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武神 >章节目录第898章没有最可恨只有更可恨
    第898章没有最可恨只有更可恨

    此时的王丁坐在一艘海鲨级运输船的底仓内,按照王丁的身份,他怎么也要坐在上首位置,可是此时,他不仅坐在下首,反而承担着奴仆的职责,不时的给舱里的客人添酒。

    坐在上首主坐位置上的丑陋汉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王丁就像哈巴狗一样,狼狈的退了出去。

    来到甲板上,王丁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由衷的笑了。

    马克思说过,资本家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他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被绞死的危险。

    此时王丁的买卖,可不是百分之三百,而百分之一千或者一万。他的目标不是朝廷上的权力,而是魏国中头号巨商,富佳天下的张询,就是他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他不怕冒险。

    所以,他敢偷偷把位于婆罗洲的一万五千名全副武装的魏国精锐士兵从婆罗洲运输回魏国,不但是这一万五千兵马,还是夷州的海盗,他第一次发现和他合作的海盗实力是如此的强大,足足八万余兵马,其中还加杂着不少倭奴国人。

    如果成了,他就是张询第二,如果败了他就是王成的下场。对于王丁来说,成功于否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参与这个惊心动魄的过程。

    第777章密码吕蒙

    第777章密码吕蒙

    桓温曾说过:“大丈夫不能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当王丁听过这句话的时候,他把桓温引为知己。用王丁的话说,那就是大丈若不能生得轰轰烈烈,那就死得无声无息。”

    别看王丁是一个商贾,但是他的骨子里就是一个疯狂的赌徒。

    当年冉明组建华夏商盟,王丁非常想投靠冉明。然而在拜见冉明的时候,冉明的门房想要点好处,可是王丁却空手而去。结果被冉明的门房羞辱一顿,这样王丁就把冉明恨到了骨子里。非常可惜,冉明压根就不知道这事。

    当然,以王丁的身份,要想报复冉明那也是妄想。可是有一天他成了夷州海盗的俘虏,那个时候冉智刚刚在夷州立足,急需要物资补充。而攻掠夷州土著势力所得的财物不少,但是却没有冉智最需要的甲胄和兵刃。冉智也需要一个代理人,为他销赃。结果二人一拍既合,这样以来,利用冉智所得的脏物,王丁快速积累了庞大的原始资本。

    后来,冉裕被冉明限制在婆罗洲时,冉智无意间得到了消息。就和王丁密谋了一个瞒天过海之计,使用调包计把冉裕和籍破虏的三个营的军队偷偷的带出了婆罗洲。其实冉裕所想和冉智的区别非常大,冉裕也没有推翻冉明,自己当皇帝的心思。他虽然恨冉明,只不过是恨冉明不让他回去奔丧。这也确实是冤枉冉明了,冉明从宁远返回时,也根本不知道冉闵快不行了,结果回来匆匆见了冉闵一面,他就是忙着处理冉闵的后事和登基的事情,他就把冉裕忘记了。

    这下倒好,兄弟之间原本只是一点隔阂,现在这个隔阂变成了难以愈合的鸿沟。其实如果没有萧乐子,冉智也会找机会给冉明致命一击。当然有了萧乐子配合,事情变得简单多了。这个计划最关键的地方,就是他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军队秘密开进邺城。别说冉智只有八万多军队,其中嫡系精锐只有五万余人,还有三万多倭国或夷州土著仆从军。这些军队的战斗力虽然不弱,装备也不差,至少比晋朝正规军强多了。但是冉智却没有可以直接打进邺城的自信心。

    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知己或知心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冉智和冉明明争暗斗多年,自然清楚冉明的底细和实力。无论是他从渤海郡绕道邺城,还是途经黄河水路,转漳水进入邺城,都会受到非常大的阻力。冉明在为胶东国王时,整个青州都是冉明打下来的,青州各郡县基本上都是冉明的人。这倒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青州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工坊,有一百万青壮工匠,这些人几乎不用怎么动员,就可以武装成军。

    虽然这些工匠仓促成军,战斗力不强。冉智有信心可以以弱克强,但是这个时间却非常长,有可能是三个月,再或者是半年。这样肯定会支撑到冉明精锐部队的回援。计划更关键的就是王丁了,作为魏国有名的海船王,他有最正规的手续,可以把大船开进内陆。只过避开魏国的税丁检查,他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他的惊天阴谋。

    吹着海上浓浓腥味的海风,王丁的心情非常舒畅。他共四百多艘大小海船,名义上是运输了近二百万石粮食,事实上呢,这些大船里粮食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则是近十万全副武装的军队。

