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章节目录第五百六十六章 江南报社王记者
    中午,沈善长带着一位和他差不多的年轻人来到了城隍庙旁边的星巴克咖啡厅。
    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沈善长点了两杯这里最贵的咖啡,再要了一些点心。
    “平哥,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多亏了你在江南晚报上的报道,我才能出了这口恶气呀!”
    沈善长十分感动的说着,很显然对面这位就是就是故意写周铭父母报道的记者王治平,他是沈善长的同学,也是江南报社时事板块的副主编。
    沈善长说到后来也装出担心的样子:“但是平哥,你这样真的不要紧吗?毕竟那可是周铭呀,他的父母能掌控娃娃笑在临阳的工厂,还能把周铭给送出国,这样的家庭恐怕并不好惹的。”
    王治平却很不屑的大手一挥:“这有什么?看来善长你还是很不了解平哥呀,平哥我不仅是江南报社有编制的记者,更是副主编,我会怕他一个在临阳的小瘪三吗?”
    “善长你是做生意的,你可能不了解我们体制里的很多事情,”王治平想了想说,“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只是副主编,但是在我之前还只是小记者的时候,我不管下到哪个地方去做采访调查,那里的县一把手都得亲自出来接待我,还得好吃好喝把我给供好了!”
    “这就是掌握了舆论宣传权力!连那些官员都对我唯唯诺诺,一个小小生意人还不任我摆弄?”
    王治平接着说道:“况且就算他家里有点本事那又怎样?难道我在滨海在天宁就没本事了吗?”
    沈善长连连摇头表示并不是这样的,王治平就是最厉害的,一个小小的周铭在面前并翻不出任何浪花。
    作为老同学,沈善长当然了解王治平的家庭背景,他家里在江南和滨海都有很强的实力,尤其在传媒行业这一块,否则也不会才进报社没两年就有一个副主编的职位了;而且别看只是个小小的副主编,但实际在报社里,就算是总编他都可以不鸟的。
    随后他们的咖啡上来了,王治平又说道:“而且善长你知道我是记者,我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以权压人以权谋私的事情了,我一个记者的正义是绝不允许我对这种事情袖手旁观和视而不见的!”
    王治平说的很义愤填膺:“所以这个事情即使没有善长你拜托我知道了也会去做的,现在只是我多了一个理由罢了!”
    沈善长连连表示感谢,他还表示:“平哥就是正义感强烈,从上学那会我就看出来了。”
    沈善长随后却话锋一转:“不过平哥你也请放心,我知道平哥为了调查这个事情很辛苦,那二十万辛苦钱我会很快打到平哥账户上的。”
    王治平听他这么说,顿时笑的更灿烂了:“什么钱不钱的,善长你说这个就见外了,你知道我这个人平时没什么看好,就是喜欢收集一点以前的字画。”
    沈善长心里暗骂王治平这个贪心不足的混蛋,他哪里会不知道王治平口中所谓的字画,那没几十上百万都是拿不下来的,甚至还有价无市,不过现在他有求于人,只能表面仍然热情的表示包在他身上了。
    王治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于是他正色道:“善长你就放心吧,周铭那边我会继续深挖这些新闻的,就他那种临阳来的小瘪三,就是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来找我!”
    王治平和沈善长干杯喝了一口咖啡,他一脸享受的样子:“还是咖啡的味道更香醇,这才是真正有品位的生活嘛,你再看看咱们国内,一个个都是什么样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土气息,只有出国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时尚,我经常怀念我们在国外留学的时光,那边的空气都格外清新一些!”
    王治平正感慨着,突然他身上的呼机响起来了,是报社里的消息,王治平连手机都没有,只好去咖啡厅借用了电话回拨回去。
    很快王治平回来,告诉沈善长居然是周铭要见他。
    沈善长听了立即紧张起来,王治平却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不用那么紧张,虽然我承认那周铭有点本事居然能把关系走到报社来,但也就这样了,我不会对他有任何妥协的,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王治平最后端起自己那杯咖啡又喝一口:“幸好滨海开了一家星巴克,否则我都不知道要去哪喝味道这么醇正的咖啡,国内真是什么都比不上!”
