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网游小说 > 大发排列3注册 >章节目录14.离开
    千针石林的夜晚要比北疆温暖一些,毕竟这个地方更靠近世界的中轴,距离太阳更近,气候也更温暖。

    当然,在这片戈壁上你永远体会不到那种温柔的温暖,这里的热风总是带着一抹抹沙子拍在你脸上,这种荒芜的风沙让这片大地表面上能留存的水源很少,但幸运的是,在魔法师的探测下,一条条隐藏在荒芜之下的暗河被接连发现。

    这片大地并非不适合人类生存,但是要在此地生活的更好,你首先得掌握这片大地的规律,又或者,用更粗暴更有效的方式去改变它。

    不过目前的人类拓荒者们还没有这个本事...他们缺少那种改天换地的能力,但也许,他们并不会一直缺少。

    人类倒霉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有点好运气了。

    “哗啦”

    再一次失眠的阿尔萨斯穿着睡衣,站在窗户边,他推开了窗户,看着头顶夜空中的群星,作为土生土长的洛丹伦人,阿尔萨斯几乎没见过类似于千针石林这样的风景,在初看时会感觉到这片大地简直没有希望,但在适应之后,他越发能感觉到这片大地的辽阔与无垠。

    甚至连人的思维,都被这种辽阔大气的风景影响到了一样。

    “哗啦”

    又是一阵粗糙的风吹来,那风中的细小砂砾拍在国王的脸上,就像是一双并不温柔的手在触摸他的脸颊。

    而在那风中,似乎还有另一个声音。

    “该启程了...”

    “是啊。”

    阿尔萨斯挺直身体,活动了一下肩膀,他自言自语的说:

    “该启程了。”

    年轻的国王最后看了一眼窗外静寂的夜色,他伸手关闭了窗户,然后走回了卧室里,在一阵淅淅索索的响动之后,穿着盔甲,披着兜帽的王子背着一个包裹,从卧室中走了出来,在离开之前,他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封折叠起来的信件。

    他看着那信件,把它拿在手中,吻了吻,然后将其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在房屋的烛火熄灭的那一刻,国王出现在了房间之外,在他眼前,最忠诚的法瑞克与玛维恩也如同国王一样的打扮,在看到阿尔萨斯走出来之后,两位侍卫长朝着国王微微颔首,将武器递给主君,然后三个人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白塔港口的夜色里。

    在港口边缘,有一艘提前雇佣好的地精商船,这艘足以穿越无尽之海的大船被年轻的国王包了下来,它将载着他前往世界最北端的大地,在那里,阿尔萨斯将得到一些东西。

    当然,他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

    “女士,这是我们找到的一些东西,按照阿尔萨斯陛下的吩咐,它应该是留给你的。”

    次日,在领袖们即将奔赴战场的同一时刻,洛丹伦王室的一名侍从将折叠起来的信件送到了大法师吉安娜的手里,大法师看着手里的信件,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看着那侍从,她问到:

    “阿尔萨斯陛下去了哪?”

    “呃,按照陛下的行程,他现在应该在前往灰谷的路上,那里风景很好,很适合陛下修养几天,我们也要感谢您,吉安娜女士,也只有您能劝说陛下放下繁重的工作,休息一段时间,”

    眼前这个忠诚的侍从有些担忧的说:

    “陛下要比老国王更勤勉,尤其是在我们到达卡利姆多之后,关于国民的每一件事,他都是亲力亲为,但这对于他的健康,是个可怕的威胁。”

    “嗯,我知道了,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吉安娜点了点头,在她的示意下,那侍从行了个礼,然后快速离开了。

    “你真的去了灰谷?”

    大法师看着眼前的信奉,她自言自语的说:

    “这可不像是我记忆中的你会选择的放松方式啊...”

    说着话,吉安娜打开了那封信,这看上去并不像是临时写成的,应该是准备了好久,吉安娜甚至从那字体的颜色中看到了不一样的痕迹,这说明,这封信应该是经过数次修改之后才完成的。

    比起临别的书信,这封信更像是...诀别一样。

    这让吉安娜的内心更担忧。

    “至我亲爱的安娜:”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做出了选择...很抱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关于最近数个月在我脑海里翻腾的幻象的事情,因为我不想让你,让其他关心我的人担忧,请原谅我的大男子主义,等到我归来的时候,你可以尽情的问责我,我保证,我不会反驳。”

    “幻象?”

    吉安娜瞪大了眼睛,她莫名其妙的联想到了那一夜在耳语港之外,她在海边听到的那个声音,但本能告诉她,这应该并不是同一件事。

    于是她继续看了下去。

    “那是个诡异的幻象,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但现在联想起来,应该是在达隆郡的撤退行动之后,那个声音就一直在我的脑中徘徊,我隐瞒了很多,包括那一晚我是如何在亡灵的包围中脱险的,我并非不愿意告知你实情,实际上,我自己也不清楚。”

    “在我力竭倒下之前的最后一个视界,是那些本可以轻松杀死我的亡灵转身离开的背影...那些天灾的亡灵,我的安娜,有一股力量在背后控制着它们,而现在,那股力量也开始影响我了。”

    “它反复告知我,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使命在等待着我,它用各种各样的幻象在我的梦中向我表明了那个未来,那个冰冷的,残酷的未来,在梦中,我成为了和泰瑞昂.黎明之刃一样的怪物,拥有一样强大的力量,在梦中,我率领着我的军团和黯刃的亡灵死战,而在我身后...是被我保护起来的你们。”

