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大发排列3计划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5.叮嘱【16/100】
    “所有人都到齐了。”

    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小号燕尾服的侏儒艾拉有些别扭的站在泰瑞昂身前,恭敬的俯身行礼:

    “大领主,大家都在等你。”

    这粉红色头发的小侏儒在被“拐”来德拉诺之后的第41天,总算有了正式的身份,她在前几天被任命为黑暗神殿的管理者,也就是黯刃骑士团的“管家”。

    虽然看上去很不靠谱,矮小的身材也没有什么威慑力,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死亡骑士们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琐事上面,新投靠的破碎者们显然还不值得信任,就只能由艾拉来兼任这个角色了。

    而对于这个任命,侏儒一开始是拒绝的,她一个来自艾泽拉斯文明世界,科技城市诺莫瑞根的工程匠师,怎么就能成为死亡骑士们的管家呢?

    但她目前的“监护人”露米娜斯告诉他,死亡骑士们已经研究决定了,根本没办法反抗的艾拉就只能垂头丧气的走马上任,而心灵手巧的露米娜斯小姐姐还给她弄了一套像模像样的服装,总之,原来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侏儒,现在也是黯刃骑士团的一员啦!

    “恩”

    泰瑞昂从石头王座上站起,这破碎的王座已经被破碎者们修复了,原本散乱的天台也被打理的整整齐齐,看上去顺眼了很多。

    他迈步走向神殿二层的会议厅,艾拉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侏儒手里捧着一份表格,似乎在计算些什么。

    “那些破碎者们还听话吗?”

    泰瑞昂突然开口问到,把艾拉吓了一跳,她抬头看了一眼死亡骑士大领主,伸手拍了拍胸口,用清脆的声音说:

    “我让阿卡玛指挥他们,但分配的每一项工作完成度都很低,大概是因为他们神志不清的原因。”

    “完成度低?也就是说他们在偷懒?”

    泰瑞昂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他挥了挥手指,幽灵猫头鹰月爪飞快的从黑暗中出现,落在了泰瑞昂的肩膀上,死亡骑士低头对它说了些什么,月爪嘎嘎叫了两声,又拍打着翅膀飞入了黑暗里。

    “我会处决十分之一的破碎者用来作为警告!”

    泰瑞昂加重了语气:

    “艾拉,你来做监督,如果他们的工作效率还没有提高的话,下一次处决,由你来!”

    这个充斥着血腥味的决定让侏儒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她结结巴巴的说:

    “大领主,也许...也许我们不需要这么残忍,可能...可能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我并不是在质疑你,但是...这有些,太...”

    “嗯?”

    死亡骑士转过头,看着颤抖的侏儒,他冰蓝色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我已经把亡灵卫士的指挥权交给了你,艾拉,如果你觉得我的决定太过残忍,那你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应该处理好它!你才是破碎者的管理者,他们的生命握在你手里!”

    “我给了破碎者新的生活,给了他们活动在阳光下的权力,给了他们工作,他们用偷懒来回报我,你觉得这正常吗?你觉得这应该吗?你觉得他们不该受罚吗?”

    这反问让侏儒说不出话,片刻之后,她低下头,用低落的声音说:

    “很抱歉,大领主,我之前...没有过这种统治和管理的经验,但我还是请你收回那残忍的命令,我会...”

    侏儒抬起头,双眼里还有恐惧,但出于保护生命的某种坚持,她还是咬着牙说:

    “我保证,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保证?”

