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大发排列3官网 > 网游小说 > 大发排列3官网 >章节目录8.卡拉赞.鲜活的死域
    潮落岛海域距离暴风王国的海域并不远,泰瑞昂在大海上狂奔了3个小时,就进入了西部荒野的长滩,从那里一路向南,就来到了暮色森林。

    据说在当初阳光普照的时候,隔着这片森林甚至可以看到暴风城城墙的塔楼,但在2年前的战争中,从偏僻危险的逆风小径涌出的黑暗已经将这片森林彻底覆盖,这里曾经叫阳光森林,但现在它一天24小时都被笼罩在黑暗里,这里变得很危险,就连粗鲁野蛮的兽人,在占据了暴风城之后也不愿意进入其中。

    这也让暮色森林成为了暴风城逃亡民众的一处聚集地,兽人没有派士兵进入森林抓捕他们,所以暮色森林的夜色镇,大概算是暴风王国境内的最后一处被人类控制的区域了。

    这片永远处于黑夜中的森林是神秘的,泰瑞昂骑着骷髅战马,沿着森林的道路前进,他很清楚,这里不但有被黑暗能量唤起的怨灵,甚至还有龙的存在,在暮色森林最中央,有一处通往神秘的翡翠梦境的大门,那里由梦境的看护者们绿龙军团守卫。

    “绿色的蜥蜴们早在暴风王国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于此了,它们卫戍梦境世界已经长达千百个世纪。”

    泰瑞昂在路过一处森林的岔口的时候,朝着东北的方向看了看,在那森林的山坳之中,隐藏着凡人无法对抗的力量,他目前还没有去招惹那些绿龙的打算,他只是发出了单纯的感慨。

    “凡人总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但他们并不清楚,他们的王国是在更高级力量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从无到有的建立起来的,也许兽人们就是因为知晓绿龙的存在,才没有打破这片森林的宁静。”

    “呵呵,龙又一次守卫了生命,尽管它们自己可能都不清楚,也不在乎这一点。”

    泰瑞昂拉起马缰,骷髅战马发出了无声的嘶鸣,加快脚步,消失在了黑暗里,在远远的看到如堡垒一样的夜色镇的时候,死亡骑士伸出手,站在他肩膀上的幽灵猫头鹰发出了一声长啸,拍打着翅膀飞入了黑暗中。

    这悄无声息的猎食者飞过下方最少聚集着数千人的城镇,很快就为死亡骑士找到了一条不会惊动守卫的道路。

    泰瑞昂并不畏惧这些避难的人类,他们的生死和他也没有关系,但要进入卡拉赞所在的逆风小径,就必须经过夜色镇,这座城镇所处的位置非要重要,堪称暴风王国的东大门,这里还有一支在黑暗降临之后组建的军队。

    守夜人,这本是一支保卫城镇的民兵,在暴风城被攻破之后,很多心有不甘的老兵都加入其中,继续和兽人对抗,这就让夜色镇的军事实力大大加强。

    “噗”

    在通往逆风小径的路口,一名惊慌逃跑的守夜人士兵被长剑刺穿了胸口,在他身后,是一个被彻底摧毁的哨塔,泰瑞昂面无表情的将长剑从这人类心脏里抽出来,他在死者的衣服上擦拭着剑刃的血迹,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黑夜中的城镇,翻身骑上战马,在月爪的指引下,很快就消失在了通往逆风小径的岔路上。

    在死亡骑士离开之后不到五分钟,五个被杀死的守夜人的尸体诡异的复苏,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吞入冥狱深渊,在这弥漫于森林中的黑暗能量的操纵下,他们复活的只是躯体,将作为毫无智慧,只会四处破坏的行尸“活”下去。

    在这片森林里,像是这样无脑的行尸还有很多,尤其是在夜色镇的两个墓园中,那些大片大片复活的尸体,已经成为了最让驻守此地的艾伯洛克公爵和他的士兵头疼的事情,而这种让死人复活的诡异力量,才是这片暮色森林存在的真正危险...

