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言情小说 > 欢喜记事 >章节目录第一百四十五章 偏方
    镇国公府门前。

    谢景宸骑马停下,他身后跟着一驾马车。

    公公坐在车辕上,勒紧缰绳,马车徐徐停下。

    待他下马后,道,“过来帮忙把皇上的赏赐抬下来。”

    守门小厮赶紧过去帮忙。

    公公把东西送到就赶着马车回宫了。

    六个小厮抬着三口大箱子进内院。

    一路上。

    丫鬟小厮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眼里不仅有羡慕嫉妒,还有敬佩。

    真的没见过大少奶奶这般厉害的了。

    寿宁公主登门找茬,被抬回宫,皇上赏赐了她一瓶子药膏。

    大少奶奶的丫鬟踢碎大姑娘的紫玉镯,丫鬟一板子没挨,大姑娘进宫向太后告状,最后挨了罚。

    寿宁公主报复大少奶奶,最后大少奶奶没事,寿宁公主被蜇晕,还连累了皇后和太后,最后太后“赏赐”了大少奶奶。

    皇上被蜇伤,太医束手无策,最后还是大少奶奶出马……

    为什么倒霉的都是别人,得好处的都是大少奶奶?

    这对别人也太不公平了。

    芷兰苑。

    谢锦瑜坐在那里,南漳郡主在帮她上药。

    她拿纱布帮谢锦瑜裹起来,谢锦瑜道,“娘,不用裹纱布了,我没那么疼了。”

    虽然挨的重,但毕竟养了好几天。

    南漳郡主哄着她,“再包裹一天,把手养好。”

    谢锦瑜便没在反抗。

    外面,丫鬟走进来,手里拿着一锦盒,道,“姑娘,金玉阁把东西送来了。”

    “拿上来,”谢锦瑜咬牙道。

    丫鬟把锦盒打开,放在谢锦瑜跟前。

    锦盒内一只紫玉手串,还有两对紫玉耳坠,精美绝伦,令人挪不开眼。

    但屋子里的人,却没有高兴的。

    因为碧玉手串和耳坠再美也比不上太后赏赐给她的紫玉镯来的华贵。

    杏儿一脚踢飞了紫玉镯,撞在了大石头上掉进了湖里。

    小厮费了半天功夫摸上来,但是紫玉镯损伤太大,能修复,但拼接太多,没法再和华美两个字沾边。

    金玉阁的管事建议磨成玉珠做成手串。

    看着紫玉手串和耳坠。

    谢锦瑜就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是气不打一处来。

    本来就够生气的了,外面又进来一丫鬟火上浇油。

    皇上赏赐了苏锦三大箱子东西啊。

    “皇上都赏赐了她些什么?!”谢锦瑜气问道。

    丫鬟摇头,“都装在箱子里,不知道是什么。”

    “不知道,还不赶紧去给我打听清楚!”谢锦瑜冷道。

    “……。”

    不是她不走,而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没有禀告啊。

    “太后气晕了,”丫鬟低声道。

    南漳郡主脸沉如霜,匆匆进宫探望。

    沉香轩,后院。

    苏锦在后院忙活。

    谢景宸就直接让小厮抬着箱子进后院了。

    看着三大箱子,杏儿眼睛都亮了起来,“姑爷真的帮姑娘向皇上讨了好多的赏赐。”

    “不知道是什么?”杏儿好奇道。

    “打开看看,”苏锦道。

    等小厮把箱子放下。

    杏儿迫不及待的把箱子打开。

    一箱子云锦绸缎。

    一箱子瓷器摆件。

    还有字画和一柄玉如意,以及二百亩良田。

    苏锦望向谢景宸,道,“皇上赏赐我这么多,没人有意见?”

    “太后晕倒了,”谢景宸道。

    “……。”

    “晕倒也正常,毕竟太后上了年纪,又母子连心,皇上病了这么多天,太后提心吊胆,如今皇上病愈,太后一高兴,身子就扛不住了,”苏锦道。

    “……。”

    谢景宸无话可说。

    默默的进了竹屋,端茶轻啜。

    太和殿。

    福公公扶皇上起来。

    皇上躺了几天,是怎么也躺不下去了。

    公公伺候皇上更衣,那边太医上前。

    “太后怎么会晕倒?”皇上随口问道。

    “太后本就体虚,加上急怒攻心,才会导致晕厥,”太医如实禀告。

    “怒急攻心?怎么会怒急攻心?”皇上皱眉。

    “……。”

    “去问问太后的身边人,是谁这么没眼色气晕太后的,直接拖下去砍了,”皇上摆手道。

    “……。”

    太医嘴角狂抽。

    气晕太后的不正是皇上您吗?

    您这么偏袒向着镇国公府大少奶奶,连他这个局外人都看不过眼了,何况是太后?

    福公公代替皇上去探望太后,顺带传皇上的话。

    可怜太后刚醒过来,又差点被气晕。

    苏锦献药有功,皇上赏赐她是应该的。

    她身为太后,却为这事生气,岂不是叫人认为她是在怪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不该给皇上送药?

    太后一脸青沉。

    李嬷嬷领悟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长满皱纹的脸一冷。

    “谁说太后是急怒攻心晕倒的?”李嬷嬷道。

    “……。”

    太医懵了。

    这还用说吗,太后的脉象说的一清二楚啊。

    “太后分明是因为皇上病情好转,大喜过望,一口气没喘上来才晕倒的!”李嬷嬷眼神冰冷。

    “……。”

    “皇上骂你们是庸医,当真是一点不错!”李嬷嬷道。

    “……!!!”

    太医们是敢怒不敢言。

    等太后摆手,太医们方才退下。

    走远了些,太医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愁眉苦脸。

    “太后的病该怎么开药方?”其中一太医问道。

    “……。”

    “不论怎么开,都是庸医,”赵太医惆怅道。

    太后的一言一行,以及病情都要记录在册,并附上药方。

    太后不通医理,她说自己是大喜过望晕倒的,他们就当大喜过望医治。

    ——他们是庸医。

    记录是写太后是大喜过望晕倒的,他们开医治急怒攻心的药方。

    ——他们是庸医。

    记录写太后大喜过望,他们照大喜过望开药方,最后太后的病迟迟难愈。

    ——他们更是庸医。

    怎么样都是他们错。

    进宫这么多年,还没遇到过这么难开的药方。

    见他们愁容满面。

    福公公走过去,笑道,“几位太医还没商量好药方吗?我这儿有一张偏方,几位太医看看能不能医治太后的病。”

    “什么偏方?”太医请教道。

    “抄佛经。”

    “……。”

    几位太医互望一眼。

    太后的病在心,心静病除。

    这偏方虽然药效缓慢,但治本。

    更重要的是,太后的病是李嬷嬷断症的,那福公公开药方也无不可。

    “多谢福公公赐药方,”庸医们道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