    “我并非因为它许诺的力量而前去追寻,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已经很理解强大的力量代表的并不是赐福,也许那只是一种诅咒,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恰恰是我处于保护的意志,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父亲,失去了我的国家,我不能允许我自己再失去你...失去默默跟随在我身后的那些人。”

    “所以,我决定拥抱它。”

    这几个字写的很用力,那笔痕甚至透出了纸张之外,仅仅是看着这几个字,吉安娜就能联想到阿尔萨斯下定决心的瞬间,那种痛苦的决定,牺牲自己的未来,换取一份保护力量的意志。

    但,这并不是吉安娜想要的。

    作为一名法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游离于世界之外的黑暗力量的本质,在达拉然的图书馆里,也有无数前辈留下的故事,表明了那些不可控的力量会对一个人产生什么样毁灭性的改变与打击。

    在吉安娜看来,阿尔萨斯所追寻的,正是其中最危险的那种...它无形无质,仅仅依靠一次接触,就能侵入阿尔萨斯这样的圣骑士的脑海,并且连续不断的影响他。

    甚至连阿尔萨斯自己做出的这种“决断”,这种伟大的牺牲,都不一定真正是处于国王的思考,没准只是因为他被那个“声音”影响的太久了,太深了。

    “蠢货!”

    吉安娜霍然起身,她看着手里的信件,一股无法形容的焦灼在她内心里回荡着: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和泰瑞昂.黎明之刃一样的力量,那是...那是死灵的力量!你真的是...疯了!”

    但阿尔萨斯的信还没完,还有最后几段。

    “我之所不告诉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会阻止我,你总是这样,用真正法师沉着冷静的思维来预测未来,我喜欢这样的你,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偶尔也应该听一听本能的劝说。”

    “那个声音很邪异,它肯定不是什么光明的力量,但它的有些话说的很有道理...安娜,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恶魔,一个坐拥着不死者大军,席卷了整个东大陆的恶魔,他甚至没有动用全力,就摧毁了尊敬的洛萨皇帝和我们的父亲们艰难的支撑起的帝国。”

    “它狡诈、残忍、恶毒、疯狂...”

    “要战胜这样的敌人,仅仅是依靠士兵们的意志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付出牺牲...高尚而伟大的牺牲,化身为魔,化身为比泰瑞昂.黎明之刃更可怕的恶魔...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看到战胜他的希望...那也是我为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会牺牲我自己,来换取属于人类文明的未来...”

    “别来找我...我的挚爱,等到我战胜泰瑞昂之后,我会回来娶你...为我祈祷吧,为我祝福吧。”

    “————爱你的阿尔萨斯。”

    “蠢货!!!”

    一声厉喝从吉安娜所在的房间里响起,突然爆发的寒冰魔力将房间里的一切都封冻了起来,吉安娜看着手里的信件,一种即将失去最重要的人的感觉又一次在内心里升腾起来,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坦瑞德失踪和戴琳战死的时候...

    她要失去阿尔萨斯了。

    “说什么化身为魔...蠢货!正常人谁会说出这种话,更何况,你把自己扔进深渊,就能战胜那个魔鬼了吗?”

    吉安娜握紧了法杖,在身形闪耀之间,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你只是在逃避,阿尔萨斯,你在逃避这种压力,你这蠢货...我要狠狠的给你一耳光,我还在坚持,你怎么就能放弃...”

    “我不允许!不允许!!!”

    ————————————————————————

    “嗯?”

    远在诺森德北风苔原的先知突然睁开了眼睛。

    在他眼前,是充满了德莱尼人风格的冥想室,这个群星的种族从诞生之日起,他们的文明就紧紧的和宝石联系在了一起,因此,在这异世界的“家园”中,也到处都有宝石存在的痕迹。

    在维伦的冥想室里,各种各样的宝石,又来自艾泽拉斯本土的,也有他从德拉诺带来的,甚至是来自遥远的阿古斯世界的宝石,那些闪耀的宝石在房屋的穹顶上,画出了一个神秘的符文阵。

    这是能让维伦的意志更集中的参悟未来片段的法阵。

    而就在刚才,先知完成了一次对未来的窥视,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正是数年前,他第一次抵达艾泽拉斯的时候,在那横渡海洋的商船上看到的未来片段。

    那个并不是泰瑞昂,但却同样掌握着死灵之力,还挥舞着一把黑色魔剑的身影...时至今日,维伦已经知道了那个背影是谁...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洛丹伦的新王。

    但...这怎么可能呢?

    老先知看着手里的紫色宝石,灵魂之歌带来的未来片段并不一定正确,他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这一点,但数次出现同一个场景,也同样意味着那种未来很可能会出现。

    他不能不管...

    想着这些,老先知站起身,从旁边拿起了自己的法杖,他打算亲自去一趟人类帝国的新疆域,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人类的领袖...等等,为什么要告诉人类的领袖呢?

    维伦的脚步突然停在了原地,他手里的念珠重新开始转动,象征着老先知开始思考一些重要问题了。

    “就算我告诉他们,那些年轻人此时也没有能力去处理它,他们拦不住阿尔萨斯,这个消息甚至会直接引发人类帝国的内部裂痕,所以要解决问题,就要找到这个问题的核心...不,不不不,不该告诉人类。”

    老先知的目光转向东方,他想起了耳语港战场上,在洛萨皇帝战死的时候,自己内心里思考的那些问题,一抹光芒在他清澈的眼睛中闪耀着:

    “能解决问题的人...又是死灵的力量,所以,泰瑞昂,你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吗?”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