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注册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七百四十八章 撕裂
    小厮走的有些急,聂瑶和丫鬟紧赶慢赶才跟上。

    小厮几次回头看聂瑶,结果回头的时候不小心和一丫鬟撞上了。

    丫鬟哎呦叫疼。

    小厮一抬头,就看到了文远伯府大姑娘和她的贴身丫鬟。

    小厮神情一慌,赶紧走了。

    本来文远伯府大姑娘也没在意,毕竟花灯会上人真多,一路走来,都不知道被撞了多少下了。

    但小厮抬头看了她一眼就飞快的走了。

    那一眼,她正好瞥到了小厮的容貌。

    有些眼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

    再看聂瑶和丫鬟走过来,丫鬟还道,“走慢点。”

    “我怕郡王爷等着急了,”小厮道。

    文远伯府大姑娘眉头皱的紧紧的。

    聂瑶她自然是认识的。

    可南安郡王的小厮她从未见过,不该眼熟才是。

    丫鬟揉着肩膀道,“姑娘,那小厮好像是崇国公府的……。”

    文远伯府大姑娘猛然转身望过去。

    崇国公府的小厮领着南阳侯府大姑娘是去见崇国公世子吗?

    不对……

    小厮刚刚说的是郡王爷。

    崇国公世子和南安郡王的事,整个京都都知道。

    南安郡王打断了崇国公世子一条腿,算算时间,崇国公世子的腿这会儿应该已经好了。

    南阳侯府聂姑娘即将嫁给南安郡王,崇国公世子这会儿找她……

    “走,跟上去瞧瞧,”文远伯府大姑娘道。

    “要是运气好,没准儿爹爹就有救了!”

    她悄悄尾随其后。

    画舫停在岸边,聂瑶和丫鬟踩着船板上了船。

    小厮把船板一收,画舫就划向远处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站在岸边直跺脚。

    丫鬟道,“姑娘,现在怎么办?”

    “去找艘小船来!”

    ……

    远处,南安郡王他们几个在逛花灯。

    手中折扇轻摇,风度翩翩,不知道收到多少姑娘的芳心。

    逛了一个时辰的花灯,已经有六位姑娘在他们跟前掉了绣帕,四位姑娘朝他们扔香囊,还有不经意间撞上的……

    “这要多逛会儿,胳膊都要撞脱臼,”南安郡王揉着肩膀道。

    楚舜兴致缺缺,“要不找个地方喝酒吧?”

    “正合我意,”南安郡王道。

    北宁侯世子也在,但他屁股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不小心被人撞到,钻心的疼啊。

    还是找个清净的地方养伤比较好。

    定国公府大少爷新婚燕尔,要陪媳妇,没有和他们一起。

    几人朝远处的醉仙楼走去,正巧沈二少爷走过来,见到南安郡王道,“你怎么在这里?”

    南安郡王有点懵,“我不在这里,我在哪儿?”

    “你不是约了南阳侯府聂姑娘在花船说话吗?”沈二少爷道。

    小厮找到聂瑶的时候,他正好走上桥,小厮说话声,他听见了。

    聂瑶认得他,未免尴尬,他还特意背过身去。

    南安郡王眉头一皱,“我什么时候约她说话了?”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替他作证,这是没有的事。

    但沈二少爷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

    想到什么,南安郡王脸色一变,“她往什么方向走的?”

    沈二少爷也觉察出不妙,赶紧抬手指方向,“那边。”

    南安郡王抬脚就往那边跑,楚舜随后,可怜北宁侯世子,走快点臀部疼。

    沈二少爷也跟了过去。

    彼时,画舫已经离岸边有些远了。

    而且还不止一艘画舫。

    南安郡王纵身一跃,就朝最近的画舫飞去。

    画舫上载歌载舞,觥筹交错,还有正在做不可描述的事的……

    一艘船接一艘船的找。

    再说聂瑶和丫鬟上了船后,并未在船上见到南安郡王,但也没见着别人。

    小厮给她沏茶道,“郡王爷应该是和靖国侯世子他们喝酒耽误了,您先喝杯茶等会儿,他肯定一会儿就来了。”

    “那为什么不在岸边等他?”丫鬟问道。

    “聂姑娘先游湖,郡王爷过来方便,”

    小厮态度毕恭毕敬,聂瑶和丫鬟没有多想。

    推开窗户看外面,吹了会儿风后,有些口渴了,便喝了半盏茶。

    刚把茶盏放下,就有脚步声传来。

    聂瑶回头就看了崇国公世子。

    她脸色变了又变,“你……你怎么在船上?!”

