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四百一十四章 飞虎军
    安静的城门口,只听的到苏崇的说话声和战旗被风吹动的声音。

    一石激起千层浪。

    百官们心底掀起惊涛骇浪来。

    崇国公府大少爷失踪的时候才三岁。

    不少人甚至都没见过他小时候长什么模样。

    但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崇国公府姓上官?

    飞虎军少帅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皇上热泪盈眶。

    霆儿!

    是大哥的儿子!

    苏崇跪在地上。

    皇上从他身上看到了先崇国公世子的影子。

    他赶紧将苏崇扶起来。

    拍着苏崇结实的臂膀,哽咽道,“不愧是大哥的儿子。”

    镇国公走过来,向皇上道贺,“时隔十五年,飞虎军从战场上回来了,虽然先崇国公世子不在了,但他的儿子还在,飞虎军还在,重新拥有这么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军队,是皇上之福,更是咱们大齐之福。”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皇上万岁!

    整个城门口都在一遍遍的回荡这四个字。

    渐渐的被“飞虎军”三个字取代。

    一遍又一遍整齐化一的呼喊。

    震撼人心。

    雄浑的喊声中,包括东乡侯在内,十一名将士上前跪下。

    他们是侥幸没死的上一代飞虎军。

    八千飞虎军,一场战役,就只剩下这十一人了。

    不少大臣抬手擦眼角。

    当年战无不胜的飞虎军,全军覆没,何其惨烈。

    仅剩下十一人,外加一面旗帜,隐姓埋名十五年,重新组建了一支飞虎军。

    这一刻,必将载入青史。

    文武百官和那些百姓都为能迎接飞虎军的归来而喜悦、振奋。

    但这些人不包括崇国公。

    他的脸寒如霜,眸底仿佛被冰川覆盖。

    前天夜里他才知道自己的侄儿可能还活着,今天他就认祖归宗了!

    还是用这么风光高调的方式回来的!

    皇上率百官出城迎接镇国公,没想到最后迎接的是他和飞虎军!

    崇国公只觉得喉咙里有了血腥味。

    他拿帕子捂住嘴。

    一阵咳嗽后,帕子上有一团血迹。

    一旁的勇诚伯忙扶着他。

    崇国公抬手阻拦。

    十五年前坠崖,大家都误以为身亡的侄儿回来了,对崇国公府,对他这个做叔叔的来说,都该是喜事一桩。

    他这时候吐血,百官怎么看他,百姓怎么看他。

    他得忍着。

    他得高兴。

    他得比谁都高兴。

    十一名飞虎军跪在地上。

    皇上挨个的扫过去。

    时隔十五年,容貌变化不小,大部分皇上已经认不出来了。

    有两个皇上依稀还记得是先崇国公世子的暗卫。

    皇上的眸光在东乡侯身上停留的最久。

    东乡侯的容貌与当年已经找不到一丝的相似,可性子与当年还一般无二。

    在青云山初见,他向他拍桌子的时候,皇上就觉得亲切。

    曾几何时,也有这么一个经常把他气的咬牙切齿的人向他拍桌子。

    但他做梦也没想过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是他的好兄弟!

    他没死。

    他还活着!

    皇上快步过去把东乡侯扶起来。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皇上道。

    皇上放下帝王身份,只是兄弟间的质问。

    “我答应过大哥,重建飞虎军,”东乡侯道。

    “飞虎军没回来,我又怎么能回来?”

    当年那一战,犹在眼前。

    回忆往事,东乡侯的眼睛变的赤红。

    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他想救所有人,可他谁也救不了。

    先崇国公世子咽气时,握着他的手让他活着,重建飞虎军,照顾好霆儿。

    八千兄弟,前一天还有说有笑,比划拳脚,你损我,我损他。

    一夜过去,只剩下冰冷的尸体。

    活着。

    简简单单两个字,可对那时候的他来说,只想追随他们离去。

    兄弟,当同生共死。

    因为重建飞虎军的信念,为了照顾好大哥唯一的儿子,他们十一人从战场上爬了起来。

    隐姓埋名十五年,为的就是今天。

    百官堆里,冀北侯老泪纵横。

    沈大老爷和沈三老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东乡侯是他们的二弟(二哥)?!

    两人控制不住,朝东乡侯走了过去。

    “二弟?”

    “二哥。”

    两人异口同声。

    东乡侯朝他们一笑。

    “大哥。”

    “三弟。”

    东乡侯望向冀北侯。

    他走到冀北侯身边,喊了一声父亲。

    冀北侯笑道,“别堵在城门口了,有什么话庆功宴上说。”

    皇上是坐御撵出宫的,这会儿改骑马回京。

    谢景宸扶苏锦上马车。

    苏锦望着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皇上迎接的是飞虎军?”

    “嗯,”谢景宸道。

    虽然镇国公和谢大老爷没说过一个字。

    但谢景宸了解他们。

    镇国公不可能无缘无故在京都百里外驻扎三天,停步不前。

    他派人回禀皇上说还没有到回京的时候。

    谢景宸去了军营,就知道镇国公在等东乡侯。

    所有人都知道,十五年前飞虎军全军覆没了。

    要回来,就必须要高调的回来。

    活捉北漠王,皇上必定会率百官出城迎接。

    正是飞虎军回来的大好时机。

    东乡侯应该是不想抢了镇国公和谢大老爷的风头,所以迟迟没有露面。

    但镇国公有他的固执。

    东乡侯不出现,他就不回京。

    谢景宸懂镇国公的固执,他决定要做的事,不会退让。

    所以他才会在飞虎军回来之际,送了个烫手山芋给崇国公。

    十五年来,非但没有接济过飞虎军家眷,还纵容家丁盘问殴打飞虎军家眷致死,这事一旦抖出来,够崇国公喝一壶了,何况他还接了皇上千亩良田的赏赐。

    崇国公府殴打飞虎军家眷致其死亡的事,谢景宸也是碰巧知道的。

    他去查案的时候,碰巧大理寺少卿也在查案。

    大理寺少卿是北宁侯世子的表兄,和谢景宸也同桌吃过几顿饭。

    两人聊了几句,大理寺少卿就把这事透露给谢景宸知道。

    大理寺惹不起崇国公,案子十有八九会拖下去,拖到不了了之。

    但案子不在刑部,谢景宸也不好去插手大理寺的事。

    他本是打算等东乡侯回京,让他来管。

    没想到又凑巧让他察觉飞虎军要回来了,怕赶不及送崇国公一个欺君之罪,他才赶着回京。

    好在一切都和他预料的一样。

    现在飞虎军回来了。

    祖父也回来了。

    这回够崇国公手忙脚乱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