惶恐。

    这能不肯吗?

    这是祖坟上冒青烟的是啊。

    卫家小厮赶紧去禀告卫夫人。

    可怜卫夫人病的躺在床上,一听这消息,病就好了大半,在女儿的搀扶下出了门。

    小厮把礼单呈给卫夫人过目,“这礼单是我家世子妃亲笔写的,上面还有贺词。”

    卫夫人喜极而泣。

    小厮左右看看道,“不是今儿大喜吗,怎么府上办喜事这么清冷?”

    卫家小厮扬眉吐气道,“什么办喜事,孙府悔亲不肯嫁女儿了,辜负世子妃一番美意了。”

    小厮一脸不快,当着围观众人的面问卫家到底出什么事了。

    卫家小厮把原委大声,特大声的说出来。

    小厮冷冷一笑,“一个小小肃州知府连我家世子妃的小师弟都敢欺负,胆子还真不小!”

    卫夫人请小厮进府歇脚,而卫家门前发生的事一阵风传到知府衙门。

    孙知府一听镇北王世子妃给卫家送贺礼来了,吓的腿一软。

    “卫太医怎么又是镇北王世子妃的恩师了?!”孙知府的声音打颤。

    没人敢接话。

    知府夫人闻讯匆匆赶来,道,“会不会是要我们放人的计谋?”

    孙知府摇头,“谁敢冒充镇北王世子妃的名头让我放人?”

    “这是一家老小都要充军的罪名,卫家不会这么蠢。”

    “快,快去卫家,择日拜堂!”

    孙知府抬脚往外走,几步之后,又道,“一个个傻愣在这里做什么,快把姑爷放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