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六百八十六章 梦想还是要有的
    周铭和赵刚何子明的会面不到一个小时就匆匆结束了,赵刚和何子明随后离开了茶餐厅。
    这一次杜鹏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大大咧咧,从赵刚和何子明出门开始,杜鹏就皱起了眉:“周铭,我怎么觉得这俩家伙是在敷衍咱们呢?”
    “你不用觉着了,他们就是在敷衍,实际对我刚才提出的规划并没什么兴趣。”周铭说。
    杜鹏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周铭随后告诉他:“你也用不着这么生气,毕竟咱们的想法也确实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听着周铭的话,杜鹏也叹了口气:“是啊!整合金融系统,打破各个银行间的壁垒搞信息共享,这听着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周铭没有反驳:“但这是搞电子商务的关键一步,因为全国那么多人,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使用同一家银行的信息。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是在进行电子交易的时候,一个接口也总是比无数个不可预测的接口要容易控制,把风险降到最低。”
    杜鹏点点头:“周铭你说的这些我当然都懂,不过银行那边……那可是相当难处理的一块,赵刚何子明跟这个比起来,他们就和讨价还价的过家家一样。”
    周铭苦笑,他哪能不知道银行难处理呢?因为不管在任何地方,银行都是对商业具有最大影响力的,尤其在国内,由于是国家控股,因此国内的银行可以说是游离在商业圈之外的一个庞然大物。不管任何人,哪怕你生意做到天上去了,你要想改变银行系统的什么惯例,别人也都会觉得你是天方夜谭的。
    简单一句话:人家是银行,人家掌握着你的经济命脉,人家凭什么听你指挥?
    更别说你还要改变银行的现有制度了,这话不等于和一个小学生信誓旦旦表示要操纵美国大选一样可笑吗?
    很有可能你去这些银行的总部,别说约见这些银行的头头大佬们,恐怕就是一个副厅以上的经理,人家都不带搭理你的。
    没办法,在商业上有钱就是娘,银行就是能这么傲慢冷峻。
    “我当然明白这里面的难处,不过总不能事情难,别人认为这是做不成的,我们就放弃就不去做了吧,总要有人开头不是?”
    周铭随后还借用了日后张云的那句经典名言:“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杜鹏这时只以为周铭这句话只是在安慰自己,可他却并不知道,周铭是相当有信心的。
    当然周铭并不是认为自己可以撬动整个银行体系,而是周铭知道历史进程,知道后世辉煌的华夏银联,就是从今年开始启动的,并在两年后进行银行内部小范围试点的。而这个华夏银联的目的,也就是打破银行信息的壁垒,实现全国统一的跨行跨境的交易清算系统。
    那么既然国家已经在做这项工作了,自己只是顺势而为,顶多可以让银联早一天面世。
    就像南江那时,自己搭了曹建宁和罗韩的顺风车,成了南江交易所的创始人之一一样,再最多弄一个“银联之父”的头衔,想想也挺不错的。
    杜鹏看着周铭:“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周铭你老大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你敢想敢做呀!”
    “好了,我说杜鹏你小子也别拍我马屁了,还是赶紧帮我行动起来吧!我们要先分析分析现在国内各大银行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我们可以利用的点。我听说就在今年前不久,信用社从农行剥离出来,建行的代理财政职能和政策性贷款取消,还有工行在筹办网银业务,这些我们都可以想办法利用一下的。”周铭说。
    虽然周铭知道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坐等银联成立,自己就可以享受银联成立带来的红利,但什么都不做可不是周铭的风格。
    况且要是就这么傻乎乎的傻等,那自己对内部政策调整的消息知道速度,怎么比得上那些二代三代呢?那指不定中央的红头文件还没打印好,他们就已经先知道,可以提前开始做准备了。
    等到消息传出来,那时自己别说吃肉,搞不好汤都剩不下几口了。
    因此自己要想跟这些二代三代们竞争,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走在政策的前面,毕竟如果事情是由自己主导,那自己才会比他们更先知道。
    杜鹏听着周铭的话,他高兴的拍手起来:“周铭你老大果然是早有预谋的啊!”
    “没错,虽然信用社那边一直有亏空,一直需要央行和财政部买单,但不可否认的是,信用社仍然是农行的一大支柱,现在突然被从农行的序列里剥离出来,如果我是农行的领导,我肯定会急切的需要寻找其他项目来对接弥补。”
    杜鹏接着说道:“建行这边就更不用说了,农行的信用社还是亏的,但建行的代理财政职能和政策性贷款,这可都是建行一直以来的支柱业务,现在建行肯定会比农行更急切;还有工行的网银业务,那甚至都是为周铭构想的银联而准备的呀!”