    泰瑞昂品味着这个词汇,片刻之后,他看了一眼侏儒,那目光让侏儒脖子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但最终,泰瑞昂点了点头:

    “很好,那些杂碎保住了自己的命,还有,我很期待你的保证。”

    “砰”

    泰瑞昂不再理会侏儒的纠结,他转身推开大门,站在两侧的死亡骑士朝着大领主俯身致敬,在这被晶石灯点缀的大厅中,黯刃骑士团的成员们已经悉数到齐,眼看着泰瑞昂走进来,死亡骑士和血法师们站起身,迎接自己的首领。

    泰瑞昂朝所有人点了点头,坐在了最前方的椅子上,他咳嗽了一声,敲了敲桌子:

    “汇报你们的成果吧,兄弟们。”

    第一个站起身的是血法师赛文,在对于萨莱茵的本能操纵的越发娴熟之后,这原本已经步入老年的高等精灵法师又重新找回了年轻的躯体,代价就是他变得越发阴霾的性格,以及身体周围开始萦绕的血色雾气,那是汲血过多的后遗症。

    “奉您的命令,我们前往塔拉多进行侦查。”

    赛文伸出手指,在蓝色光芒的跳动中,一副由魔力组成的地图悬浮在了众人眼前,他指着那地图介绍到:

    “根据我们在废墟中找到的德莱尼人文献,这里原本是德莱尼人统治的核心区域,但是在兽人屠戮德拉诺世界的时候,这里被战火完全摧毁了,细碎的细节这里不再说明,重点是,我们在塔拉多发现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情报!”

    赛文停了停,伸出手指将眼前的魔力地图放大:

    “在塔拉多南部,那里原本是德莱尼人的种族墓穴,按照他们的传统,所有死去的德莱尼人的尸体和灵魂,都会被送入这座大墓地里,他们在德拉诺待了200年,因此这里存储的尸体和灵魂非常可观,再加上奥金顿曾发生过一场天崩地裂的大爆炸,那废墟中也有很多兽人留下的尸体,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灵魂都还在束缚在那里!”

    “按照初步的探查和估算,这里应该作为黯刃骑士团的第二个据点!如果我们能完全控制奥金顿,从其中源源不断的走出的亡灵,足以为我们攻下至少三分之一个德拉诺!我和奥特姆已经在奥金顿的废墟里准备好了大型死灵转换法阵,随时可以开始征召。”

    赛文的结论让泰瑞昂点了点头,他轻声说:

    “你们做的很不错,奥金顿必然会落入我们手里,还有呢?”

    “还有就是关于沙塔斯城的情报,这一点让塞伦特来说明吧,他在那城市里待了3天。”

    赛文坐在了椅子上,塞伦特站起身,继续向骑士团说明他收集的信息,在他的意识下,血法师用魔力大致制作了一个沙塔斯城的模型。

    “德莱尼人有三座大城市,卡拉波神殿,沙塔斯城和奥金顿,在我的侦查中,沙塔斯城的三分之二都已经毁在了兽人的屠杀里,但剩下的三分之一座城市到目前为止,依然有人在活动。”

    “失去家园的破碎者,从戈尔隆德逃过来的食人魔,还有逃避战争的兽人难民,最后是一些深居简出的德莱尼人,各个种族在这城市里混居,数目很可观,而且防御也不值一提。”

    塞伦特的手指在空中舞动,他涩声说:

    “最重要的是,它距离奥金顿非常近,只要我们控制了奥金顿,亡灵大军不需要一天就能攻入沙塔斯!”

    “不,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

    第一次参加骑士会议的伊瑞尔开口反驳到:

    “我猜你一定没有进入沙塔斯的最深处,塞伦特先生,在10年前,沙塔斯就有一位纳鲁,按照你的说法,既然沙塔斯城还存在,那么纳鲁阿达尔就很有可能还存在于沙塔斯,也许正是它在战乱中庇护着这些难民!”

    “纳鲁?那种传说中的圣光生物?”

    塞伦特皱起眉头,他看着伊瑞尔:

    “我确实没有进入沙塔斯内层,说起来,我在那城市里活动的时候,也确实感觉到一股和圣光差不多的能量...”

    “好了,沙塔斯的问题稍后再说,如果我们需要兵源,奥金顿和阿兰卡峰林也许更适合我们入侵,你们带来的情报我很满意,接下来说一说关于兽人的事情。”

    泰瑞昂打断了麾下的讨论,他将目光转向坐在他左手边的格洛库什,对沉默的兽人死亡骑士说:

    “这一次,我想让你加入兽人的冒险远征里,帮助他们取得麦迪文之书和达拉然之眼。”

    格洛库什没有反对,他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

    “好!”

