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计划 > 言情小说 > 大发排列3官网 >章节目录第二百二十七章 考虑
    出了内屋,谢景宸脸上的黑线就控制不住往下掉了。

    虽然早知道苏锦把老夫人的脚捏肿了。

    但他没想到会肿到那种程度。

    她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她又是怎么让老夫人忍着的?

    屋内,南漳郡主涂着鲜红丹寇的指甲掐着自己的手心,她都没觉得疼。

    外面,丫鬟走进来道,“郡主,太医来了。”

    “让太医进来!”

    等太医进屋,南漳郡主脸上的怒气收敛了七七八八。

    太医上前,看到老夫人双脚红肿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老夫人的脚是怎么了?”太医声音微颤。

    他的第一感觉是中毒了。

    但瞧着又不像。

    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难道要告诉太医老夫人的脚是被大少奶奶和她的丫鬟给捏肿的吗?

    丢人啊。

    而且大少爷说的对,让大少奶奶捏脚确实羞辱人了。

    尤其大少奶奶还是一个不能受气的人。

    那么多招惹大少奶奶的人都被收拾了。

    老夫人还把脚伸了出去。

    有这样的结果——

    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

    没人回答,太医又问了一遍,“都不知道吗?”

    王妈妈摇头,“有劳太医先帮老夫人消肿。”

    丫鬟搬了凳子来。

    太医坐下后,便给老夫人把脉。

    王妈妈问道,“老夫人身体可有恙?”

    太医把了回脉。

    看了看老夫人的脚。

    又把了回脉。

    “怪了,”太医道。

    “伤的严重吗?”南漳郡主问道。

    太医起身道,“老夫人脉搏沉稳有力,比上回请平安脉好了不少。”

    王妈妈,“……。”

    南漳郡主,“……。”

    “可老夫人的脚肿成这样,不应该有这样的脉象才是啊,”太医一脸茫然。

    这有点超出他的知识范围了。

    南漳郡主看了太医一眼,排除他被谢景宸和苏锦收买的可能。

    至于苏锦,整个镇国公府就她们主仆二人,想收买都没机会。

    “先给老夫人消肿吧,”南漳郡主道。

    太医有点为难,“老夫人脉象没有问题,双脚却肿成这样,这不合常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能贸然用药,“太医严谨道。

    要是一般人,他就直接开消肿药了。

    但老夫人是镇国公府老夫人,太医不敢掉以轻心。

    他有理由不开药,可万一开了药,用出了问题,就是大事了。

    太医要检查老夫人的吃食。

    王妈妈知道问题不在吃食上,她望着南漳郡主,让她拿主意要不要把实话告诉太医。

    南漳郡主道,“告诉太医吧。”

    太医望着王妈妈。

    王妈妈扶额道,“老夫人的脚是被大少奶奶捏肿的。”

    太医,“……。”

    捏肿的?

    还肿成这样?

    莫不是逗他的吧!

    王妈妈道,“大少奶奶在老夫人的脚给小腿上扎了银针。”

    王妈妈随手指了几处。

    太医心惊肉跳。

    这几处穴位是降低痛楚的。

    没想到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还是个杏林高手。

    他可惹不起。

    但什么都不说也不合适。

    所以太医昧着良心说了一句——

    “府上大少奶奶对老夫人真孝顺,令人羡慕,”太医道。

    “……。”

    王妈妈嘴角狂抽。

    她虽然不赞同老夫人让大少奶奶给她捏脚。

    但这个提议是南漳郡主提出来的,老夫人也同意,没有她说话的份。

    何况大少奶奶还帮她捏肩捶背过,她劝老夫人,岂不成了她能做的事,老夫人不能做了。

    她只是一个下人,如何能跟老夫人相提并论。

    但大少奶奶把老夫人脚捏成这样,太医还夸大少奶奶孝顺……

    “难道大少奶奶是在用青云山独门捏脚法帮老夫人治头痛?”王妈妈问道。

    太医,“……。”

    太医嘴角抽抽。

    用脚肿成这样的代价来治疗轻微头疼——

    就是偏方,也没有这么偏的。

    他默默的从药箱子里拿了消肿药递给丫鬟。

    丫鬟给老夫人擦药膏。

    轻轻的碰触就把老夫人疼醒了过来。

    沉香轩,后院。

    杏儿抱着柱子发呆。

    苏锦则坐在竹屋外的回廊上看云。

    净白的肌肤欺霜赛雪,圣洁纯净,灵气逼人。

    谢景宸看入了神。

    苏锦脸颊添了几抹红晕,道,“那么看我做什么?”

    谢景宸走过来道,“我只是好奇,你做事之前是不是经过深思熟虑。”

    苏锦挑眉。

    “你是指捏肿老夫人脚这事?”她眨眼道。

    “嗯。”

    “你考虑过后果?”谢景宸好奇道。

    苏锦轻笑一声。

    “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

    “我想她们在让我捏脚之前,应该考虑过后果了,我要做的只是顺应心意,”苏锦道。

    “……。”

    “如果她们都没有考虑过后果,我就更不用考虑了。”

    “……。”

    苏锦说完,半晌没人接话。

    她望着谢景宸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说的挺有道理的。

    撞上她,算她们倒霉了。

    已经够肆无忌惮了,谢景宸可不敢鼓励她,只扶额道,“我有些明白岳父大人为什么让你讨皇上欢心,册封你为公主了。”

    苏锦,“……。”

    这话题跳跃的也太快了些吧?

    他是在暗自她太能闯祸了吗?

    他怎么不说老夫人她们太能找茬了?

    “皇上宠爱我,也算是人尽皆知了,不照样刁难我?”苏锦道。

    “我想即便我被封为公主,该来的刁难一样也不会少,甚至可能会更多。”

    “那该怎么办呢?”杏儿发愁道。

    这些人记性都差的很。

    一次次倒霉,长记性的却没有,记性这么差,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

    见暗卫走过来,杏儿跑过去,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已经没事了,”暗卫道。

    “啊?国公府不休我家姑娘了?”杏儿高兴道。

    “有大少爷出马,没什么事摆平不了的,”暗卫道。

    只是大部分……

    不!

    是绝绝大部分时候,压根就轮不到大少爷出马,还显得大少爷是拖后腿的。

    还有他想说的是大少奶奶休了大少爷和国公府的可能性比国公府休了大少奶奶要大的多。

    大少奶奶虽然看着鲁莽,实则心有沟壑。

    她都没当回事,这个小丫鬟倒紧张的很。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