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 > 大发排列3注册 >章节目录第五百章 真香
    只有袁成让一个人,他是怎么也不敢质疑老师李复达的,可他却偏偏不能不提这么一嘴,毕竟还有其他那么多人想摸清风向的。
    正是这样的原因,当袁成让从老师那边回来,其他人立即一窝蜂的涌上去询问他结果。
    “袁台长,那边情况如何,老师不是真的要帮那个周铭了吧?”
    袁成让面对这个问题两手一摊叹了口气:“很不幸,老师还真是打算帮周铭的,并且他还说要是我们敢不听他的话去帮沈百世,他会很生气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袁台长是不是你听错了什么,老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老师之前不是最讨厌那个周铭的吗?怎么会还要帮他,而且沈家在滨海的能量老师也不是不知道,过去老师还和沈家交好,怎么现在连我们去帮沈家都不乐意了,是不是哪里搞错啦?”
    对于袁成让给出的答案,其他人都表示很不能理解,因为这和他们最初的想法也差的也太远了,就算周铭选了一个好地方,也不至于就这么帮吧。
    袁成让对此苦笑道:“我也很希望是哪里搞错了,但事实却就是这样的。”
    市电视台的刘仁浦说道:“虽然不知道那个周铭是怎么做到的,但很显然他已经做动了老师的工作,可越是这样,我们反而才越不能轻易松口。”
    刘仁浦突然转变的语气提醒了所有人,对呀!老师那边不知道为什么改变了想法,但却并不意味着自己也就要跟着马上转风向,我们好歹也都是文化人,总还是要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坚持,墙头草是最该唾弃的行为!
    不过袁成让却深深看了刘仁浦一眼,在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单独叫住了刘仁浦。
    “刘总编看来和沈家的关系很密切呀!看来是收了沈百世不少钱吧?”袁成让很开门见山的说。
    “我不知道袁总编在说什么,我只想说,污蔑也应该有个限度,而且最让我不明白的是袁总编为什么要污蔑我,难道是收了那个周铭的钱吗?”刘仁浦狠狠怼回去了。
    袁成让见状只得解释是一句玩笑了,毕竟刚才刘仁浦说话有点太着急了。
    “那么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袁总编,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墙头草什么的绝不是我的风格,我有我自己的坚持。”刘仁浦对袁成让说,他话语的铿锵有力让袁成让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随后袁成让就说着抱歉离开了,可当袁成让离开以后,刘仁浦却拿起了他的电话。
    “老沈呀!这次别说我没有帮你了,现在可是连老师都已经动摇了,最后还是我帮你坚定的拒绝跟周铭合作啦……什么谢不谢的,你知道我这个人平时就喜欢收藏一点古玩,上次你送给我的青花瓷,那可是价值千金的好东西,我这就算投桃报李啦!”
    刘仁浦打给的就是沈百世,也就是在这次出门前,沈百世才特意给他送去了一只明正德年间的青花瓷瓶,让刘仁浦爱不释手。
    第二天早上,周铭苏涵和于胜戎早早就起来了,毕竟还要安排李复达这些小布尔乔亚的行程,以这些家伙的挑剔程度,那可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哟?没想到周老板起来的还挺早嘛,看来周老板昨天一定做了一个好梦!”
    刘仁浦走出房间,看到周铭就在院子里,他张口说了句一语双关的话,是在讥讽周铭昨天就是在做梦。
    周铭连表情都没变的说:“好梦一般都是幸福的向往嘛,总比一条敢对老虎叫的狗要强一点吧,老虎不是不敢收拾这条哈巴狗,只是没那个兴趣。”
    随着周铭说完,苏涵第一个鼓掌捧场了:“周铭说的太棒了,有些人就是喜欢当狗而不自知啊!”
    刘仁浦的脸色当时就像吃了屎一样的难受,他这是典型的装b不成反被操了。
    周铭正如自己说的那样,他并没有收拾哈巴狗的兴趣,接着对刘仁浦说:“好了刘总编,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刘总编随时可以去吃了。”
    “早餐?”刘仁浦听到这个顿时又来精神了,“那我可告诉你,我这个人可是很有生活品质,一天之计在于晨,尤其早餐的标准我也是很高……”
    不等刘仁浦说完,苏涵就微笑着点头告诉他:“刘总编这你可就放心吧,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是自助餐的模式,但是我们从杭城请的国际名厨,米其林评级过的那种,不管你想吃什么都可以让他们现做的。”
    刘仁浦当时愣在那里了,他转头看去,只见那边原本的晒茶场现在已经给清出来了,现在搭起了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和餐厅,所有原料一应俱全,几个穿着白衣的厨师正在忙着。
    这时已经有人在那边了,有人见到刘仁浦看向那边,也激动的朝他挥手:“老刘快过来吃啊!这绝对是最值得纪念的一顿早餐!”
