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E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章节目录1.泰瑞昂的使命
    清晨,在阳光又一次照耀到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时候,远离故土的精灵们从沉眠中苏醒,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忙碌,不过和以往相比,战俘营中的气氛多少显得有些肃杀。

    此时距离祖尔金的越狱事件,已经过去了整整4年,但对于寿命漫长的精灵来说,这只是微不足道的时间...

    “奎尔萨拉斯传来的消息表明,最近阿曼尼巨魔们越发不安稳了!”

    泰瑞昂坐在营地稍显简陋的指挥室里,将手里的消息传达给了自己的下级。

    在他眼前,是他麾下三支远行者游侠的队长,也是营地里仅次于他的指挥官,经过长达4年磨合,他们已经成为了泰瑞昂不可或缺的优秀下属。

    一张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战术地图被摊开放在桌子上,这是由远行者的精锐们亲手绘制,泰瑞昂的手指正在地图上反复滑动。

    包括他在内的所有精灵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这件事关系到他们的死敌-森林巨魔。

    “前天,我们的斥候在附近发现了巨魔猎头者的踪影,初步估计数量在20个左右,按照他们常规的编制,这一次那些野兽很可能来了上百人!”

    “显然!某些不甘心失败的蠢货又在策划一次对祖尔金的营救。”

    泰瑞昂的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片刻之后,他的手指在营地附近的河流边点了点:

    “这里,最靠近营地的补给点,也是从辛特兰方向通往丘陵的必经之路,我决定在这里设伏!既然那些巨魔敢来,我相信他们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送他们去见他们的洛阿神!”

    “但是泰瑞昂...有件事情你必须得知道。”

    资格最老的游侠队长有些犹豫,他黑色的眉毛耸动了一下,手指在地图的营地附近点了点,那里有座城堡的标志,他低声说:

    “敦霍尔德城堡的主人已经向我们提出了好几次警告!他以防御兽人入侵的名义,要求我们必须提前向他汇报每一次行动。”

    “你说的是人类王国奥特兰克的布莱克摩尔上尉,对吧?”

    泰瑞昂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让他淡金色的细长眉毛上下跳动,他轻声说:

    “如果我没记错,他还曾不止一次要求我们配合他麾下的步兵,对本地进行大规模的搜捕...真是个不知轻重的小角色,不用理会他!我们继续做我们的事情。”

    泰瑞昂的眉头挑了起来,他看着身边的三位沉默的游侠队长,他轻咳了一声,说到:

    “最少在他解决了内部的麻烦,下狠心清理掉他城堡里关押的那些恶心的异族角斗士之前,我们的任何行动,那位上尉都无权过问,我们也不会向他披露行动的任何细节,这是为了保密起见!”

    泰瑞昂摊开双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你们也都知道,那些异族角斗士里可是有巨魔存在的,它们很可能会泄露我国的机密,我相信,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兵,布莱克摩尔上尉肯定能理解我们的苦衷...”

    这句措辞强硬的话让其他两个队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笑的游侠队长是个年轻人,他显然还有些担心双方的冲突,于是他开口问到:

    “泰瑞昂队长,那如果那个上尉不理解我们呢?我们毕竟在人类的领土上…”

    “如果他不理解,如果他还想要干涉我们的任何行动,让他直接去找他的国王!然后让他的国王派信使去找我们的国王!”

    泰瑞昂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指挥桌上,他舒了口气,轻声说:

    “虽然我们在人类的国土上,但这个战俘营是属于奎尔萨拉斯王国的!人类的法律和规则可管不到我们!”

    营地主管扭头看着最年轻的游侠队长,他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

    “我们的国王为此付了钱了,明白了吗?”

    很快,两名队长就被分配了任务,起身离开,会议室只剩下了两个人,年纪最大的游侠队长名为罗格里奥.日怒,是泰瑞昂最信任的副手,在离开之前,他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忧对眼前的泰瑞昂说:

    “队长,你可能不关心这个消息,但最近囚犯祖尔金的情况...有些不太妙,可能是由于最近天气的原因,他的旧伤复发,而且已经开始感染了。”

    “恩?感染?”