    “我邀你来的,你说我为什么在船上?”崇国公世子笑的淫荡。

    他一步步靠近,聂瑶一步步后退。

    丫鬟挡在她前面,被崇国公世子一把揪摔到一边。

    哐当一声传来。

    丫鬟倒在地上。

    丫鬟脑袋撞到船上高几上摆着的花盆,晕死过去。

    聂瑶又急又气,她一步步后退,想退到船甲上,哪怕她就是跳湖死了,也绝不能被人羞辱。

    只是小厮把退路挡住了,道,“从了我家世子爷,比你嫁给南安郡王好上百倍。”

    崇国公世子走过来,一把抓住聂瑶的手道,“南安郡王对你还真是痴心一片,做的铁鞋铜靴,他都穿出门,害的本世子断了一条腿!”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

    他要抱聂瑶,聂瑶拼命挣脱。

    用力之下,还真叫她脱开了。

    只是她逃不掉。

    而且没周旋一会儿,她就浑身燥热难耐,有些神志不清了。

    她再傻也知道自己是被人下药了。

    她心乱如麻,浑身软绵绵的。

    崇国公世子身子一闪,聂瑶扑倒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摆着的瓜果糕点摔了一地。

    崇国公世子手一伸,刺啦一声,衣服就被他撕掉了一半,香肩露在外面。

    这种撕裂感令崇国公世子兴奋。

    他抓起桌子上没有摔掉的酒壶,把酒往嘴里倒。

    酒里加了助兴的药,他今儿非要她欲仙欲死不可。

    崇国公世子让太后帮忙求娶拂云郡主的时候,还在和人寻欢作乐。

    这两个月断了腿,满心都想着报仇,也没有找丫鬟发泄过。

    心里头痒麻麻的,急不可耐。

    他朝聂瑶扑过来,刚准备亲过来,后脑勺就狠狠的挨了一巴掌,脑袋被打的嗡嗡直叫。

    南安郡王是气的五脏俱焚。

    连他的女人都敢觊觎?

    胆子真不是一般的肥!

    崇国公世子转过头,还没有看清南安郡王,眼睛又挨了一拳。

    那一拳几乎要将他的眼珠子给打爆。

    疼的他是眼冒金星。

    南安郡王要打死他被楚舜拦下。

    只是断崇国公世子一条腿,他就敢在崇国公老夫人忌日这一天胡作为非了,要真打死了他,崇国公绝不会放过他的。

    南安郡王也知道崇国公世子的命没那么容易要。

    但是这口气他咽不下。

    他揪着崇国公世子的肩膀,把他从窗户处扔了出去。

    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造化了!

    至于留在船上的小厮,那肯定是要灭了的。

    南安郡王把聂瑶扶起来,刚开始聂瑶还在哭,手捂着自己露在外的胳膊。

    可渐渐的神志不清,手在南安郡王身上乱摸了。

    南安郡王哪里受得了这个,尤其还当着楚舜他们的面,耳根微红的抓着聂瑶的手,不许她乱动。

    南安郡王扶着她往外走。

    楚舜见了道,“你要去哪儿?”

    “她被人下药了,我带她去找大嫂解毒,”南安郡王道。

    北宁侯世子道,“花灯会上那么多人,上哪里找大嫂去,就是李大夫都在逛花灯。”

    “估计还没有找到大夫,她就先爆体而亡了。”

    “那怎么办?”南安郡王问道。

    聂瑶已经软的站不住了,脸颊发烫,像是置身火炉之中一般。

    楚舜摸着鼻子道,“还能怎么办,只能你舍身救人了。”

    南安郡王脸色一变,“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楚舜道。

    “这是你的未婚妻,难道你想别人给你戴绿帽子吗?”

    “……。”

    “你就当是提前洞房花烛了。”

    “……。”

    楚舜他们正主意没有,馊主意那是一抓一大把。

    论坑兄弟,那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知道南安郡王不忍心见聂瑶爆体而亡,但要他舍身救人估计又下不定决心。

    帮人帮到底吧。

    北宁侯世子抓起桌子上的酒壶,直接给南安郡王灌了下去。

    咳咳!

    南安郡王腾不出手阻拦,直接呛着了。

    把酒壶放下,北宁侯世子和楚舜两深藏功与名,纵身一跃,轻点湖面上了岸。

    南安郡王,“……!!!”

    这群损友!

    真是认错他们了!

    喝点酒能解决什么问题?!

    等浑身发热,脑袋混沌的时候,南安郡王就懵了。

    画舫随风飘远。

    船内春色无边。

    再说被南安郡王扔出窗外落水的崇国公世子。

    他不擅凫水,叫了几声救命,但是没人救他。

    画舫离岸边太远,就算离的近,救命声也会被喧嚣热闹的花灯会给淹没。

    文远伯府大姑娘乘着小船靠近,丫鬟高兴道,“姑娘说准了,真的有机会救老爷了!”

    文远伯府大姑娘心上一喜,吩咐船夫道,“快把人救上船。”

    救崇国公世子一命,崇国公怎么也会看在她救命之恩的份上放过她爹吧?

    文远伯府不止有一个姑母会救文远伯府,她也会!

    船夫把崇国公世子捞上来,文远伯府大姑娘拍他的脸,崇国公世子吐了两口水,人活了过来。

    文远伯府大姑娘拿绣帕帮他擦脸。

    灯烛朦胧,服过烈性春、药的崇国公世子哪里受的了这份温柔?

    等下看美人,越看人越美。

    心中一动,他一个翻身就把文远伯府大姑娘压在了身上。

    丫鬟和船夫都懵了。

    本来船夫是要帮文远伯府大姑娘的,见她主动勾着崇国公世子的脖子,他就不自讨没趣了。

    丫鬟背过身去,她低声吩咐船夫道,“慢慢把船划到人多的地方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