    按照计划,也是最重要的一环,魏国所有海船要想进入魏国。必须经过税丁层层查验,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虽然可以采取武力夺关。但是海关虽然可以以易夺取,但是很难做到无声无息。如果让魏国朝廷有了防备,这就是一场恶仗,有的打了。

    随着魏国的商业兴起,黄河水运也慢慢成熟了。除了向西至三门峡段,无法通过大船以外。中下游,则通行无阻。当然这个时代的黄河入海口也不是后世的山东垦利县,而是在利津。这是自公元11年王莽的建国三年,黄河在今河北临漳县西决口,东南冲进漯川故道,经今河南南乐、山东朝城、阳谷、聊城,至禹城别漯川北行,又经山东临、惠民等地,至利津一带入海。

    终于到了利津海关,王丁当仁不让,亲自出面去对付那些税丁了。利津海关渤海里用浮标圈了很大一块海域,用来临检海船。四百多艘大小海船几乎把临检区域占了一大半。当然进入临检区域,这些装着八牛弩和投石机的武装商船,必须用帆布把八牛弩和投石机全部遮盖起来,然后封上封条。

    如果私自拆掉海关贴上的封条,所有海船将面临着严重的处罚。对于这些事情,王丁的伙计们早已轻车熟路,所有的海船都降帆抛锚,等待着税丁的检查。只有交税之后,他们才能正式进入黄河。

    这时税丁驾驶着小型飞剪船飞蛟级,这种小船和蜈蚣船差不多,载员二三十人。海关一个头目率领着,面对四百多艘海船,这么大的检查量。税丁也全体出动,上千税丁和文书挨船检查。

    “不愧是海船王王老板,您这生意真是越做越大。”一个税吏皮笑脸不笑的道:“这次王老板好大的手笔啊!”

    “没办法,家里人口多,混口饭吃而已。”王丁认识那个税吏,此人名叫郭维翰。不到四十,却成了利津海关关丞,虽然只是不入流的从七品官员。不过他的权力很大,油水很足。就道:“郭兄,帐目已经做好了,先让下面的人去查吧。王某跟你会帐。”

    郭维翰点点头。事实上所谓的检查也只是走个过场,四百多艘大船有多大货量,不用脑袋想就是用膝盖想,也猜得出来。在魏国想要逃税,下场非常严重。而且最关键的不是国法处罚,而是所有的逃税的商贾,都会进入华夏商盟黑名单,生意肯定别想再做了。这个后果是实在太严重了,况且他们的利润非常大,朝廷留下的利润空间也足。他们也没有必要触这个底线。

    即使可以在海关那里钻空子,可是你所有的货总得出手吧,只要出手还是有迹可寻,只要露出马脚,下场将是御史巡检临门。

    王丁请郭维翰进入了最奢华的上仓内,然后指着道:“郭兄有所不知,这一次王某别看弄得动静很大,可是赚得却不多。光粮食就运了二百万石,这基本上白玩。最大的赚头,就是那三四万奴隶了,其他就是一些香料。”

    郭维翰点点头,为了刺激商贾从海外运输粮食,对于粮食魏国不仅免税,而且还会给予一点的税收补贴。对于海外奴隶,则是要加征人头税,每个奴隶也多六百钱而已。郭维翰自然不用亲自动手,下面的书吏就按照帐目结算税金。

    为了这次可以蒙混过关,王丁的损失可是不小。为了避免被税丁看出问题,各个船仓里都装了大量的香料,香料的刺激性气味,可以很好掩藏起暗藏士兵的汗臭。要知道香料是按斤收税,人体的重量比香料本身重得多了。每一个士兵都按香料收税,这笔税款也收得王丁肉疼。

    至于冉智那三万余名、倭奴或土著仆从军,则直接装成奴隶。反正土著和倭奴国人和汉人有着明显的不同。

    非常可惜,尽管王丁这一次运输规模很大,可是跑海商的商贾都是大鱼吃小鱼,小规模的很难生存下去。包括各大门阀的船队,规模同样大。来回折腾了三天,终于平安的渡过了海关的检查。

    就在这时,一名税丁非常意外的看到船舷上用炭笔写了“虎”字,虎字虽然平常,可是这个“虎”字却缺少了一个勾,下面还有八五一七零三这六个阿拉伯数字。税丁事实上就是皇家特卫的情报人员,他看出这是海外营细作留下的暗记。

    冉智和冉裕二人也都非常紧张,他们都做好了准备,万一被税丁看出问题,他们就武力夺关。至于后果,那就打了再说。顺利的渡过了利津海关,冉智也松了口气。

    不过,谁也事实上冉智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税丁道:“王二哥,好像昨天吃坏了肚子,我去方便一下!”

