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三百三十七章 后患
    东乡侯的脸前所未有的冷。

    周身仿佛蒙了一层寒霜。

    这是他最怕出现的事。

    他之所以反对三司会审,就是因为怕人多手杂,会被人钻了空子。

    只有刑部大牢掌握在他手里,才能确保户部右侍郎不被杀人灭口。

    他才离开刑部多会儿,户部右侍郎就遭人暗算了。

    杀人灭口的是谁不言而喻。

    东乡侯冰冷的眸光扫向崇国公。

    崇国公心情很好,脸上却不动声色,“人死了,想三司会审也审不了了。”

    “户部右侍郎是在刑部大牢被杀的,刑部看守不利,找不到杀人凶手,你东乡侯难辞其咎。”

    他在朝堂积威已久,岂是他一个初入朝堂的土匪能撼动的?

    即便有皇上护着也奈何不了他!

    东乡侯气笑了,“崇国公以为户部右侍郎被灭口了,我就逮不到你把柄了?”

    “你最好从此别再作恶,否则落到我手里,谁也救不了你!”

    看着东乡侯走远,崇国公眼底浮起一抹冷笑。

    一个土匪居然叫他别再作恶?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滑稽可笑的事吗?

    他给他安排的好戏还没上场呢。

    ……

    东乡侯回了刑部,与他一起去的还有大理寺卿和左都御史。

    大理寺和督察院派来的狱卒被扣下,事情没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许离开。

    东乡侯回去后,查户部右侍郎被毒杀一事。

    但凡靠近过户部右侍郎所在牢房的都要接受审问,只是他们都没有什么嫌疑。

    反倒是刑部一狱卒,在东乡侯审问大理寺狱卒的时候,往地上一倒,七窍流血而亡。

    狱卒在这么微妙的时候死了,显然是被杀人灭口了。

    他死后,一些事情也就浮出水面了。

    东乡侯揍了左都御史后,被皇上传召进宫训话,督察院的狱卒和刑部狱卒起了争执,还大打出手,狱卒去拉架被督察院的狱卒甩开,撞倒了户部右侍郎的牢房门上。

    户部左侍郎的牢房里有桌有椅,上面还有一只碗,是户部右侍郎找狱卒要的水。

    户部右侍郎死后,仵作验尸发现碗里有毒。

    原本东乡侯的小厮的注意力就盯着督察院狱卒和大理寺派来的人,他们争吵之际,肯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加上狱卒被撞到牢门,完全只能当做意外看待,这时候,把一颗毒药投进碗内,完全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叫人钻了空子,东乡侯拳头攒紧,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林叔劝东乡侯道,“崇国公奸猾狡诈,侯爷是知道的,要那么容易斗跨他,咱们也不用隐忍这么多年了,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来。”

    东乡侯知道崇国公没那么好扳倒,杀他或许比找到他的罪证更容易。

    但他不能直接要他的命。

    他要给八千飞虎军亡魂洗刷冤屈。

    飞虎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打的唯一一场败仗,不是飞虎军无能,也不是崇国公世子领导无方,是一场阴谋。

    只有定崇国公死罪,将他斩首示众,才能告慰八千飞虎军的在天之灵。

    为了堵望州的窟窿,崇国公不惜杀了户部右侍郎,他和南梁密谋杀害飞虎军一事,只怕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大浪淘沙,越是爬的高的人,做事越谨慎。

    能在不断查案中断崇国公的臂膀,皇上提拔自己的人,打乱崇国公的布局,他迟早自乱阵脚。

    东乡侯查阅了近几年的案卷,没有一件是针对崇国公的。

    崇国公手里直接或间接掌握着朝廷一半的兵权,镇国公手里有三分之一,剩下的六分之一在皇上手中。

    南漳郡主是镇国公府当家主母,谢景宸有病在身,命不久矣。

    将来镇国公府必定是要传给谢景川的,谢景川和崇国公那是外甥和舅舅的关系,兵权几乎可以说尽归崇国公。

    太后是崇国公的姑母,皇后是崇国公的妹妹。

    在这样的情况下,满朝文武哪敢和崇国公争斗,不是倒向崇国公,就是保持中立,绝不和崇国公生嫌隙,明哲保身。

    那些反抗崇国公的忠臣,不是对朝廷心灰意冷告老还乡,就是被污蔑栽赃,被杀,被贬,被外放。

    想到告老还乡——

    东乡侯眼底闪过一抹光芒。

    户部右侍郎被杀,杀人的极有可能是刑部狱卒,身为刑部掌权人,还把自己的心腹带入刑部大牢充当狱卒的东乡侯不可避免的被弹劾了。

    只是这样的弹劾伤不了东乡侯分毫,反倒是崇国公挨了他一通怼,户部右侍郎是他抓了,他比谁都希望从户部右侍郎嘴里套出实情来,要不是崇国公提什么三司会审,刑部没混进来那么多人,怎么会有事?

    论争辩,他们都不是东乡侯的对手。

    但崇国公是有备而来,他望着皇上道,“皇上,之前臣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皇上一头雾水。

    只见崇国公斜了东乡侯一眼,义愤填膺。

    “渝州一带近来土匪横行,不少人见东乡侯占山为王,非但没有被剿灭,还摇身一变成了皇上跟前的红人,羡慕之余,争相效仿,盘踞山头,欺压百姓,连渝州府衙都被打劫一空,以至民不聊生。”

    “臣恳请皇上派兵镇压,否则任由渝州土匪横行,只怕咱们大齐朝各地的山头都会变成土匪窝。”

    当初皇上要招安东乡侯的时候,那些大臣就是这么劝阻皇上的。

    不能招安东乡侯,否则各地百姓效仿,后患无穷。

    没想到如今真的有人学着东乡侯占山为王了。

    这事不妥善处理,恐会动摇国本。

    虽然东乡侯如今入朝为官了,但青云山飞虎寨着实让朝廷头疼了许多年,如今这些山头还只是些乌合之众,这时候不灭了他们,那就是养虎为患,难保不会成为第二个飞虎寨。

    朝堂上下丝毫不避讳东乡侯,东乡侯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隐形了。

    满朝文武一致决定灭掉那些土匪,紧接着便是商议由谁带兵去剿匪。

    然后——

    一半的大臣举荐东乡侯。

    东乡侯,“……。”

    让他一个土匪去剿匪。

    这一拨刀子捅的未免也太犀利了点吧?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