    王治平留下这番话就离开了,只是对咖啡赞不绝口的他并不知道,星巴克进入国内也是由于周铭在国外那么活跃的原因,否则至少还要等上几年的。
    王治平很快离开,沈善长则还坐在原地,眼神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南报社虽然名字是江南,但实际却并不是江南省的单位,而是总部在滨海的一家全国性报社,发行量和影响力算不上最优秀,但也常年排在前列了。
    江南报社的总部大楼就位于市政府广场旁边,也是颇有年代的老建筑了,江南报社的总编蒋万青就坐在二楼的接待室里,而周铭苏涵带着于胜戎杨结清就坐在面前。
    王治平先向总编问好,然后就很不客气的坐在了周铭面前。
    “治平,这位是娃娃笑的董事长苏涵同志,这位是于胜戎老板和杨结清老板,最后这位是周铭同志。”
    蒋万青首先给周铭和王治平相互做了介绍,只是显然这位蒋总编对周铭和苏涵还有于胜戎杨结清他们的关系理解不够,介绍的时候把苏涵放在了前面,周铭对此觉得很无所谓,但苏涵却皱着秀眉表示很不满意,于胜戎和杨结清则都惶恐害怕周铭不高兴。
    “哟?没想到阵势还挺大的,娃娃笑最神秘的董事长都出面了,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呀!”王治平有些惊讶,其他人王治平不怎么认识,但苏涵这位娃娃笑饮料食品帝国的幕后女皇,他还是知道的。
    王治平这略带嘲讽的语气让人很不舒服,不过周铭却说:“听王记者这话,看来是已经知道我们此次过来的目的了。”
    王治平很大方的承认了:“我当然知道,无非就是为了我的那片报道嘛,不过我想周铭同志你恐怕要白跑一趟了,毕竟报纸已经发出去了,收回是绝对不可能的,况且就算收回也没用了吧?”
    既然事情已经说开了,周铭也很直接道:“王记者误会了,我当然不是让你们收回报纸的,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出一些后续的反转报道,表示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我的父母都只是普通的工人,我也没有出过国,所有的一切都是其他的误会安排。”
    王治平看着周铭笑了:“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任何新闻都是我们调查以后的结果,怎么能这么随便,你说怎么写就怎么写呢?你这不是在侮辱我,而是在侮辱我们所有新闻人!”
    “可是你们报道的那些根本就不是事实!”周铭也说,“我的父母一直都是普通工人,包括现在也是,甚至在过去760厂的时候,我的父亲还是连续五年的厂劳动模范,我的母亲也是三八红旗手,这些都是可以查得到的荣誉,我认为你有必要重新调查看看。”
    王治平斜着眼睛看着周铭:“周铭老板,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周铭摇头说:“并不是,我只是在和王记者你商量,毕竟你是在国外留学回来的记者,你应该要对自己的报道负责。”
    于胜戎和杨结清这时也帮着说道:“王记者,你要知道760厂过去都是快破产的国营厂,都是周铭先生和苏涵女士他们搞起来的,你怎么能说周铭先生的父母贪污呢?哪有自己贪污自己东西的道理?”
    “而且我们现在也不是要你胡编乱造什么,只是让你把原本的事实报道出来,以后不要骚扰周铭先生的父母,这有什么难的吗?”
    面对这左一句右一句的劝说,王治平很不开心的拍了桌子:“够了!”
    王治平指着周铭说:“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这些吃人血馒头的家伙,你们赚的钱都是贪来的抢来的,我是记者,还用不着你们来教我怎么写新闻!”
    王治平说着冷笑起来:“你们做了那些事,现在曝光了所以害怕了吗?我告诉你们,没有那么简单,我的确会深挖这个新闻,我还会曝光你们所有的恶行!”
    周铭皱着眉头,他细细想了想然后说:“我明白了,王记者你想曝光我拦不住你,但是你冲我来就好了,我随便你曝光,我不怕,但你别去曝我父母那边的事情,他们二老光荣一生,我不希望有人打扰他们。”
    周铭接着说:“就当是帮我这个忙,作为回报,如果王记者有什么要求,我也可以帮你一个忙。”
    “哟?你还和我谈起条件来了?我告诉你,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王治平说:“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曝光你父母,我不光现在曝,我以后还会要继续深挖这个新闻,把所有东西都曝给全国人民看!”
    “那就是没得谈了?”周铭的语气冷了下来。
    “谈?我是记者,是江南报社的副主编,你是什么东西和我谈?”王治平冷笑着说。
    “蒋总编我还有稿子要赶,先走了。”
    王治平随口.交代一声然后就起身离开了,根本不管周铭这边其他人的反应。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