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九百一十八章 棉服
    工部尚书就这么被贬了。

    几位大臣进宫向皇上求情无果,把这件事推向了一个更大的高潮。

    街头巷尾,茶楼酒肆都在议论这件事。

    苏锦一点都不想拿魏嬷嬷的死立威。

    然而经此一事,她的威望却更胜以往。

    就因为工部尚书夫人惧怕她,毒死了魏嬷嬷,镇北王世子妃贴身丫鬟的亲姑母。

    镇北王世子妃一怒,一个尚书大人就被皇上连贬了四级。

    这恩宠,还有谁能比?

    皇上把女儿宠上了天,也快把自己给宠成一个昏君了。

    不过朝堂之外,议论纷纷。

    朝堂上,却是异常的平静。

    能不平静吗?

    同朝为官,私下也多有往来,工部尚书被贬,是有好几个大臣进宫帮忙求情,劝皇上不要太宠公主的。

    可是大臣进宫没多久,就出宫了,不论是谁打听,都一句,“工部尚书府是咎由自取。”

    只一句,再无多话。

    连向着工部尚书的都说是咎由自取了,他们这些看热闹的谁还会吃饱了撑着帮忙说情啊?

    只是心底难免好奇,工部尚书府怎么就咎由自取了。

    工部尚书夫人毒杀魏嬷嬷有过,但依照朝廷律法,贬了工部尚书四级也太重了。

    没人说,这事也就成了一个悬案。

    从皇宫回去,苏锦去了魏嬷嬷和季嬷嬷住的小院。

    魏嬷嬷的尸体已经拉回去了,季嬷嬷在给她办丧事。

    苏锦也不知道魏嬷嬷的死该不该算是受她牵连。

    以工部尚书夫人的度量,魏嬷嬷十有八九也难逃一死。

    虽然云妃之死的经过是苏锦拿药膏换来的。

    但苏锦对魏嬷嬷心存感激。

    季嬷嬷跪在地上烧纸钱。

    苏锦给魏嬷嬷上了三炷香。

    季嬷嬷鼻子泛酸。

    她和魏嬷嬷这对姐妹是斗出来的。

    当年在宫里,季嬷嬷和魏嬷嬷互相争斗,你想踩着我,我想踩着你往上爬。

    后来魏嬷嬷认输了,主动放弃争斗,和她握手言和。

    魏嬷嬷一服软,季嬷嬷也觉得无趣了。

    争什么?

    从个二等宫女争成一等宫女,依然还是宫女,小命握在别人手里,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魏嬷嬷不想争了,她想好好的活着,活到二十五岁出宫。

    起初,季嬷嬷以为魏嬷嬷是装的,可魏嬷嬷的转变她都看在眼里。

    突然没有了对手,季嬷嬷也觉得无趣,两个平常互看不顺眼的人成了一对好姐妹。

    在冰冷的皇宫里互相取暖,一起熬了十年。

    魏嬷嬷没有亲人了,季嬷嬷又何尝有?

    她们视彼此为最亲的人。

    如今魏嬷嬷被害,季嬷嬷也觉得悲凉。

    “有世子妃帮忙伸冤,魏嬷嬷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季嬷嬷含泪道。

    苏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节哀顺变。”

    杏儿站在苏锦身侧。

    苏锦看着她道,“为了帮魏嬷嬷查出杀人凶手,不得已对外宣称魏嬷嬷是杏儿的亲姑母,魏嬷嬷的后事理应由杏儿操办。”

    “这些天,我让杏儿来帮你打下手,直到魏嬷嬷入土为安。”

    季嬷嬷擦掉眼泪道,“由世子妃的贴身丫鬟帮忙操办后事,也算是魏嬷嬷生前积了福了。”

    苏锦待了会儿就走了。

    杏儿留下。

    三天后,魏嬷嬷下葬。

    看着魏嬷嬷入土为安,上了香后,杏儿才回镇北王府。

    季嬷嬷在小院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去靖国侯府。

    她也没心情再教秦菡儿家规了,她是来辞行的。

    魏嬷嬷教人规矩把自己的命都给教没了,谁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步魏嬷嬷的后尘?