    游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看着眼前的兄弟,确认罗格里奥没有开玩笑之后,他摇了摇头:

    “罗格,我记得你是在200年前踏上战场的,而我,我比你晚一些,我在150年前才杀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敌人,那是一个巨魔。”

    “在那之后,我和我的导师,和我的朋友,以及你们,一起用弓,用刀,用匕首,用火把杀死那些巨魔,在战场上,我见过被砍死的巨魔,被毒死的巨魔,被烧死的巨魔,但我惟独没见过因为伤口感染而死的巨魔...你见过吗?”

    “当然没有!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泰瑞昂。”

    罗格里奥摇了摇头,沉声说:

    “我知道以巨魔的自愈能力,根本不可能因为伤口感染死去,但银月城的特使很快就会过来,你也知道,上级希望祖尔金活着,我是担心如果我们对他不闻不问,会不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难道我们现在没有让他活着吗?罗格...”

    听到罗格里奥的劝说,泰瑞昂眼中寒光一闪,连说话都变得生硬,但片刻之后,他的语气变得柔和了一些: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老友,放心,我不会因为自己的仇恨就破坏上层大人物们的策划,我的导师也反复叮嘱我,我知道轻重的,但这种程度的伤病不会影响祖尔金的生死,所以这件事我们不需要多考虑。”

    说着话,泰瑞昂的话锋一转,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看着眼前的老朋友,他随口问道:

    “罗格,我记得你已经2年没回去过奎尔萨拉斯了吧?难道你真的打算一辈子待在人类的地方,和这些年纪只能当你孙子,却傲慢的和你爷爷一样的人类贵族打交道?我可记得,小凯恩还在银月城等你回去呢。”

    听到这话,罗格里奥笑了笑,他的眼光变得柔和起来:

    “谁愿意待在这里...哦,对了!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游侠将军已经批准了我退役的请求,下个月我就能回家好好陪陪我的家人,陪陪我的小凯恩,所以这是我和大家待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月了,泰瑞昂。”

    “嘿!不要说这句话!把它忘掉!”

    泰瑞昂的脸色突然变得古怪,他站起身,拍了拍罗格里奥的肩膀:

    “拜托,不要再给自己插旗了!老兄弟,走,我们今天值守,可以去喝点酒。”

    “呃?插什么旗?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别放在心上,快走吧,趁着天色还没晚,我们还可以顺便去打猎...”

    ————————————

    对于很多人而言,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死亡即将到来的等待,但其实还有另一种难以忍受的酷刑,那就是禁锢自由,将这样东西永远从某个生物身上夺走,再也没有比它更残忍的了。

    手指在腰间的刀柄上跳动,泰瑞昂悄无声息的站在黑暗中,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囚笼里,躺在冰冷地面上呻吟的老巨魔。

    祖尔金...被他抓住两次,被他夺走了两次自由的可怜人。

    他精赤着上身,绿色的皮肤上篆刻着来自巨魔古老的信仰,精神成圣的野兽之灵洛阿的符咒,在战斗中,这些符咒能给他们带来强大而野性的力量,他的身体很高大,让人一眼就能联想到这家伙在战场上无人能敌的英姿,但他现在的身体却因为长期的幽禁和虐待,而变得枯瘦如柴。

    但这不能掩饰在黑暗中,他眼睛里闪耀的恶毒和狡诈,值得一提的是,这老巨魔的右眼,是泰瑞昂在战场上亲手剜下来的。

    “咳咳...你为什么不靠近我再看看呢?泰瑞昂.黎明之刃...残忍的夺走了我右眼的家伙!”

    “你有300岁了吧,怎么还像是个胆小鬼!就和当年在战场上一样,你躲在那个女人身后,不敢和我正面交锋...就像是惊恐的小鸡!呵呵呵...咳咳,啊,咳咳咳!”

    他在黑暗中,用沙哑的声音嘲笑着泰瑞昂,但这嘲笑却以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终结。

    等到他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泰瑞昂从黑暗中向前一步,他站在囚笼之外,用平静的眼神盯着眼前的老巨魔:

    “但小鸡主宰着你的小命...祖尔金,你早就该死了!你早就该死在战场上,你活得每一天,都是银月城那些蠢货给你赚来的...但没关系,看着你现在苟延残喘的样子,我其实很开心。”

    泰瑞昂停了停,有些遗憾的说:

    “而对于这件事,我最遗憾的是...它晚来了170年!”