    “那些投诚过来的死亡骑士,就是血魔的那些麾下,这一次也会跟着你一起去。”

    泰瑞昂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他说到:

    “你的任务不是保护他们,而是挑选,黯刃骑士团不要废物,只有在战斗中活下来的那些,才有资格继续存在下去,所以即便是全军覆没也没有关系。”

    兽人点了点头,泰瑞昂又看向伊瑞尔,他迟疑了片刻,说到:

    “伊瑞尔,这一次你跟着耐奥祖去卡拉赞,这是你的初战,所以不管结果如何,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另外,如果有机会,替我送一份“礼物”给卡拉赞的法师们...”

    “告诉他们,黯刃骑士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遵命!”

    伊瑞尔站起身,大声回应了泰瑞昂的命令,大领主点了点头,他站起身,双手撑在桌子上,对所有人说:

    “兽人们倾巢而出,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发展实力的好机会,除了格洛库什和伊瑞尔之外,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兽人的士兵们返回德拉诺之前,组建黯刃骑士团的第一支亡灵军团!”

    “我们要和兽人开战吗?”

    露米娜斯以一副没有骨头的样子趴在桌子上,她好奇的看着泰瑞昂,眼中的红色光芒剧烈的跳动着:“我们终于可以杀兽人了吗?”

    “不要说得这么露骨,露米,总说实话是个不好的习惯。”

    泰瑞昂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和兽人的合作即将结束,我们和他们的关系,总要发生一些小小的变化...我也很想和兽人做朋友,但只可惜德拉诺世界太小,容不下这么多势力共存。”

    “好了,各位,去准备吧!接下来会很忙。”

    泰瑞昂结束了会议,死亡骑士们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大厅,只剩下了泰瑞昂和格洛库什两个人。

    “德拉诺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格洛库什低声问到:“明明元素已经开始复苏了。”

    “哦,黑手,看上去你对你的世界还有感情。”

    泰瑞昂轻声说,格洛库什摇了摇头:

    “谈不上感情,只是看到了自己出生成长的世界,有点感怀...说起来,你要对兽人斩尽杀绝?你不是对耐奥祖承诺过,他们会找到一个新世界吗?”

    “新世界?”

    泰瑞昂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呵呵,我不是已经给他们了吗?”

    这句话让格洛库什楞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泰瑞昂说到:

    “如果兽人们还有一点点智慧,他们就抓住他们最后的机会,艾泽拉斯,那是他们唯一能找到的新世界!萨格拉斯权杖里确实封印着无数传送门,但没有一个是能给兽人带来希望的,那些已经被恶魔占据的世界里,只有无处不在的绝望。”

    “所以,你欺骗了耐奥祖?”

    格洛库什灰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黯淡:

    “他所做的一切,他为了拯救这个世界做的一切,根本就没有意义,对吧?”

    “怎么能说没有意义呢?”

    泰瑞昂靠在椅子上,十指交错:

    “如果不能用一个合理的方式将兽人的战士们调离这个世界,死灵军团就很难发展起来,你们的传统让你们憎恨死亡,我只是站在我们的角度思考问题,然后做出一个最好的选择...另外,我可以向你保证,格洛库什,你的同胞在艾泽拉斯会生活的很好,比留在德拉诺等死好一百倍!”

    “艾泽拉斯是一个有秘密的世界,我不能告诉你那秘密是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说,那是兽人最后的希望之地,不仅仅是兽人...还有,在这一切结束之后,我不会对这个世界残余的老弱兽人赶尽杀绝,前提是他们不会反抗我!”

    泰瑞昂盯着格洛库什的眼睛: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恩”

    格洛库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在他离开之前,泰瑞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走到黑手身边,对他低声说:

    “奥特兰克的贵族,普瑞斯托,如果你此行遇到了他,不要反抗他,顺从他的要求去做,那个贵族背后有个庞大的势力,不要激怒他,那是个很危险的家伙!”

    “好的,我知道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