    听着那边的大呼小叫,这让刘仁浦很尴尬,他觉得这些人都太没有原则太容易被收买了,看来只有自己能坚守最后的阵地了!不就是一顿早餐,他们特意请来的高级厨师,这样就能收买那也太廉价了!
    刘仁浦这么想着,随后又把架子给端起来了,他对周铭说:“我知道了,那我就去看看你们请来厨师的水平了。”
    刘仁浦说完然后昂着头从周铭和苏涵他们面前走过去了。
    他这样的表现让苏涵感到很不爽:“真不知道他摆的哪门子架子,周铭我们可是连领导人都见过的啊,哪轮得到他在这里得瑟?”
    周铭则笑着告诉她:“他想得瑟就让他得瑟好了,我觉得你应该对咱们的安排有信心!”
    苏涵用力的点点头:“周铭你的安排我当然有信心!”
    听他们这话,旁边的于胜戎要哭了:老大!今天这个可都是我出钱我安排的呀!能不能给我一点镜头啊?
    刘仁浦到了晒茶场上,马上有人过来给他推荐早餐。
    “老刘你真应该早点来尝尝的,这几位名厨水平那真是没得说,你看这份生煎,那绝对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了……”
    不等他说完,刘仁浦就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好了我知道了,你这么舔.他们有必要吗?不就是生煎吗?咱们在滨海又不是没吃过,我们好歹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是有生活品质和高要求的,现在人家周老板既然请来了名厨,咱们就是要吃点不一样了。”
    刘仁浦说着转向了厨师那边,他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们袖标上“特级厨师”的标致。
    看来果然是下了本钱的啊!不过这在我面前可是不够看的!
    刘仁浦这么想着,然后说:“那我告诉你们,我要的早餐可是比较麻烦的,毕竟我是一个有生活品味的人,不像某些满身铜臭味的暴发户。我喜欢吃那种特制的英式甜点棋子蛋糕,我还喜欢吃烤番茄烤香肠,我喜欢吃嫩一点的,不能给烤老了,但我也希望能烤烂了,最后我还要一杯燕麦粥,不光要加入牛奶我还要一点茶,不能太甜也不能太淡。”
    听到刘仁浦这么说完,他身边的朋友感觉很不好意思:“我的天,老刘你这是要疯啊?有你这么点东西的吗?”
    刘仁浦对此则洋洋自得:“那不是周老板请来的厨子吗?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不是丢人现眼吗?我就是要告诉他,想一顿早餐就说服我们,没门!”
    刘仁浦说着还故意很挑衅的看了一眼那边走过来的周铭,但周铭却懒得搭理他。
    见周铭不搭理自己,这让刘仁浦感到很受伤,他随后说:“你看到了那个家伙没有,什么本事看不到,却要在我们面前装什么b,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我就是要拿早餐这个事情难为他,让他知道我的生活品味,我一定会用这个事情狠狠打他的脸,你等着瞧好了!”
    他朋友觉得这样不对,但现在刘仁浦已经这么决定了,他也没法改变。
    刘仁浦随后找个位置坐下来了,然后他就拿起叉子敲了敲面前的杯子说:“有人吗?人都死完了吗?怎么我点的东西还做不出来吗?如果不行趁早说,我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最好,要是耽误了我吃早餐,这可是很不能饶恕的事情!”
    刘仁浦的话让周围的人都替他尴尬,因为你他娘的不是才刚坐下吗?怎么这就嚷嚷起来了,你这就太过分了吧?
    然而刘仁浦自己却还洋洋自得,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见厨师和周铭那边没什么反应,他顿时觉得自己这么做就是最正确的,他又嚷嚷起来:“看来你们是真不行……恩?”
    然而这一次刘仁浦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盘子被放在了面前。
    “刘总编这是你要的烤番茄,刚好我们有备用的,正好是您的要求。”厨师说。
    刘仁浦很尴尬,但他很快说:“这只是巧合,但是我只要了烤番茄吗?我还要……”
    “刘总编这是你点的烤肠和燕麦粥还有棋子蛋糕。”
    又有一个盘子上了桌,上面正是刘仁浦刚才点的东西。
    刘仁浦顿时更尴尬了,他刚刚才说要拿这个难为一下对方要打脸的,可结果现在好像是打了自己的脸吗?
    不!这绝不可能!
    “我告诉你们,我是一个很有生活品质,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要求很高的人,一天之计在于晨,这个早餐如果做的不好,我一定会倒掉……”
    刘仁浦说着吃了一口,然后:“恩!真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