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计划 > 言情小说 > 大发排列3计划 >章节目录第六百七十四章 领赏
    苏崇脸一红,站起来,瞪着苏小少爷,“你怎么上的房梁?!”

    “我踩在凳子上,他们拉我上来的,”苏小少爷如实道。

    不在地上,自然掘地三尺找不到。

    “我下不去了,”苏小少爷着急道。

    苏崇伸出胳膊,“跳下来。”

    “大哥,你可要接住我啊,”苏小少爷道。

    他纵身一跳,苏崇就把他接住了。

    拎着苏小少爷走到门口,把门一打开,把人扔了出去,再把门关上,动作行云流水。

    苏小少爷就惨了。

    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摔的呲牙咧嘴的疼。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跑过来扶他起来,“你怎么也暴露了?”

    “我是自己待不住了,”苏小少爷道。

    “我要知道闹洞房这么不好玩,我还不如去吃酒席呢。”

    本来是要拿鞭炮闹洞房的,结果一个指望一个,谁都没拿。

    苏小少爷拍着身上的灰土,准备去吃饭。

    出了院门,苏小少爷问道,“小堂妹呢?”

    “坏了,她还在床底下睡着呢,”九皇子道。

    “……。”

    屋内。

    把三小麻烦轰走后,苏崇就放心的圆房了。

    抱着拂云郡主往床上倒。

    刚亲上,砰砰敲门声传来,“大哥,大哥,你快把小堂妹也扔出来。”

    “小堂妹也在?!”苏崇嗓音有点飘。

    “她在哪儿?!”

    “在床底下。”

    苏崇把床单一掀开,小堂妹睡的正香。

    苏崇一脸黑线。

    圆个房,简直要过五关暂六将。

    把小堂妹从床底下拉起来,抱出去交给丫鬟。

    回来后,苏崇有心里阴影了。

    桌子底下、柜子、天花板……

    但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都检查一遍,确定没人,方才放心。

    苏崇借喝醉了酒,早早的就回了屋子,前院的酒席却是还没散。

    南安郡王他们帮苏崇陪酒,个顶个酒量都好,也不知道喝趴下多少人。

    过了一刻钟,酒宴就吃差不多了。

    再晚些,到时候这些来参加宴席的大臣和夫人还没有回府,就碰到宵禁了。

    大家纷纷同东乡侯告辞。

    王爷和王妃回府,苏锦还舍不得走,望着谢景宸道,“能不能在东乡侯府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谢景宸,“……。”

    这女人真是够了。

    在镇北王府,都没有这么询问过他意见。

    在东乡侯府,当着她爹娘的面问他。

    他能说不行吗?

    他要敢说,估计就被东乡侯府的人扔出去了。

    “都听你的,”谢景宸温柔道。

    “……。”

    苏锦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大喜日子,能不能好好点头!

    王爷和王妃对苏锦和谢景宸留宿东乡侯府一点意见没有。

    只要安全,住哪儿都行,他们没有那种成亲后不许回娘家住的规矩。

    然后——

    苏锦就不回去了。

    杏儿是最高兴的,她还以为姑娘嫁了人,就再没机会回东乡侯府住了呢。

    迎客慢,送客就快了。

    前后不过一刻钟,热闹的东乡侯府就安静了下来,丫鬟小厮收拾宴席。

    唐氏累的揉肩膀,连她都这么累了,何况是崇国公府大太太了。

    “大嫂累了一天,先回去歇着吧,剩下的事交给林总管就行了,”唐氏道。

    崇国公府大太太也的确扛不住了。

    今儿得早些歇息,明儿媳妇敬茶,不能来迟了。

    崇国公府很大,虽然苏锦是临时决定就在东乡侯府住,但住处是早就备好的。

    怕哪天苏锦回来,小住一两日,院子都收拾的很干净,所需之物,一应俱全。

    泡了个热水澡后,苏锦就上床歇下了。

    知道她乏了,再加上是在东乡侯府,谢景宸没有闹他。

    一夜好眠。

    第二天,苏锦精神抖擞。

    洗漱过后,便去了正堂。

    崇老国公他们都在了,等苏崇领着拂云郡主过来敬茶。

    两人来的有些晚,尤其是拂云郡主,她的胆小,苏锦是早有见识,面红耳赤的叫人怀疑她脸上打翻了胭脂盒。

    东乡侯府敬茶可没有苏锦当初敬茶时那么多时,喝了茶,给了见面礼。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

    只是敬茶,敬过东乡侯他们还不够,还有列祖列宗,还有崇国公府一大家子,冀北侯府肯定也不能少的。

    今儿一天,够苏崇和拂云郡主忙的。

    苏锦没待多久,毕竟在侯府住了一夜,吃了早饭后,待了半个时辰,便和谢景宸坐马车回去。

    只是苏锦和谢景宸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这一趟回去的是有多凑巧,仿佛冥冥之中上天注定的一般。

    马车到镇北王府的时候,苏锦掀开帘子看车外,正巧见到一丫鬟拉着一老者往前走。

    那丫鬟是红缨,老者苏锦也有点印象。

    一堆人来王府浑水摸鱼的时候,那老者远远的看着,和她视线撞上,当即移开走了。

    这么一个老者居然和南漳郡主的丫鬟凑到了一起?

    苏锦觉得有点不寻常。

    她多看了几眼,发现红缨走的很快,脚步凌乱,老者有点跟不上了。

    “怎么了?”谢景宸问道。

    “那老人家之前就到过王府门前,应该是有事,”苏锦道。

    谢景宸看了一眼,吩咐暗卫道,“把那老人家带过来。”

    苏锦觉得有事,南漳郡主的丫鬟拉着那老人家跑,怎么可能没事?

    暗卫过去拦人。

    红缨不让。

    暗卫望着老者道,“你来镇北王府何事?”

    “我,我是来领赏的,就告示上贴的事,我,我知道,”老者声音颤抖道。

    暗卫身子一震。

    镇北王府只贴过一张告示,就是查假老夫人的事。

    这么多天,来的人不少,消息一个管用的都没有。

    这老人家竟然知道?

    那这人肯定不能让南漳郡主的丫鬟带走了。

    暗卫请老人家和他走,红缨恼道,“这人是我先发现的。”

    “你要和我讲道理?”暗卫脸一冷,杀气外放。

    红缨登时就怂了。

    看着暗卫把老人家带走,红缨气的跺脚。

    怎么就那么不凑巧,碰到世子爷和世子妃从东乡侯府回来呢。

    不放心,红缨赶紧从侧门进府,跑回牡丹院禀告南漳郡主。

    屋子里,南漳郡主正在喝茶。

    红缨跑进去道,“郡主,奴婢刚刚在大门口碰到个老人家,拉着我问告示悬赏的事,他说他知道老夫人尸骨埋在哪儿。”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