    祖尔金在5年前被抓获的,那是由奎尔萨拉斯现任太阳王,纳斯塔里安亲自率领的大军攻破永夜森林的巨魔堡垒的小型战争。

    在战争的最后,泰瑞昂和他的导师,现任游侠将军莉蕾萨.风行者女士在战场边缘将逃走的祖尔金生擒,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那是一次彻底的胜利。

    祖尔金本来在那个时候就该死了,但国王和他的智囊们商议之后,却决定将他关押在国境之外。

    他们的打算其实很简单,祖尔金在阿曼尼巨魔部族里颇有声望,他被抓获之后,不管剩下的巨魔是准备反抗到底,还是打算赎回酋长,都会演变为阿曼尼部落的分裂,而这种分裂,正是高等精灵们希望看到的。

    这就意味着大人物们可以用各种诡计削弱它们!

    巨魔们的繁衍能力强大,这些森林野兽只需要10年就可以成长一代人,而优秀的精灵游侠,需要最少30年的时间训练才能踏入战场,培养一名法师需要的时间则更长,再加上高等精灵糟糕的生育率,正面对抗从来都不是好的选择。

    持续削弱这种阴毒的策略,才是最适合对付巨魔的。

    但你要知道...合理的事情,不一定合情。

    以死在祖尔金手里的精灵的数量,以他手上洗不干净的鲜血,泰瑞昂敢肯定,如果有机会,这个营地,乃至整个奎尔萨拉斯的所有游侠,都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他。

    “170年?让老祖尔金想一想...”

    老巨魔艰难的盘腿坐在特制的魔法囚笼里,他用一种怪异的让人想要揍他的声音轻声说:

    “170年前,我大概还在阿曼尼部落的圣地,那是祖阿曼的祭坛上,我亲手献祭了很多被掠来的精灵...哦,我想起来了!那是一对夫妇...那个男人很勇敢,他试图保护自己的妻子,但却被我一刀掏出了心脏,他死的很惨!”

    因为4年前的逃亡失败,所以祖尔金自己砍断的右臂已经复原,他最终并没有失去它,他挥舞着手指,做了一个掏心的动作,他眼中泛过一丝狰狞,有些遗憾的说:

    “至于那个女人...真遗憾,我已经忘记她的长相了,我只记得,我亲手掐死她的时候,她的那种痛苦的,如濒死的小猫一样的惨叫...那让我万分愉悦。”

    老巨魔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的泰瑞昂:

    “她叫什么来着?泰蕾莎?泰莎?还是泰丽雅?抱歉,老祖尔金的年纪已经太老了,我记不住这些事情了。”

    “你能告诉我答案吗?我亲爱的小泰瑞昂?”

    囚笼的空气在这一刻凝滞了下来,几秒钟之后,泰瑞昂开口说:

    “泰尔丽莎.黎明之刃,我的母亲...还有卡罗尔.黎明之刃,我的父亲,我仅有的两个亲人,你杀了他们,所以我最终会杀了你,彻底摧毁阿曼尼,你有意见吗?”

    “呵呵呵!笑话!”

    泰瑞昂的质问让老巨魔发出了一连串笑声,他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越发诡异:

    “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了你最爱的双亲,但瞧瞧你的眼睛,泰瑞昂,眼睛不会说谎,在你提起他们的名字的时候,我在你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波动,平静的就像是两个陌生人,承认现实吧!你这无情的混蛋,你的父母在你眼里,甚至不如在战场上保护你的那个女人来的更重要!”

    老巨魔剧烈的喘了两口气,让他身上的野性符咒伴随着皮肤翻滚起来。

    “我很好奇,到底谁才是你真正的亲人?是可怜的黎明之刃夫妇,还是那位寡居而又美丽的游侠将军莉蕾萨.风行者?哦,对了,她可怜的丈夫也是死在我手中,而且我听说...”

    祖尔金脸上带着一抹古怪的笑容,双手抚上了眼前的囚笼的栏杆,他压低了声音,放佛是在挑战泰瑞昂最后的底线:

    “我听说,她对你非常看重,有种超越师徒之间的亲昵...瞧瞧你,多帅气的小伙子啊...这也很正常,不是吗?男男女女的事情...”

    “有没有人告诉你,祖尔金,你可真不会说话!”

    “噌”

    精灵战刀出鞘,跳动的刀刃照亮了囚笼的黑暗,精准的刺入眼前苍老的身躯,让鲜血都在愤怒中四散开来。

    “噗”
返回首页