    她想过几天安稳日子。

    靖国侯夫人体谅她,没有为难她,把束脩给了她。

    秦菡儿心生不忍,挽留她道,“季嬷嬷无亲无故,要去哪儿?”

    “你孤身一人,就这么离京,或许比待在京都更不安全。”

    “你若看的上我,不如就留在靖国侯府给我做管事嬷嬷吧?”

    秦菡儿虽然是从南疆嫁过来的,当时送嫁的队伍浩浩汤汤,其实留下的人寥寥无几。

    南疆毕竟和大齐风俗不同,故土难离。

    秦菡儿让那些给她陪嫁的丫鬟小厮都随秦三老爷回南疆了。

    如今在她身边伺候的都是靖国侯府的人。

    虽然没人敢慢待她这个世子夫人,但用起来总归不大顺心。

    季嬷嬷虽然是靖国侯夫人请回府的,却不算是她的人。

    季嬷嬷又是从宫里出来的,规矩严明,有她在身边,时时提点,她也能少犯错。

    秦菡儿挽留季嬷嬷,靖国侯夫人觉得这样不错,道,“季嬷嬷不妨就留在我靖国侯府吧,世子夫人身边也确实需要一个忠厚可靠的人使唤。”

    季嬷嬷鼻子泛酸。

    秦菡儿一再挽留,季嬷嬷跪下认主了。

    沉香轩,后院。

    杏儿坐在台阶上,望天惆怅。

    她和魏嬷嬷才见过一面,就成了魏嬷嬷的“侄女”。

    痛失“姑母”,沉香轩的丫鬟婆子见了她就安慰她。

    知道她爱吃,给她做了一堆好吃的,还有糕点果子。

    然后——

    杏儿更伤心了。

    魏嬷嬷死了,自家姑娘都食欲不振。

    那可是她“亲姑母”,亲姑母死了,她怎么能有食欲呢?

    她不能没心没肺啊。

    杏儿忍痛把那些通通想收了的好吃的都退了回去。

    她现在都有点怕去前院了,怕自己把持不住抱一堆食盒回来。

    经过几天,苏锦心情平复了不少。

    魏嬷嬷已死,她得想别的办法挖出云妃之死的真相,愤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然而就在苏锦绞尽脑汁想辄的时候,朝廷出事了。

    八百里加急来报,朝廷给边关将士准备的御寒衣物,在运送去边关的途中,遭遇突袭,被人用火箭烧了个七七八八。

    消息一传回京,举朝震怒。

    这天是一天比一天冷,不定哪天就大雪纷飞了。

    边关更冷。

    其实早前已经送过一批棉衣去边关,朝廷不会等到入冬了才送棉衣去。

    只是因为偷工减料,导致棉服厚度不够,御寒能力一般,东乡侯气的写奏折八百里加急送回京骂皇上。

    皇上一气之下,砍了制衣坊上下十几颗脑袋,新提拔了一拨。

    这一批是赶制出来送去的。

    被人纵火烧毁,边关的将士如何过冬?

    人都冻的直打哆嗦了,还怎么对敌?

    这一招,明摆着就是吃里扒外的内奸和南梁里应外合之计。

    齐王逃了,崇国公下落不明。

    御寒衣物被烧,他们的嫌疑最大。

    皇上龙颜震怒,一边派人去查纵火之人,一边让人赶紧想办法赶制棉服送去边关应急。

    与此同时,远在边关的东乡侯和老王爷也在为御寒衣物被烧而震怒。

    棉服被烧,寒风吹的将士们军心动摇了。

    东乡侯是怒不可抑。

    朝廷拨的钱够做棉衣了,就因为层层贪墨,将士们的棉衣厚度一再减薄。

    那些人拿着贪墨的钱财锦衣玉食躲在温柔乡里快活,何曾想过将士们在寒风中冷的牙齿打颤?

    这是东乡侯远在边关,这要在京都,还不知道多少人要遭殃。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