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 > 大发排列3注册 >章节目录第五百九十八章 受惊
    苏锦抬手揉太阳穴。

    杏儿好奇的望着她,“姑娘,王妈妈是怎么了?”

    “被你吓着了吧,”苏锦望着杏儿道。

    “可我没有吓她啊,”杏儿道。

    “……。”

    这傻丫头居然还真有点信了。

    “难道王妈妈是看出来我想收钱了?”杏儿摸自己的脸道。

    她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没有那么明显。

    苏锦忍着抽搐的嘴角给自己倒茶。

    她都不用搪塞。

    这丫鬟就已经给王妈妈的反常找好理由的,真省心。

    只是看见王妈妈一阵风跑出去,沉香轩的丫鬟婆子是面面相觑。

    还从未见王妈妈跑过,尤其还脸色苍白。

    她怀里还抱着一锦盒……

    她不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抢了世子妃什么东西吧?

    太阳很大。

    但王妈妈却觉得自己身子冰凉。

    苏锦说的事怪诞的她不敢置信。

    她甚至有点怀疑东乡侯易容改貌,是真的服了什么易容丸,还是借尸还魂的。

    还有世子妃——

    王妈妈越想越害怕。

    等跑回栖鹤堂,她脚步又慢了下来。

    哪怕就算世子妃并不是东乡侯的亲生女儿,可她没有害过谁。

    她拥有高超医术,也不过是拿来保护自己和救人而已。

    若不是她,世子爷没了,王爷也早在边关就毒发身亡了。

    还有老王爷,受伤回来,一直没有好转,也是世子妃出手相助。

    她只救过人,没有害过谁。

    王妈妈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应该是伤了世子妃的心了。

    她是一时间受惊吓,没能缓过来。

    看着内屋的门,王妈妈脑子里盘桓着苏锦说的话,后背一阵阵发寒。

    她站在门口没有动。

    红袖走出来,见了道,“王妈妈回来了,怎么不进屋?”

    王妈妈硬着头皮上台阶。

    屋子里摆了不少的冰盆。

    寒气从四面八方往身体里涌,王妈妈是觉得身子哆嗦的慌。

    老夫人在咳嗽。

    兰芝端了药上前,老夫人闻着药味便摆手道,“端下去吧,我不吃。”

    王妈妈端着锦盒上前道,“老夫人,我去找世子妃拿了养生丸。”

    老夫人瞥了锦盒一眼。

    “在世子妃那儿,你的面子还真不小,”老夫人声音里透着一股子戾气。

    王妈妈就知道她去找世子妃拿药丸,老夫人不会高兴。

    可她不去,谁能去呢?

    找老王爷吗?

    太医说的时候,她是打算找老王爷的,可她想趁机去找世子妃说件事。

    刚刚说了不少话,倒是把最要说的事给忘了。

    王妈妈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兰芝继续劝老夫人吃药。

    老夫人瞥了王妈妈一眼,“把药丸给我。”

    王妈妈忙把锦盒递上。

    她把锦盒打开,老夫人看着那些大小一致的药丸,手紧了紧,还是拿了一颗。

    红袖赶紧倒了茶给老夫人。

    看着老夫人把药丸服下,王妈妈背脊更寒了。

    她想起了老夫人拉肚子那次。

    药丸被老夫人扔在了地上,最后又捡起来吃了的事。

    以前的老夫人决计不会做出这样丢人的事的。

    她宁肯活活疼死。

    不!

    以前的老夫人就不会和世子妃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世子妃也不会明知道宫里赏赐的糕点有问题还故意借花献佛坑老夫人。

    服下药丸后,老夫人靠着大迎枕,道,“把大姑奶奶叫来。”

    王妈妈望着老夫人,“今儿宫里设宴,大姑奶奶肯定参加宴会了,这会儿时辰不早,您身体也不舒服,不如明儿再……。”

    老夫人一记寒眸扫过来。

    王妈妈到嘴边的话悉数咽了下去。

    她知道老夫人找大姑奶奶回来是为了什么事。

    没有为了不相干的人折腾自己的亲生女儿的。

    兰芝下去传话。

    王妈妈没再说什么。

    想起来那件忘了说的事,王妈妈心不在焉了。

    红袖见了道,“王妈妈,您怎么了?”

    “没事,只是落了东西在世子妃那儿,”王妈妈道。

    “落什么了,奴婢去帮你取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你伺候好老夫人,我去去就回。”

    王妈妈迈步出了门。

    沉香轩,屋内。

    苏锦有些乏了,歪在小榻上准备打盹。

    小丫鬟进来道,“世子妃,王妈妈又来了。”

    苏锦有点懵了。

    毕竟王妈妈吓跑的身影还印在她脑海中。

    这么快就回来了,莫非是想开了?

    “让她进来,”苏锦道。

    王妈妈走进来。

    杏儿站的远远的。

    生怕自己一张口,又把王妈妈吓跑了。

    苏锦望着王妈妈笑道,“王妈妈怎么又回来了?不怕了?”

    王妈妈一脸尴尬,道,“世子妃生性善良,若是真要对奴婢做什么,奴婢岂有命站在这里?”

    “奴婢回来是有件事方才忘了说。”

    “什么事?”苏锦倒是好奇什么事值得她忍着惧怕再回来一趟。

    红袖是她的心腹,有什么要说的事,让红袖跑一趟也没什么。

    王妈妈望着苏锦道,“绣房给世子妃做的衣裳,世子妃穿过吗?”

    苏锦眉头一紧。

    “衣裳有什么问题?”她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但前两天,老夫人把绣房管事的叫了去,”王妈妈回道。

    把绣房管事叫去,还把她打发走了。

    当时红袖不在,她也不敢随便指使其她丫鬟偷听。

    今儿早上,老夫人又格外关心世子妃的穿戴,王妈妈就猜到老夫人让绣房管事妈妈在世子妃的衣裳上动手脚了。

    只是没想到世子妃没有穿。

    见王妈妈关心她,苏锦便道,“那衣裳我让丫鬟拿去洗了。”

    王妈妈心稍安,福身退下。

    等王妈妈走后,杏儿才过来道,“府里都知道姑娘你会医术,应该不会给你下毒,难道是让姑娘你人前崩线丢脸?”

    想到苏崇今儿崩掉的鞋。

    苏锦嘴角狂抽不止。

    万幸她没穿,不然皇上岂不是要当众赏赐她几十套裙裳?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杏儿跑去找丫鬟拿裙裳。

    太阳大,洗过的裙裳早晒干了。

    杏儿又拉又扯,道,“缝的很结实。”

    能扛的住杏儿拉扯,苏锦一点都不怀疑裙裳的结实性。

    她闻了闻,裙裳只有香皂的清香和太阳暴晒的味道。

    苏锦看着裙裳走神。

    如果老夫人真的是勇诚伯的亲娘。

    勇诚伯世子死在她和谢景宸的手里。

    老夫人一准想弄死她。

    应该不至于只是让她人前丢脸这么简单。

    可惜裙裳洗的太干净,找不到证据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