    雾气,在进入荒芜的逆风小径之后,无所不在的雾气渐浓,泰瑞昂在碎石嶙峋的山路中前进,他每一次抬起头,都能在浓烈的雾气中清晰的看到这山间尽头的黑暗高塔,那就是他的目的地,星界法师麦迪文的法师塔-卡拉赞。

    这座法师塔是在数百年前,由麦迪文的母亲艾格文女士建立的,最初是用来躲避提瑞斯法议会源源不断的追兵们,后来在艾格文女士遇到了她一生中挚爱的男人之后,这里就成为了她的家,星界法师麦迪文就在这里出生,而在他出生的那个时代,这里还被温和的阳光笼罩着。

    “叮、叮、叮”

    沉重的马铃声打破了雾气的宁静,伴随着泰瑞昂越来越靠近卡拉赞,那些隐匿在雾气中的诡异身影的数目也变得多了其他,它们就像是影子一样,在雾气里悄无声息的出现,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他们中的一些还具有人类的形体,但双眼涌动着恶毒的暗红光芒,还有一些被折磨的已经失去了形体,只剩下了如怨灵一样的无尽憎恨。

    但他们不敢靠近泰瑞昂,死亡骑士身体里涌动的死亡能量如此强大,贸然的靠近,就会本能的被束缚在死亡骑士身后,成为他的仆从。

    这是这些被束缚在这片雾气和大地上的怨灵们最抗拒的事情。

    这里曾经是暴风王国的一部分,而这些怨灵本都是逆风小径的居民,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在星界法师的庇护下,他们最少能保有安全,可惜麦迪文被军团之主控制灵魂,又被好友洛萨、学徒卡德加以及朋友迦罗娜杀死之后,他可怕的力量爆发开,在一瞬间就摧毁了逆风小径所有的生命。

    直至今日,麦迪文临死时爆发的黑暗能量依然没有消散,暮色森林的变化,就是这黑暗力量的牺牲品。

    “一群可怜虫。”

    泰瑞昂并不在意那些躲在雾气中的怨灵,尽管他们用憎恨和恶意的目光打量着他,在幽灵猫头鹰月爪的嘶鸣中,这些怨灵根本不敢阻拦它,只能尾随在他身后。

    “无比憎恨麦迪文,却又不敢脱离逆风小径,只有在这里他们才是自由的,也许他们也知道冥狱深渊里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在踏入卡拉赞附近的地面的时候,死亡骑士回头看了一眼背后,那浓重的雾气已经开始消散,显然,那些低级怨灵不敢靠近这个地方。

    哪怕是在死后,他们依然畏惧麦迪文的黑暗威严。

    不过在泰瑞昂进入卡拉赞脚下的村庄的时候,他的表情却变得古怪了起来,在曾经游戏的记忆中,这里应该存在着一批更强大的怨灵才对,但是在他眼前,村庄虽然已经被彻底摧毁,只留下了一副残垣断壁,但在那威严而布满了黑暗气息的法师塔前方,却是一片“人潮涌动”的场景。

    就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一样,在卡拉赞法师塔的入口前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在彼此交谈,有的还在翩翩起舞,还有一些小商人在高声叫卖着自己的商品,看上去生机勃勃,但搭配周围残缺黑暗的废墟,让这一幕怎么看怎么诡异。

    “啊,精灵骑士!”

    一个靠在村庄入口的家伙醉醺醺的对泰瑞昂打着招呼:

    “战马不错嘛,你也是来参加麦迪文先生的宴会的吗?”

    “呃?”

    泰瑞昂的眼睛眨了眨,他看了一眼前方嘈杂的“人群”,他轻咳了一声,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眼前这家伙身上,他看上去像是个小贵族,有些落魄,穿着破旧但得体的衣服,只是身影虚幻,勉强保持着人类形体,显然,这也是个幽灵...但却不是那种失去了意识的怨灵。

    “他们都是来参加...宴会的吗?”

    泰瑞昂低声问到,那小贵族将手里早就空掉的酒瓶放在嘴边,然后打了个酒嗝,回头瞪了一眼身后的“人群”,非常不满的说:

    “当然!能参加麦迪文先生的宴会,可是暴风王国上流社会身份的象征,瞧瞧那位骑着马的老贵族,那是乔纳斯伯爵,还有他美丽的夫人,那曾经可是我的恋人,那老狗横刀夺爱...算了,这就不说了,站在那老狗身边的是艾伯洛克公爵夫人,还有此地的领主夫妇,那都是顶层的贵族,虽然我也被邀请了,但我不属于那个圈子,这是一次机会...”