    那个叫王二哥的税丁不耐烦的道:“懒牛屎尿多。”

    税丁笑而不语,快速跑到没有人的地方,不过他却没有去上厕所,而是快速跑向一个海关门口的凉茶铺子里面。这个凉茶铺子,同样是皇家特卫的暗桩之一。

    税丁打了一个有情况的手势,凉茶铺子的老板就会意的点点头。二人一同进了内里的卧室。悄悄关了门,然后打开衣柜,露出一个暗门。随着机关的嘎嘎声响起,二人进入了内室。

    “头,发现了海外营的暗号”

    “哦!是什么?”

    “八五一七零三,快查查这个代表什么意思!”

    头目找出密码本,对着密码的检索。冉明的密码本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无规则的编了一本书,上面标注好字。每一组数字代表的含义都不同。不一会儿,头目找到了密码的对应的字。

    “是什么情况?”

    “吕蒙!”

    “吕蒙”税丁不解的道:“这是什么意思?”

    头目吸一口凉气,面色有些灰白“白衣渡江!”

    “啊!”税丁道:“这该如何是好?王记的海船可是足足四百多艘呢,这可是能装十数万人啊。况且我们在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了上面还有三四万奴隶。”

    “那肯定是敌兵假扮的。”头目道:“你我分头行动,你快速去找镇东将军冉烽,我要把消息最快的速度上传。”

    通过了利津海关,王丁的船队满帆前进。这个时候正是东南季风强劲的时候,沿黄河而上,虽然算不得顺水顺风,但是速度也不慢慢。冉智也是一个狠人,他下令王丁把运载的粮食和其他物资,扔进黄河里,减轻大船的重量,加快速度前进。

    在这个时候,冉智也不掩饰了,八万军队,全部秘密换装,冉裕倒是有点阴晴不定。冉智道:“老四,走到这一步,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他老二死,就是我们两个亡。”

    冉裕道:“可是,可是,母后会伤心的!”

    “哼!”冉智不以为然的道:“咱们都是母后的儿子,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无论谁坐那个椅子,母后只能认了。”

    籍破虏道:“四殿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冉裕道:“那也只能如此了!”

    冉明圣驾南移,一路快速前进。事实上冉明没有担心什么,冉裕的那一万五千安北军士兵,掀不起什么浪花。只是冉明也没有想到,萧乐子比他相像的更狠。

    如果想钓鱼,肯定要准备好诱饵。萧乐子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为了达到他的目的,甚至把司马聃推出来当诱饵。此时相对而言,司马聘所代表的南晋朝廷,就像是自带了群嘲技能的拉怪高手,司马聃出现在哪里,那里就是魏军的主攻方向。

    当司马聃的旗幡仪仗亮在无锡,身在健康的石越第三天就得到了消息。

    “无锡!”面对着这个情报,石越有点不敢想象。相较而言,健康作为晋朝的都城,经过数十年的经营,已经初具规模了。如果司马聃真决心死守,就算石越会爆破攻城之法,想摸到建康城的城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是无锡,那里是四战之地,无险可守,司马聃退到那里,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对于相距三百多里的距离,石越根本没有放在眼中。留下两个营驻守建康,石越亲率征南大军向京口浩浩荡荡行去。京口也就是后世的镇江,在历史上东晋前太尉郗鉴曾驻兵在这里。后来这里就是东晋朝廷的唯一屏障,军事要地。向来为进行腹心镇守,先是郗鉴,后是荀羡。只是在这个时空,荀羡死了。他的接任者和历史上一样,为范汪。范汪字玄平,又称范东阳,雍州刺史晷之孙。南阳顺阳(今河南内乡)人。曾任东阳太守。在郡大兴学校,甚有惠政。

    然而这个人却不是为将领的料,虽然加了鹰扬将军,和桓冲一样的职位。不过他打仗的本事和桓总差得远了。关键是这个老夫子是一个有名的清谈名士。

    不京口经过太尉郗鉴多年的苦心经营,门阀势力在京口扎根很深。哪怕范汪不能打仗,不地这个家伙却非常有权谋。又因为在任内大兴办学,名声不小。玩清谈出身的名士,就像后世的名嘴,大V和公知,范汪深知舆论的威力,他到处宣扬魏国残暴,特别是对士绅,轻则抄家,重则灭族。一时间让京口众门阀士绅人人自危。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