    杜鹏最后说:“所以只要我们找好切入点,不是没机会撬动这些银行大佬的呀!”
    苏涵一边很为自己的男人高兴,一边白了杜鹏一眼:“好了,我说杜鹏你有空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好好帮周铭归纳一下信息,想想办法什么的,别什么事情都等着周铭来做。”
    杜鹏这才不好意思的嘿嘿接过周铭之前准备好的信息文件,帮着周铭一起做整理起来。
    ……
    当茶餐厅里周铭和杜鹏已经在整理消息,准备对银行系统下手的时候,另一边赵刚和何子明已经走到了楼下。
    “对于刚才那个周铭说的整合金融系统的规划,你有什么想法?”何子明突然问道。
    “痴人说梦!”赵刚很不客气的随口回答。
    何子明笑了笑,对赵刚能有这样的答案并不感到意外,或者说要是赵刚不这么说,他才感到意外了。
    “可是我听那个周铭分析的也很有道理,既然我们要做电子商务,那么银行系统这一块就不可避免要碰到。”
    何子明看着赵刚接着说:“而且之前还是赵刚你对我说的,说周铭这个人头脑清晰,有超前的商业意识,并且还能把我们都没有一个概念的电子商务,分析的条理清楚,怎么现在又唱衰他了吗?”
    赵刚则没好气的摇摇头:“你这家伙可别打我的脸,我之前是那样说过没错,可事情都是一码归一码的,我现在也承认他在商业理念上的超前眼光,但那可能是他的国外经历造成的,但在国内,尤其是在对待体制企业的时候,他的眼光他说的话就和小学生一样幼稚。”
    “他居然说要整合金融系统,打破各个银行间的信息壁垒,实现银行间的信息共享,进行跨行跨境的统一交易清算。”
    赵刚满脸不屑的笑容:“难道这个人在说话以前就从来不动动脑子的吗?他的脑袋难道只是放在那里当个摆设的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有人同意?”
    “首先银行体系里那些家伙都是自成一系的,就算是我们都很难插手进去。再者说了,这是一般性的问题吗?这是要打破各个银行间的信息壁垒,是要他们各自共享自己的信息给其他银行呀!”
    赵刚一脸的费解:“这意味着什么?等于是我把我的客户.信息资料共享给你,我简直无法想象一个人究竟天真到了什么地步,才会相信有人把自己藏得罪严严实实的客户.信息资料共享出来。”
    赵刚看着何子明:“就好比现在我让你共享你的客户.名单给我,你会同意吗?”
    “当然不可能。”何子明毫不犹豫的回答,毕竟在商言商,对所有商人而言,客户的信息资料都一定是最宝贵的,所有人都一定是藏着掖着,没有谁会傻bb的拿出来到处分享。
    但何子明也说:“不过周铭刚才也说了,这既然是相互共享,那就表示你接受我共享信息的同时,你同样也要共享给我才行。”
    “这更是天真的无稽之谈了!”
    赵刚摆摆手说:“大家将心比心的想一想就知道了,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共享全部的信息给你,你又凭什么会把信息全部共享给我;我又凭什么相信你真的把全部信息共享出来了?就凭他周铭的个人保证吗?但是很抱歉,就他的个人保证在我看来和笑话没什么两样。”
    “除非有更有公信力的人出面作保。”何子明突然说。
    “你想说的是中央或者是央行吗?你是觉得他周铭是咱们国家的商业圣子,还是觉得中央领导们都显得没事做了?”
    赵刚十分斩钉截铁道:“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的!”
    可有些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赵刚话音才落,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赵刚随手拿出接通,他当时就停住了要走出燕京饭店的脚步,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纷呈起来,让何子明都看愣了。
    赵刚这个电话时间并不长,只是两三句话的工夫,但当赵刚放下电话后,他整个人都傻b了,何子明叫了他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其实吧,我觉得那个周铭的想法也未尝不可,整合金融系统,是一个值得我们支持的好想法!我之前也一直很赞同来着。”
    这是赵刚回神回来说的第一句话,然后他就掉头回去找周铭去了。
    何子明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大哥,说好的痴人说梦说好的无稽之谈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