    这小贵族的幽灵抿了抿嘴巴,有些向往的说:

    “也许我也能因此跻身上流社会...”

    “有意思。”

    泰瑞昂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小贵族幽灵的双眼和意识,他的灵魂很完整,几乎没有残缺,只是失去了躯体,而且灵魂也没有被黑暗污染的痕迹,就像是被某种力量强行束缚在生者的意识中。

    你瞧,他甚至还会喝酒!虽然那酒瓶子早就干涸了...

    泰瑞昂翻身下马,将骷髅战马的马缰扔给了这小贵族:

    “这玩意归你了!你喜欢它不是吗?”

    这种突然的馈赠让这小贵族的灵魂有些茫然,但很快,他就手足无措的站起身,绕着骷髅战马转了两圈,兴奋的搓着手:

    “有了它,也许我就能吸引那些可爱的贵族小姐的目光...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小贵族扭头看着泰瑞昂,后者活动了一下手指,轻声说:

    “我要你的邀请函...既然来参加宴会,那没有邀请函怎么行?”

    片刻之后,手持邀请函的泰瑞昂就混入了前方的幽灵们当中,他是个罕见的高等精灵,很快就吸引了那些贵族们的注意,在泰瑞昂有意识的引导下,他很快就和那些幽灵贵族们打成了一片。

    这并不是无用功,在和它们的聊天中,泰瑞昂很快就知道了一些事情。

    首先,这些幽灵的记忆都被固定在了3年前,麦迪文身死的那一刻,他们不知道暴风王国已经沦陷,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园已经被摧毁。

    其次,每当泰瑞昂提起外界的战争,这些幽灵就表现出了很不感兴趣的样子,他们所有的注意力,似乎都被放在了即将开始的星界法师的宴会上。

    最后,围在这里的每一个灵魂都极其完整,而且充满活力,有自己的智慧和思考,根本没有怨灵化的趋势。

    死亡骑士回头看去,那骑在骷髅战马上的小贵族灵魂已经勾搭到了两位无聊的贵族小姐,那家伙牵着马,载着两位大呼小叫的贵族小姐,正朝着已经成为废墟的旅店走过去,显然,他的某种意图很邪恶。

    泰瑞昂从未见过这样活跃的幽灵,从他们身上,泰瑞昂看到了死灵所拥有的一种新的可能...有种力量在庇护着他们,在影响着他们,在帮助他们摆脱死亡的空虚和折磨。

    而这一切的答案,都埋藏在眼前的法师塔里,对此,死亡骑士有些跃跃欲试了。

    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感觉到,在靠近这座法师塔之后,他那平静近乎于冰冷的灵魂,也变得活跃了起来。

    “哗哗哗哗”

    伴随着锁链和机关的响动,眼前法师塔的大门缓缓拉开,这一幕让贵族们叽叽喳喳的交谈很快安静了下来,下一刻,一个穿着华丽的管家长袍,胸口别着麦迪文的渡鸦徽记,但全身上下已经彻底腐朽的管家迈着庄严的步伐走了出来,他眼中跳动着蓝色的火焰,看了一眼眼前等待已久的宾客们,他轻咳了一声,用亡灵沙哑的声音说:

    “欢迎诸位贵客到来,麦迪文先生身体不适,就由我来接引诸位进入卡拉赞,盛大的宴会已经准备完毕,我们还邀请了暴风王国最著名的歌剧团来为诸位表演...现在,请随我来。”

    贵族们带着一丝矜持,跟在这管家身后,走入了法师塔里,泰瑞昂混在其中,但就在他踏入大门的那一刻,一抹黑暗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那刚才还很平静的亡灵管家,此时眼中已经跳跃起红色的光芒,一长一短两把匕首抵在了泰瑞昂脖子上。

    而在他身后,伴随着战马的嘶鸣,在贵族们的尖叫声中,一个穿着黑色重甲的骑士从另一侧的马厩里冲了出来,手里挥舞着长剑,带着几个亡灵骑兵,挡在了泰瑞昂眼前。

    “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请离开吧!你不属于这里!”

    “死者的宴会,不欢迎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