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七百一十章 打脸
    福公公嘴角狂抽。

    别说刁难了。

    胜的太快了啊。

    亏得他走的快,不然连世子妃的面都见不着了,更看不到她胜利的战果。

    福公公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

    杏儿看着他,高兴的唤道,“福公公。”

    福公公点头笑着道,“皇上忙着处理政事,让我来看看。”

    “皇上在忙啊,那我就先出宫了,改日再来向他请安,”苏锦道。

    福公公也没挽留苏锦。

    皇上要忙好一会儿,世子妃不像是有耐心等的人。

    福公公让小公公送苏锦出宫,自己则回御书房。

    苏锦出宫一趟,必定会上街逛逛,让自己出门一趟变的更充实。

    逛了半条街,苏锦进了间绸缎铺子。

    只是还没进门,就看到一姑娘从铺子里摔出来。

    四仰八叉的摔她跟前。

    苏锦,“……。”

    杏儿,“……。”

    那姑娘疼的呲牙咧嘴。

    掌心都被蹭破了皮。

    苏锦将她扶起来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那姑娘站起来后,扯着身上的裙子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穿这么长的裙子。”

    她一袭长裙,细柳腰肢不盈一握。

    裙摆是略长了些,要是再短指甲盖那么长就合适了。

    那姑娘吹着掌心,苏锦让杏儿拿药膏给她。

    那姑娘愣了下,道,“不用,我随身带了药膏。”

    她要拿药膏,发现身上没有。

    她把包袱拎起来,回铺子从包袱里找出药瓶来。

    苏锦看到她包袱里的衣服。

    很显然,是异族服饰。

    “你不是大齐人?”苏锦问道。

    “我从南疆来的,”那姑娘道。

    “在我南疆,都是穿这样的衣服,到了大齐,走到哪儿,都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左一句‘伤风败俗’右一句‘不知廉耻’,最要紧的我刚刚吃面还碰到了个登徒子,未免麻烦,我只能入乡随俗,换上长裙了。”

    可是她实在穿不惯长裙。

    杏儿看这姑娘挺面善的,她道,“碰到登徒子,就应该打他个半死。”

    “刚刚摔了一跤,我也后悔只给了他一拳头,”那姑娘凶悍道。

    醉仙楼。

    楚舜用折扇遮脸进了屋。

    进屋后,他道,“找我什么事,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府了。”

    他转身要走。

    南安郡王看出他不对劲,不让他走。

    北宁侯世子一把将他的折扇抢了,就看到楚舜一只眼睛淤青的样子。

    “你这是被谁给打了?”南安郡王闷笑道。

    楚舜一把将折扇夺回来,道,“别提了,我今天从早上起来就不顺。”

    谢景宸娶了苏锦。

    苏崇娶了拂云郡主。

    南安郡王定了亲,定国公府大少爷成亲在即,也就这半个月的事了。

    一大清早,楚舜刚坐上桌,就被爹娘催婚了。

    虽然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一口饭没吃,楚舜赶紧跑了。

    到了街上,闻着牛肉香,就叫了碗奢侈的牛肉面。

    他一边吃面一边想事情,也没注意到对面什么时候坐了个姑娘。

    偏偏他又倒霉,折扇放在桌子上,被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给撞地上去了。

    楚舜弯腰捡折扇。

    一抬头,就看到一双白花花的大腿在他眼前晃。

    那视觉的冲击力不要太大。

    楚舜一个没忍住,呛着了。

    当时他嘴里还有没咽下的面条,这一喷,喷人家姑娘的大腿上了。

    等他直起腰,都还没看清楚那姑娘的长相,就挨了她一拳头,还附带一句,“无耻!”

    一想到他是那面摊的常客,来来往往的人也都认得他。

    回头他偷窥人家姑娘被打的事传开,楚舜想死的心都有了。

    以后再也不想吃面了!

    没错,那姑娘口中的登徒子就是楚舜。

    一场无妄之灾来的莫名其妙,简直是天降噩运。

    南安郡王拍着楚舜的肩膀,“白花花的大腿?”

    “你确定是瞥一眼能看到的?”

    楚舜一口气堵在胸口。

    这是在怀疑他有不轨行径呢?!

    “她是异族打扮,上露胳膊下露腿,大街上人来人往都能看见!”楚舜磨牙道。

    越想越来气,楚舜倒了杯茶,猛然灌了下去。

    气的眨眼,疼的他倒吸气。

    那女人的力气也太大了些!

    绝对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那种姑娘!

    楚舜大概做梦都没想到,他会在同一天,碰到一个姑娘三回。

    第一次,挨了人家一拳头。

    第二次,直接挨人家一巴掌。

    第三次,他什么都没做,另外一只眼睛就被揍青了。

    而且第二次的巴掌来的不要太快。

    他从醉仙楼出去,就被武安伯世子嘲笑了,笑他偷窥人家姑娘裙底。

    楚舜心底本就堵着一肚子火气。

    武安伯世子这话直接撞他枪口上了。

    要说人倒霉,那都是一连串的。

    为了遏制别人妄议他,楚舜打算用武力镇压,结果被别人镇压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打斗到一半,突然内力全失。

    一脚被武安伯世子踹飞。

    武安伯世子远不是楚舜的对手,所以南安郡王他们就袖手旁观。

    看着楚舜被踹飞,南安郡王他们都没能回过神来。

    当初南安郡王被打,那是他被一双铜靴子给拖累了。

    楚舜可没事,怎么就被踹飞了?

    连踹人的武安伯世子都懵了。

    被踹飞,最多就摔地上,可楚舜运气不知道说好还是不好,有人给他做垫背的。

    好巧不巧的正是那个还不习惯穿裙子的姑娘,看到楚舜飞过来,避之不及,被楚舜一把扑倒了。

    扑倒就算了,还亲了上去。

    大庭广众之下,那场面——

    楚舜稍稍起身。

    啪!

    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

    楚舜,“……。”

    挨了一巴掌后,楚舜脑袋懵了好一会儿才清醒。

    看清是给他一拳,打青了他一只眼睛的姑娘。

    楚舜当时就懵了。

    那姑娘站起来,涨红了脸气道,“登徒子!你再非礼我,我定要你肠穿肚烂而死!”

    丢下这一句,那姑娘拎着裙摆走了。

    走了几步后,想起包袱还在地上,她回头捡起来。

    越看楚舜越不顺眼,实在气不过,那姑娘包袱一甩,刚要站起来的楚舜,又被她给打趴下了。

    楚舜,“……。”

    真的。

    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身子软绵的就跟棉花似的。

    南安郡王他们捂脸。

    “走了,走了,这人我们不认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