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注册 > 其它小说 > 大发排列3注册 >章节目录第1311章 灵诡发怒,两个老头子心虚
    解体分裂成两截的飞机残骸中,不断能听到“滋啦滋啦”的电路燃烧声。

    昏暗无光线,空气中浓重的烧焦味和血腥味弥漫着。

    灵诡用手机自带的照明电筒,正给宫司屿打着光,莲莲乖巧的停在了她的肩上,不吭声,就看着。

    宫司屿蹲在地上,戴着手套,从大衣口袋中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台,手掌大小的微型高精电脑,用连接线衔接起了黑匣子和电脑之间的终端后,开始快速解析黑匣子中的飞行记录。

    修长的手指在迷你键盘上飞快敲动,凤眸冷凝,专注而冷静。

    灵诡时不时会注意手机上的时间,“好了吗?我们要快一些,不然很快就会来救援队。”

    十秒后,宫司屿锐利的目光锁定在了电脑屏幕上的一组位于撒哈大荒漠阿特拉斯山脉以南数次出现的准确经纬度坐标,“找到了!这架飞机在一个月内出入撒哈大荒漠最频繁的停靠坐标在北纬31°西经20!”

    话落,宫司屿清除了黑匣子上遗留下的查询记录。

    拔出终端线,合上了电脑,站起身。

    “我们走,找到那座地下实验室的位置了。”

    与此同时,由远而近的救援直升机螺旋桨声越来越清晰。

    “小诡儿,突然觉得帝司有点厉害,莲莲不懂得,他都懂。”

    莲莲在灵诡周围晃着圈圈,小声嘀咕,不巧,还是被宫司屿听见。

    灵诡轻笑,宫司屿眉目柔和,两人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快速在机舱残骸中用冥珠瞬间打开了漩涡通道,带着黑莲座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

    灵诡的冥珠,将他们传送到了纽约曼哈顿空一人的大街上。

    静谧的城市依旧在沉睡中,但是在天亮之后,又会再度繁忙起来。

    宫司屿拿出手机,拨通了白斐然的手机号,嘟声后,电话接听。

    “少爷。”

    “你们在哪。”

    “帝国大厦楼顶……”

    “马上到。”

    宫司屿挂了电话后,侧眸看向灵诡,“他们在帝国大厦顶端。”

    灵诡一言不发,倏然间又用冥珠打开了一条传送通道。

    眨眼功夫,他们两个人加一朵黑莲座,蓦地出现在了帝国大厦的顶端,顺利和白斐然、封锦玄他们汇合。

    百米高的大厦顶端,风声猎猎作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气氛有些不对劲。

    一见灵诡和宫司屿回来了,无天老祖和鸿钧老祖心虚的避开了视线,封锦玄背着依旧在熟睡的阿萝,眉宇间隐隐透着担心和不知名的无奈,北修倒在地上,昏睡咒没解。

    地狱三头犬柏洛斯一见灵诡,三个脑袋同时伸出三条舌头,淌着口水,朝着灵诡冲来,摇头晃尾。

    “坐标找到了。”

    宫司屿朝着白斐然晃了晃手中的微型电脑,邪肆淡笑。

    灵诡环顾四周,找了两圈,发现了什么后,脸色瞬间阴暗下来。

    “殇殇哪去了。”

    找来找去没见着灵殇,灵诡心底一沉,明白肯定是出事了。

    “被忘了。”白斐然看似面无表情,但嘴角不经意的抽了抽,垂下眼,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了那背着他们站在一起的两个老头子,“忘在别墅了。”

    白斐然和封锦玄你一言我一句的,将灵殇怎么被忘在别墅的经过讲了一遍后。

    灵诡两眼望天,额角青筋若隐若现,沉默半晌后,爆发了。

    “师父——!”火冒三丈的娇喝,“你是老糊涂了吗!”竟然能把灵殇忘记!“忘那儿了就不去带回来了吗?留他一个?他人呢?”

    无天老祖身上穿着黑色貂绒大衣,沉闷的叹了一声后,觉得挂不住面子,阴沉沉的看向灵诡,刚想说话,身边的鸿钧老头就抢着开口,心灵祥和,慈眉善目道:“小诡儿啊,这事儿怪老祖宗,当然你师父也有责任,他没提醒老夫,他也有错!”

    无天闻言,怒视鸿钧,“老夫就知道你嘴里放不出个香屁!什么事儿都得拉上老夫一起垫背!”顿了顿,怒气横生的朝着灵诡吼了回去。

    “老夫和你鸿钧祖师岂是那种不上道的人!自然是预知有人会去救灵殇才没过去把他带回来!他自己的生死劫,老夫和鸿钧没理由替他去挡!小孩子家家的现在怎么脾气一个比一个大,你这是目无尊师!胆子肥了!走你!”

    无天老祖的暴脾气可比灵诡的恐怖多了。

    脾气一上来,二话没说,取下脚上穿的老布鞋,朝着灵诡脑门扔了过去,那速度,就连灵诡都没躲过去,宫司屿想替她挡也没挡住,“啪”一声,在灵诡的脑门上印下了一大鞋印子。

    一瞅见灵诡被鞋子砸了脑门,鸿钧老祖在一旁心灾乐祸。

    灵诡摸着额头,黑着脸,嘀嘀咕咕骂骂嚷嚷的,不让宫司屿碰,挥开了他伸来的手。

    “我弟谁救走了?”

    她表面上不疼弟弟,可心里也是在乎的,说白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嗯……蒋子文。”鸿钧老祖笑了几声就收敛了,正儿八经捋了捋自己倒竖的白眉,“放心!不会死,顶多受点伤,男儿家遭点罪没事儿。”

    话是这么说,可灵诡还是不放心。

    同父同母,姐弟连心,她几乎可以感觉到,灵殇绝没有像鸿钧老祖说的,只是受了点小伤,因为她出现了心慌和心悸的表现。

    “你们等着,我回冥界看看他。”

    倏然间又一次用冥珠打开了漩涡通道,灵诡一头扎进了通道中。

    “我跟你去。”宫司屿拽住灵诡的手,尾随进入,莲莲也跟着进去了。

    而白斐然见即,也准备跟着一起走时,却被鸿钧老祖闪身阻拦。

    “男娃娃,你只是个凡人,你可不能进这通往冥界的通道,安安分分的,你们几个就陪老夫和无天在这等日出好了!听闻这帝国大厦楼顶的日出极美,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不急。”

    “……”

    -

    灵诡和宫司屿瞬间出现在了东冥界的冥府司大门口。

    不知为何,整个冥府司都陷入了忙乱和莫名的恐慌中。

    她立刻给蒋子文打去了一通电话。

    “我在神医局,你自己上来。”

    挂了电话后,灵诡拉着宫司屿大步流星的挤进了鬼满为患的金色升降电梯中。

    当在神医局西医部的手术室中,见到了躺在冰冷手术台上,已经面目全非,满地是血的灵殇时……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